转基因食品 欧美新观点

人气 5
标签:


转基因食品的应用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尽管美国大量种植转基因农作物,但随着环保人士不断警告转基因食品对人体的不利,科学界也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出转基因农业的负面影响。目前美国和欧洲各国对转基因食品的态度,除了健康的因素之外,背后更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利害关系。

文 ◎ 李晓宇

到美国超市的人们,看见一颗颗硕壮饱满、油亮光鲜,而且价格适中的新鲜大豆或玉米时,往往忍不住要买上许多,但在美国生活久了,人们看见这些具有“富贵相”的“转基因食品”时,常常眉头一皱,敬而远之。

目前对转基因食品的态度,各国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由于这是个长期的系统工程,双方都还缺乏足够的时间做出最后的判决,但似乎负面的呼声日渐增长,面对经遗传改造而具有耐受除草剂和抗虫性的转基因农作物,正在被超级杂草和次生害虫所破坏,不少美国专家提出了“回归天然有机耕作,是美国农业唯一出路”的新观点。

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是人人都关心的首要问题。转基因食品是通过基因技术加入了外来基因或去除原有基因的动植物产品。许多人担心,吃了转基因食品,改变了的动植物基因会转移到人体中,但这无疑是种误解。食品都含有基因,不论基因的来源如何,构成基因的遗传物质DNA(去氧核糖核酸)进入人体后,都会被分解破坏成小分子,不可能将外来遗传信息带到人的基因组里。

迄今尚无转基因食品给人类健康带来不利影响的充足证据,而转基因技术在改良作物性状、提高产量等方面的贡献,则是明显的。目前转基因食品在美国市场上已接近四千种,有两亿人食用,包括婴儿,如今还没有出现确证的转基因食品安全问题。

美国:转基因食品的发源地和大本营

美国是转基因食品的发源地,也是当今世界转基因食品生产和出口最多的国家。一九八三年,全球第一个转基因农作物———马铃薯就诞生在美国。据估计,目前美国的零售食品中有60%以上含有转基因成分,90%以上的大豆、50%以上的玉米、小麦是转基因的。基因技术的大量使用使得商家可以制造出更适合消费者口味,生长更快,“有效利用率”更高的产品。

据来自美国农业部的最新报告,有机食品的零售销售从一九九七年的三十六亿美元上升到二零零八年度的两百一十一亿美元。经认证的有机耕地面积从一九九七年时的一百三十万英亩至二零零五年的四百多万英亩(占美国所有农业土地的0.5%),已增加了一倍多。在同一时期,有机农场数目从五千零二十一个增至八千四百九十三个,经认证的有机农场的平均规模从两百六十八英亩增至四百七十七英亩。

有报导说,美国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已经培育出了全新的“基因鲑鱼”。鲑鱼是美国人最爱吃的海鱼,通常只在夏天分泌生长激素。而加入了“生长基因”的新鲑鱼则可以一年四季分泌激素,生长更快,而且“瘦肉率”也比一般鲑鱼高两倍。不仅蔬菜和肉类食品,在软饮料、啤酒甚至早餐麦片中,转基因成分也已经悄悄进驻。

ISIS报告:转基因农作物在美国面临崩溃

二零一零年二月一日,国际科学史权威期刊《ISIS》(The Institute of Science in
Society)发表关于美国转基因农作物的报告《转基因农作物在美国面临崩溃》(GM Crops Facing Meltdown in the
USA)。报告指出,在转基因作物的中心地带,经遗传改造而具有耐受除草剂和抗虫性的主要农作物,正在被超级杂草和次生害虫破坏,农民也正在为这样的败局而挣扎,回归天然的有机耕作实践是美国农业的唯一出路。

目前世界上商业化种植的所有转基因农作物有两个特性:耐受除草剂特性和抗虫特性。目前美国三大主要农作物——大豆、玉米和棉花的耕种区域,其转基因作物的比例已达85%~91%,种植面积近一百七十一百万英亩。然而,耐受除草剂的农作物助长了除草剂的使用,导致抗除草剂杂草的产生,反过来又需要更多的除草剂。可是,越来越多使用剧毒除草剂和除草剂混合物,没能阻止在耐受除草剂的农作物田地中超级杂草的继续生长。同时,次生害虫如抗Bt毒素的牧草盲,已成为破坏美国棉花的最主要害虫。


转基因水稻可能通过花粉传播而污染传统的水稻品种,对于环境与生物多样性造成严重威胁。(AFP)

据ABC报道,种植抗除草剂的转基因作物滋生了一种杀不死的超级杂草——“三脚树”。报导说阿肯色州的田间布满巨藜,这种巨藜即使喷洒再多的草甘膦除草剂都死不了。一位农民在三个月内花了五十万美元试图清除怪物杂草,却是徒劳;联合收割机和手工工具对这些杂草也都无能为力。

据估计,在阿肯色州有一百万英亩的大豆和棉花田中已大量滋生这些怪物杂草。这些可怕的杂草可长至七至八英尺高,耐高温和长期干旱,产生数千种子,并有发达的根系从农作物吸尽养分。如果任其滋长,一年内将占领整片农田。目前在佐治亚州也有十万英亩农田严重布满了藜,二零零七年在梅肯县,一万英亩农田因抗草甘膦的藜大量滋生而被抛荒,到二零零九年,已有十六种杂草被确认有草甘膦抗性。目前佐治亚州的农民已改种传统的非转基因作物。

转基因作物带来的第一害是杀不死的植物怪物——超级杂草,第二害就是牧草盲,一种最有害的棉花虫害。二零零八年,“牧草盲”侵染了美国四百八十万英亩棉田,成为最具破坏性的棉花害虫,另外名列第五的棉盲象,也侵害了两百三十万英亩棉田。

一九九五年以前,牧草盲被针对其他害虫(如烟草蚜虫和棉籽象鼻虫)的杀虫剂控制住,根据密西西比州立大学三角洲研究与推广中心的研究人员的研究,自广泛种植Bt转基因棉花与扑灭棉籽象鼻虫以来,杀虫剂用量减少,结果牧草盲成为棉田的主要虫害。

在一九九五年种植一英亩棉花成本为十二点七五至二十四美元;在二零零五年,种植一英亩用“卡迪拉克”处理过种子的抗虫保铃棉、抗农达除草剂棉花的成本是五十二美元。现在二零一零年,种植一英亩第二代抗虫保铃棉和抗农达除草剂棉,农民们要花费八十五美元或更多,在密西西比州有的棉农甚至要花费超过一百美元来控制叶面虫害,转基因棉花的种植成本的飙升是很惊人的。更严重的是,牧草盲已经对几类杀虫剂产生抗性。

ISIS报告说,目前印度已尝到了来自转基因Bt棉花教训的苦果,次生的与新的棉花害虫、抗BT害虫、新疾病,更致命的是,土壤耗尽了营养物质和有益微生物,将在十年内将不再支持任何农作物的生长,如今印度人已经认识到,回归有机农业将比使用转基因的Bt棉带来更持续的更高利润。

有趣的是,在ISIS挑战转基因食品的同时,国际农业知识、科学和技术的发展评估(IAASTD)也发表了由四百名科学家和来自全球一百一十个国家的非政府代表的三年研究成果(“无转基因的有机农业养活世界”,SIS38)。他们的结论是,小规模的有机农业是战胜饥饿、社会不平等和环境毁害的前进途径。

美国老百姓喜忧参半

普通美国老百姓对于基因食品的迅速扩张可以说是喜忧参半、无可奈何。消费者大多表示知道不少食品含有转基因成分,但不知道具体情况。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呼吁,对于可能对健康产生影响的转基因食品,普通消费者应享有知情权。美国广播公司做过的一项调查显示,93%的美国人希望基因食品标志化。此外,52%的美国人认为基因食品可能存在安全隐患,57%的美国人表示他们不太愿意购买基因食品。

在美国,一种基因作物要投入生产,需要同时接受三项审核。农业部负责监管基因作物进行田间试验的结果,FDA(食品与药物管理局)负责对基因食品安全性的审核,而环保署则负责对该基因作物对环境影响的评估。目前,已有四十三种基因成分通过了FDA的审查,得以进入市场。

与欧洲国家不同,FDA规定,只要某种基因产品的自然特性与传统方式生产的作物没有明显差异时,则无需特别标识,只有当该基因产品的外观与特性与传统生产方式有明显差异时,才需强制标识。

欧洲人:担心潜在的食品安全威胁

在欧洲,转基因食品的遭遇就没有在老家那么美妙了。深究欧洲人对转基因食品的普遍负面态度,可能与欧洲民众对食品安全的特殊“心理情结”有关。自英国发现疯牛病以来,欧盟区域内食品安全问题不断,在随后的“二恶英”污染、禽流感、口蹄疫等一连串事件的冲击下,欧洲人在食品安全问题上谨慎了许多。

转基因作物正好是在欧洲人普遍担心食品安全的时期迅速发展起来的,这一过程始终伴随着质疑。欧盟委员会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56%的欧盟国家公民敌视转基因技术,其理由是与用动物骨粉喂牛一样,“转基因技术只能给开发者带来更多利润,而对整个社会没有任何好处”。此外,对转基因技术缺乏了解,特别是媒体对转基因技术风险的肆意夸大,也让欧洲人因此一直对转基因食品疑虑重重。

英国的权威科学杂志《自然》刊登了美国康乃尔大学教授约翰.罗西的一篇论文,论文中指出,蝴蝶幼虫等农田益虫吃了撒有某种转基因玉米花粉的菜叶后会发育不良,死亡率特别高。阿凡迪斯公司生产的一种“星联”转基因玉米,由于可能引起人体的过敏反应,美国环保局仅批准其用于动物饲料,禁止其用于食品生产。

Mayeno,A.N.等(一九九四)报告,发生一种新的,不明原因的病症,主要表现为嗜酸性肌痛。临床表现有麻痹、神经问题、痛性肿胀、皮肤发痒、心脏出现问题,记忆缺乏、头痛、光敏、消瘦(Brenneman,D.E.等,一九九三;Love,L.A.等,一九九三)。后查明系日本一公司生的基因化工程细菌产生的色氨酸所致。食用者在三个月后发病,导致三十七人死亡,一千五百人体部分麻痹,五千多人发生偶尔性无力。据测定,含量为0.1%便可杀死人体。

美国国家科学院发表长篇科研调查报告清楚指明:越来越多的观察和发现证明,转基因农作物的种植和使用对动物和生态环境有潜在的安全威胁;必须对转基因作物种植区域实行强制性隔离措施,对转基因食品实行更严格的控制和检测监测。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也表示极大的担忧。转基因水稻可能通过花粉传播而污染传统的水稻品种,对于环境与生物多样性造成严重威胁。世卫组织也主张对发辗转基因食品持谨慎态度,尤其要慎重引进国外没有经过严格检验的转基因产品。

穷国拥抱 富国犹豫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五日,欧盟卫生专员华西里奥在欧盟总部入口外,走过绿色和平组织建立的绿色农场和太阳能厨房,抗议牌上写着“品尝农场天然美食”。她收到一份十八万人签名的请愿书,呼吁减少转基因食品。

大约十年前,欧洲的反基因食品人士促使媒体掀起一轮关于转基因食品害处的报导浪潮,警告人们自作聪明“玩弄大自然”的后果,让转基因食品面临“不确定”的前景。不过,据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ISAAA)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在过去十年里,转基因粮食的种植还是获得长足发展,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以前生产效率低下的贫穷农民从这一技术中获得了很多益处。

据ISAAA的报告说,虽然全球经济不景气,粮食价格在下跌,但对于转基因技术的运用量却增加了7%。目前,全世界种植的豆类食品中,有四分之三的是转基因作物,棉花中转基因的占大概一半,而玉米中也有四分之一的为转基因。

全球现在转基因粮食作物种植面积为一点三四亿公顷,其中近一半在发展中国家,处在转基因种植行列前面的有巴西、阿根廷、印度和中国。从人数来看,目前大概有一千四百万农民从转基因种植中获益,他们中有90%是发展中国家的。

巴西政府对本土的相关技术研究投资不菲,现在已经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转基因作物种植国家。有分析认为,转基因食品种植最有潜力的地方可能是中国。因为在去年十一月分,中国政府颁发了一个基因玉米品种和两个基因水稻品种的生产应用安全证书。这些作物都是中国自己的技术,没有外国政府和公司的背景。鉴于大米(即稻米)是全世界最重要的粮食,而玉米是牲畜的主要饲料,中国政府的这一决策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是非背后隐藏着利益矛盾

转基因食品的是非背后,还隐藏着经济利益的矛盾。据统计,二零零五年全世界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约有九千万公顷,但欧洲只有几十万公顷,其中法国仅有二点二万公顷。不同的经济利益使得一些欧洲国家对转基因食品存在排斥态度,并与赞成的国家产生分歧。

法国总统萨科齐在为政府暂停种植转基因玉米的决定辩护时说,这一决定并不意味着法国不会参与转基因技术的研究,也不意味着未来法国不会再有转基因作物,不过是本着预防的原则,“把我们的国家推向有关环境辩论的最前线”。

然而,三月二日,欧盟委员会宣布,批准欧盟成员国种植德国巴斯夫公司研发的“Amflora”转基因土豆(即马铃薯)。这是欧盟近十三年来首次为转基因食品种植开绿灯,这项决定立即在欧盟成员国引发了激烈的抗议。毫无疑问,有关转基因食品安全性的辩论和争议将在世界各国继续争论下去。

中国古人崇尚道家的自然无为,孔圣人则说“君子畏天命”,“获罪于天,无所祷也”。转基因技术的最大争议就是它打破了生物间的天然杂交屏障,将不同物种间的基因进行人为组合。这是否有悖自然天命,是否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人们还在拭目以待。◇
 

最热视频
【首播】专访程晓农:拜登软弱 中共备战?(3)
【新闻大家谈】习有备胎?遭内外合击难安
【微视频】中国第一村骗贷搞发展 华西爆挤兑潮
【思想领袖】蓬佩奥:中共称霸 世界反击须脱钩
【财商天下】印花税带崩港股 中共圈钱放大招?
【时事纵横】习防失控?美科技联盟阻击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