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尔本反迫害11周年集会游行 各界声援

【大纪元7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夏墨竹澳洲墨尔本采访报道)2010年7月24日, 来自澳洲多个城市的二百余名法轮功学员在墨尔本繁华的市中心举行了大型游行集会活动。十一年前中共政权开始血腥镇压法轮功,十一年后的这一天,法轮功学员们用这种形式,展示了他们一贯始终的和平理性讲清真相的反迫害之路,并呼吁人们看清中共本质,维护正义良知,解体中共,制止迫害。

墨尔本市中心城市广场出发,法轮功学员们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由威武整齐的天国乐团打头阵,沿着宽阔的Swanston大道绕行一周,途径唐人街后,返回城市广场举行集会。声势浩大的游行队伍令人震撼,沿途很多市民驻足观看,拍照留念,认真询问了解法轮功真相,更有不少市民为之鼓掌、流泪,深为感动。

高精度图片
7月24日, 来自澳洲多个城市的二百余名法轮功学员在墨尔本繁华的市中心举行了大型游行集会活动。(摄影:陈明 / 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7月24日, 来自澳洲多个城市的二百余名法轮功学员在墨尔本繁华的市中心举行了大型游行集会活动。(摄影:陈明 / 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7月24日, 来自澳洲多个城市的二百余名法轮功学员在墨尔本繁华的市中心举行了大型游行集会活动。(摄影:陈明 / 大纪元)

高精度图片
7月24日, 来自澳洲多个城市的二百余名法轮功学员在墨尔本繁华的市中心举行了大型游行集会活动。(摄影:陈明 / 大纪元)


集会上,来自澳洲政界、法律界的几位代表以及法轮功学员代表发言致词,呼吁所有善良正义人士伸出援手,共同制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集会中还穿插了法轮功洪传和反迫害的音乐短剧,不少过往行人含着眼泪看完。两个小时的集会现场,约有二百名墨尔本各族裔民众及游客在得知迫害真相后,纷纷签名支持反迫害活动。现场退党活动也深入人心,进行得如火如荼。仅退党义工朱女士一人当场劝退了61名中国人退出党团队组织。

各界声援法轮功学员反迫害

高精度图片
澳洲人权组织“维省公民自由委员会”主席、澳洲大律师Michael Pearce先生在集会中发言。(摄影:陈明 / 大纪元)


澳洲人权组织“维省公民自由委员会”(Victorian Council for Civil Liberties ,VCCL)主席、澳洲大律师Michael Pearce先生在集会发言中表示:“澳大利亚目前最重要的贸易伙伴是中国。要继续享受我们当前拥有的繁荣与财富,将取决于如何维护我们与中国的商业关系。寻找合适的澳中政策将是今后一百年或更长时间内澳洲面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外交问题。政府对待法轮功的态度无疑是它的人权问题的晴雨表。我们虽然不是华人的后裔,也不是法轮功修炼者,我们只是闭关自守的澳洲人,但我们极度关注中国政府是如何对待法轮功学员的。今天在场的观众们,我代表维省公民自由委员会给与你们最好的祝愿,我们会继续关注声援你们。”

“维省公民自由委员会”(Liberty Victoria)是澳洲主要的人权及民事自由组织,成立于1936年,至今已经为人权奋斗了七十余年。

高精度图片
绿党维省联邦议员候选人、律师Adam Bandt先生在集会中发言。(摄影:陈明 / 大纪元)


绿党维省联邦议员候选人、律师Adam Bandt先生在发言中表示:“绿党自成立之初就把人权作为最重要的议题。我们认为对于人权遭到迫害的地区,联邦政府应该利用一切机会为受迫害的人士发声,其中包括在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我们反对因为贸易往来就对人权迫害保持沉默,贸易不应该置于人权之上。我们将继续支持你们,只要迫害还在发生,我们就会继续在联邦议会提出这个问题。”

高精度图片
澳大利亚公民委员会(Australia Civic Council)主席Peter Westmore先生在集会中发言。(摄影:陈明 / 大纪元)


Peter Westmore先生是澳大利亚公民委员会(Australia Civic Council)主席,为了表达对法轮功学员的支持,他亲自手执横幅参加游行。他在发言中表示:“如果中共可以肆意虐待、迫害、辱骂、残杀他们自己的同胞,作为一个澳大利亚公民,我有理由相信他们将用同样的方式对待其他国家的公民。这是我,作为一个澳大利亚公民,所非常担忧的事情。因此我建议所有澳大利亚人以及在中国大陆的澳洲人都应该关注这一切。”

高精度图片
维省法轮大法佛学会主席肖中华先生在集会上发言。(摄影:陈明 / 大纪元)


维省法轮大法佛学会主席肖中华先生在集会上表示:“从1999年迫害开始,法轮功学员们从来没有表达过政治诉求,也没有要求过政治变革,相反他们只在内心寻求改变和升华。他们不是政治异议者,然而他们是精神上的异议者。在一个崇尚暴力为荣的国家,他们相信善与忍耐;在一个充满欺骗与腐败的系统里,他们实践真实;在中国‘致富为荣’的口号下,他们不去追名逐利,而是在打坐、自我反省及利他的生活实践中寻求人生真正的意义。迫害的目的是强迫他们放弃信仰,放弃他们真、善、忍的原则。在中国,其实法轮功学员们并不是这场迫害的唯一受害者。”

勇敢站起来 公开揭露邪恶反迫害

“七‧二零”是个痛苦的纪念日。从十一年前的那一天开始,中国大陆数千万法轮功学员遭受了铺天盖地的谎言攻击和史无前例的打压迫害,他们被非法抓捕、拘留、毒打,不仅受到身心的双重折磨,在经济上也被封锁敲诈。很多人经历了种种磨难后,辗转来到澳洲。在澳洲这个自由和平的环境中,他们为结束迫害而积极奔走呼吁,在公开场合勇敢地站出来,揭露中共的邪恶,曝光它们的罪行,制止迫害。

在集会上,来自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彭晓梅和王颖讲述了她们在中国大陆被迫害的经历。对于在民主社会长大的澳洲人来说,很多虐待手段是他们前所未闻的。时值墨尔本寒冷的冬天,一些澳洲民众伫立在寒风中,从头听到尾,眼中噙着泪水。

高精度图片
来自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彭晓梅在集会上讲述了她在中国大陆被迫害的经历。(摄影:陈明 / 大纪元)


几天前刚刚来到澳洲的彭晓梅女士,在国内因修炼法轮功曾三次被抓,非法拘留,最后一次被关进洗脑班将近一年,身心受到严重摧残。2004年10月她回到任职的学校——重庆电力高等专科学校。学校竟说在洗脑班花了四万元钱,要她交这笔钱。“他们强行扣我的工资,从2004年一直到现在(2010年)工资每月被学校强行扣掉五百元。”彭晓梅女士在发言中说,“我被迫害了,还要逼着我给迫害我的人付钱,何等的荒唐呀!有一段时间我的工资不够被扣,每月不得不倒交钱。辛辛苦苦工作了一个月不仅领不到工资,还得倒交钱。我女儿听说这事后,伤心地对我说:‘妈妈,你工资都扣没了,我用什么上学呀!’”

王颖女士在国内曾是北京一所大学的讲师,她在集会发言中表示:“2002年我在火车上被警察翻包,查出有法轮功书籍,因此被非法关进劳教所两年。在劳教所里,被中国警察扒光衣服,强行搜身。由于我拒绝,遭到吸毒人员和警察的拳打脚踢。劳教所为了逼我放弃信仰,把我关进一个小屋里,不能与外界有任何联系,不可以睡觉,这样折磨长达两个月。我只有趁警察不注意的时候才能闭一下眼,只有出去上厕所的时候才能走出这个小屋。”王颖女士除了遭受精神折磨,还要被迫进行高强度奴工劳动,制作出口的手套。她说:“我们每天天没亮就要起来,一直到天黑才能回去。连老年人也有定量,有很多60、70多岁的老人,完不成定量就不让睡觉。”她还表示,两年劳教结束后回到家,仍没有获得真正的自由,单位和街道派出所还时常到家中骚扰。

一位越南裔市民被法轮功学员的游行集会所深深吸引。他表示,活动非常好,我要一直在这里看完。一位刚从上海来澳探亲的老先生看到本报刊登的游行集会广告,专程赶来观看。他表示自己年轻时因收听“敌台”坐过共产党十年的牢,对共产党深恶痛绝。然而,现在很多中国人都被共产党的宣传迷惑了,深受其害,却还对它感恩戴德,没有认清共产党的本质,把国家和政党的概念混淆起来,认为反党就是不爱国,真是太可悲了。他表示变卖家产也要到澳洲来,在中国大陆没有安全感。

和平理性 讲清真相反迫害

面对着专制政权整部国家机器的造谣抹黑、酷刑折磨、活摘器官的邪恶罪行,十一年来,世界各地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走上了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之路。在承受苦难中﹐法轮功学员们不顾自己的安危,通过各种不同的管道,将这场惨无人道的世纪大迫害真相传递给各个角落的人们,启迪人的善念,让世人看清中共邪党,并退出﹑远离它﹐免于在邪党被解体时做无辜的陪葬。他们的善念善行已远远超越了伸张正义本身。中国大陆内民众更以实际退党、团及队的行动方式来支援这场反迫害活动,至今已有7千7百万民众在大纪元网上声明退党,中共邪党的末日也指日可待。

在集会现场有很多退党义工们的身影。朱女士便是其中一位,她在现场一共劝退六十一名中国人退出党团队组织。“我从2005年开始做退党义工,到今天为止,大约共劝退了六千多名中国人退出党团队。”她向大纪元记者表示,“劝人退党就是救人啊,让人明白真相,有一个美好未来。现在劝中国人退出党团队很容易了,他们好像都在等着我们跟他们讲真相,一说就退了。今天我劝退的这些人中,大约四分之一是年龄大的人,大部分是年轻的中国留学生,他们都很了解法轮功真相了。其中还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对我说:‘我早就痛恨共产党了,所以我也没入党也没入团’。我劝他把曾入过的少先队退了,跟共产党分得清清爽爽,他马上就同意了。”

高精度图片
集会现场。(摄影:陈明 / 大纪元)


反迫害真相传遍大地 新学员无惧中共修大法

俊伟和小红夫妻俩是先后得法的墨尔本新学员。俊伟来澳洲已经一年多了,得法才几个月。在大陆俊伟曾因房子的问题上访,被中共打击迫害过,即使人已来到海外,心中的阴影和创伤依旧挥之不去,内心总是感到异常的恐惧,失眠更使他困苦不堪。他说:“来到墨尔本,我也找过心理医生,咨询过这方面的问题,但这些专家也不能解决这样的问题。有一个心理医生曾多次帮助我,但也帮不了。我得法后有一天他打电话给我,我说,我已经解决了。他说,你怎么解决的?我说,说给你听,你可能不相信的,就像没走进大法的我是一样的,这种变化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很神奇,这不是学校里能学到的,不是科学能解释得了的。”

他说:“我觉得大法是我心灵的寄托。有很多疑问,大法都能帮助我解答,对人的生老病死之类的疑问,都能得到解释。我以前很恐惧死亡,现在这种感觉越来越少了,因为很多问题都得到了解释。人活在世上,很多事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包括生老病死这些问题,我们人都没办法解答,但是有了这样的寄托,很多事情得到了解释,我觉得很高兴。”

小红是俊伟的太太,起初她听信了中共官方媒体的造谣宣传,对法轮功一直心存误解。但当她接触到法轮功时,她发现法轮功并不是像电视里宣传的那样,非但不一样,而且出奇的好。她也跟随老公的脚步,携手一起走入修炼道路。

她说:“我原来没修炼之前,听大陆电视媒体里都是说大法怎么怎么不好,当我走进来的时候,我发现不是这样的。今年的班迪戈复活节游行,法轮功也受邀参加了。我老公得法比较早,他要带我去,我不敢,特害怕,因为大陆电视宣传得很邪乎。我老公说不是那样的。我就跟他去了。他让我发法轮功真相传单,我不敢发,揣在兜里,像偷了什么东西似的。后来我一眼看到了法轮功的游行队伍,有天国乐团、腰鼓队,还有扇子舞表演等,我觉得眼前的一切这么好,这么祥和,我很震惊,很感动,原来我所听到的和我眼前看到的完全不一样。我也开始发真相传单。第二天我就跟我老公一起去炼功了,我高兴得不得了。法轮功真的好,不是大陆宣传的那么邪乎,确实好!”

谈起修炼以来最大的改变,她说:“以前我老爱和老公吵架,我脾气很强,我要跟你吵,我一定吵到底。但学了法之后,从来就不吵了,有了法在我们面前,一吵的时候,我们两个人都说,向内找,也就不吵了。现在我不像以前那样想人家对我怎么怎么不好,自从我学了大法以后,我就不这么想了,我想有可能是我自己的原因,不是人家的原因。不管做什么事情,我要先想着别人,不能先想着自己。加入大法的修炼,我挺高兴的。我觉得我挺幸运,所以我要珍惜,我跟我老公也说,我们俩一定要珍惜这个法,因为我们是有缘人,有缘人一定要珍惜。有很多人他没缘,他进不来。”

俊伟笑着说自己太太的变化是:“她不爱看书,但是她现在每天都会捧着大法的书看几遍。”小红说自己老公最大的变化是:“他原来心里很恐惧,从中国大陆出来以后,他睡觉的时候感到特别恐惧,晚上睡不着觉,也吃过药,但吃药也没用,药效只是暂时的,药效一过,还是不能够睡觉。走进大法的第一天,他去炼功我还拉着不让他去呢,但他炼好以后回家就睡觉,每天睡觉都打呼。现在脸色也很好,而且也进步了,不像原来那样想一件事情想不通,现在很多东西他都能想通了,我挺高兴的,最关键的是我不跟他吵架了!”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孙延军在华府法轮功反迫害集会演讲: 和宇宙同在
组图:美国首府华盛顿法轮功反迫害大游行(四)
须寅: 清华迫害法轮功是建校百年的最大耻辱
朱婉琪律师: 彰显良知 退出中共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中共五个最恐惧的事情
【新闻看点】日欧被推向美国 北京愚蠢树敌
【横河观点】80年反目为仇 中共羞辱美特使
【思想领袖】郭君:香港大纪元遭袭击内幕
【时事军事】美军远征打击群 可替中共收场
【财商天下】华融债务风暴 金融界大事件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