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子:人间绝唱,从荆棘鸟开始…

芷子

人气 9
标签:

【大纪元7月13日讯】荆棘鸟的传说

在南半球有一种鸟,它的歌声比世界上一切生灵的歌声都更加美好动听。但是它只有找到一种荆棘树,落在长满荆棘的树枝上让荆棘刺进自己的肉体,才能够歌唱!

从离开巢窝的那一刻起,它就开始了寻找荆棘树的旅程直到如愿以偿。找到那种长满如针一样锋利荆棘的荆棘树,这个时候它就落下来而且要选择最尖、最锋利、扎进肉体最长的荆棘。

它的身体被锋利的荆棘刺得血流如注、疼痛难忍、生命就要奄奄一息了,这时,它开始了让所有会歌唱的鸟自惭形秽的歌唱,一向自比歌王的云雀和夜莺,在它的歌声面前也黯然失色。

不久,荆棘鸟的血流尽了,一曲最美妙的歌声也戛然而止,然而,整个世界都在静静地谛听着,上帝也在苍穹中微笑着,所有听到歌声的人和鸟儿都在向荆棘鸟致最后的敬意,因为大家都知道,最美好的东西,只有用深痛巨创才能换取!

林林回忆母亲张志新

荆棘鸟的绝唱让我想起了一个真实的故事,她亦用顽强的生命谱写了一个人间绝唱,这个人是便是张志新

1975年2月,辽宁省中共委常委开会讨论“现行反革命犯张志新的案情报告”。毛远新说,判了无期徒刑,还一直相当反动,看来是死心塌地;服刑期间还那么疯狂,还犯罪,让她多活一天多搞一天反革命,杀了算了。张志新的死刑讨论记录大概只有60多个字,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被决定了。张志新的死刑判决公布之后,监狱里有人提出张志新“是否精神失常”的问题,但上级批示“她的假象,本质不变,仍按批示执行”。1975年4月4日,45岁的张志新在沈阳大洼刑场被枪决。为了防止她的喊冤,张志新死前被割断喉管。

1979年初夏,张志新女儿林林谈了参加“死囚家属学习班”的情况。1975年初春的一天,刮着大风雪。沈阳法院来了两个人,通知爸爸、我和弟弟到县城开会。爸爸和我牵着弟弟,冒着风雪来到县城招待所。我们推门进去,屋内有暖气,一股热气扑面而来。然而我心里发颤,感觉比在风雪里还要冷。沈阳法院来的人要我们坐下,说是给我们办个“学习班”。接着,一个人掏出《毛主席语录》,翻开念了两段语录,内容我记不全,一段是讲什么阶级斗争,一段是讲坚决镇压一切反革命的。然后提到我妈妈,并问了爸爸一些话。爸爸说几年前他已同张志新离婚了,法院把孩子判给了他。法院的人问我:“你知道你妈妈在监狱中的表现吗?”我摇摇头。我确实不知道。我当时只知道妈妈是个反革命,是听人说的。她怎样反革命,我也不知道。妈妈被关进监牢后,爸爸上监狱送衣物,不让见。姨父从北京来沈阳,到监狱去探监,也不让见。妈妈自被捕以后,同我们的一切联系都断了,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沈阳法院来的人大声说:“你妈妈非常反动,不接受改造,顽固不化,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反对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反对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罪上加罪,政府考虑加刑。如果处以极刑,你是什么态度?”

我愣住了,不知道怎样回答。我的心一下碎了。但我强装镇静,强忍着泪。爸爸说过,不能在别人面前掉泪,不然就同妈妈划不清界限了。爸爸代我回答说:“如果确实那情况,政府怎么处理都行。”法院的人又问:“处极刑,收不收尸?张志新狱中的东西你们还要不要?”我低着头没说话。爸爸又代我说:“我们什么都不要。”

那天,爸爸领着我和弟弟从县城招待所出来,跌跌撞撞,顶着呼啸的风雪回到家。我静静地躺在炕上。爸爸独个儿坐在小板凳上,对着灯发愣,他瞅了瞅炕上,以为我和弟弟睡着了,就慢慢地站起来,轻轻地把沈阳家里带来的箱子打开,翻出妈妈的照片。看着看着,爸爸禁不住流泪了。我翻下床,一头扑进爸爸的怀抱,放声大哭。爸爸拍着我,说:“不能这样,不能让邻居听到。”听到哭声,弟弟醒来了。爸爸把我和弟弟紧紧地搂在怀里。这一夜,我们不知流了多少泪,却不能大声哭。

张志新虽然离我们而去了,但是,她对真理的坚持却永远铭刻在了我们的心间。也许,她就隐逸在蓝天之上,每当九天之遥出现五彩的华光,那便是她在召唤着真理的光芒!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不能哭---改编自张志新的故事
参考资料:纵观天下(2010年4月传单/传真)
异议艺术家拟办张志新林昭雕像展被殴伤
杜光: 在林昭、张志新雕像揭幕仪式上的讲话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蓬佩奥称中共红墙快倒 习再加油?
【时事金扫描】习近平露面 蓬佩奥吁与中共切割
【横河观点】美中应对飓风对比 习十年两隐身
【财商天下】中国海运价格狂跌 东南亚航线“赔本抢货”
【思想领袖】南达州州长:疫情下的抉择
【神韵早期节目】灯笼舞(2014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