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失地农民哀歌 贿选令村民觉醒

哈尔滨裕强村民集体举报贿选纪实

人气 7

【大纪元2011年12月14日讯】1993年起,哈尔滨市呼兰区政府、利民开发区管委会和街道办(原乡政府)从所辖6个村强征良田达3千多公顷(4万5千多亩),侵害3万失地农民的经济利益和生存基础。

鹿心社等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2011年9月,我在裕强村宣讲依法选举,村民安守义拿着《人民日报》2007年12月11日报导《全国违法用地底数基本摸清,圈定58个违法重点地区》,他愤然道:“在此《全国土地督查通报》一年之前的2006年4月28日,国土资源部副部长、国家土地副总督察鹿心社和甘藏春等来视察,被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杨立明带到一片洼溏地,告知开发区在这未利用的闲置土地上建设新城区,受到鹿的表扬。鹿竟无视被毁坏并强征的3千公顷(4万5千多亩)肥沃的黑土地,其中仅裕强村为500公顷(7千5百亩)。他们丢了西瓜,却捡了19亩和90亩的芝麻(1年08个月后)列入这个《通报》批评处罚开发区管委会,成了小骂大帮忙。”

他说:“两位副总督察‘钦差大员’刚走,杨立明立即乘‘五一’假期,率众驾十几部大型挖掘机、推土机,在裕强村3千5百亩良田挖开数百条深一米,宽10米的大豁沟,使其变成废弃荒地。强征者在1997年以每平米二元八角,大规模圈地囤积,由于村民不断上访,1999年起上升为五元六角,以26倍的135元“低价”卖给开发商(被通报仅19亩和90亩),几经倒卖,层层加价,形成官商勾结的庞大暴利链,广大失地农民却越来越贫困,被置于死地!如今,强征价为每平米95元(村长还要暗箱操作,对与其关系好的村民,可达120元。)市场价为两千多元。其他村没有人上访抗争,每平米仅85元。”

“得天独厚亿万年形成广袤的黑土地,表层百公分富含腐殖质,呼兰地区是全省最好的三大沃土肥田之一,自古以来富饶的米粮仓,现在熟土被深翻毁坏殆尽而成生地,无法再生!”安守义痛心疾首,溢于言表。

2010年6月,该区借棚户改造之名强拆农舍,安置房至今未落实。十多年来,农民维权上访和起诉,被截访打压,求告无门。

2011年3月28日,裕强村的最后8家农户被暴力强拆。

2011年9月,适逢村委会换届,裕强村选战激烈,几种势力角逐,该村维权带头人陈森主张反贿选,呼吁要依法选出能够代表广大村民利益的村官,请我前往向近四百村民(每家一人,全村选民近4千人,500户)宣讲依法选举,但终被贿选方在第二轮投票投以百万元贿选,当上村长,广大村民奋起举报而案发,有关部门正在查处,贿选无效已成定局。

强征良田的血腥开发

1999年10月,时任利民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孙申才率50多名警员,强占裕强村袁家屯42户农民的8.4公顷良田,安家三兄弟带领广大村民奋起抗争。

孙申才说:“你们三兄弟怎能阻挡开发大潮!”11月,同情农民的村长和党支书被撤换成村里的恶霸袁景春和姜德纯,新官上任十多天就雇佣打手8人,把50岁安守林打死,其父母和儿子在几年间抑郁而死,凶杀主犯至今未归案,现已72岁的大哥安守义,12年来追凶不懈,并认定孙申才是主谋。2008年5月,邻村裕田村维权农民闫玉刚被开发公司的打手打死,其兄弟被打成重伤。


1999年10月,裕强村袁家屯42户农民的8点4公顷良田,被毁坏强征,撂荒10年。(摄于2009年)


1999年12月1日,裕强村维权带头人安守林被打死。

据村民透露,多年来开发区管委会和开发商联手,打着公益建设旗号,掩盖商业开发目的;通过大面积毁坏良田,暴力强征圈地。其中原省委书记徐有芳支持的王女士以建老年公寓为由圈地数公顷(凭关系优惠而少交一公顷的费用),撂荒10年(依法撂荒两年必须收回)。多年来,街道办(原乡政府)主任兼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杨立明,每每带领数十乃至数百名警员和开发商的打手及大型工程车辆,进裕强村打人,拆房毁地,广大村民深恶痛绝。

2010年9月,一千多位农民联署要求罢免有关贪官。2011年4月,呼兰区副书记兼区长刘志军、呼兰区拆迁办主任等被免职;4月下旬,中央调查组在裕强村调查强征强拆问题时,开发区管委会领导竟暗中指使裕强村党支部安排8名农民作为假的村民代表,预先背好台词,异口同声的说:“征地补偿合理,完全满足要求,农民普遍满意,不要求更多补偿……”致使官方调查被蒙骗过去。

在随后5月5日,哈尔滨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把3月28日哈尔滨市城管执法局和公安局近300警员到裕强村武力强拆村民住房,于洪涛及赶来阻止强拆的亲友二十多人在自家院落被打伤逮捕,被认定并宣布为暴力抗法;7月4日,呼兰区检察院以涉嫌寻衅滋事等罪名提起公诉;区法院开庭审理在即,民怨沸腾。


2011年3月28日裕强村袁家屯农民22岁于洪涛等人被哈尔滨市城管执法局警员和警方打伤。


2011年3月28日裕强村袁家屯农民22岁于洪涛等人被哈尔滨市城管执法局警员和警方打伤头部。


2011年3月28日裕强村袁家屯农民22岁于洪涛等人被哈尔滨市城管执法局警员和警方打伤头部。


2011年4月的官媒报导图。图上分明是带头盔的城管执行局警员围打手无寸铁的于洪涛(前左1)等人,却说成是于洪涛暴力抗法。


官媒图片报导,警方审讯于洪涛。

村官的角色与职责

2011年9月26日,于洪涛之母周丽娟和儿媳李婷、安守义等4位村民进京上访,凌晨2时到国家信访局排队,受到接待并上交诉状,还去公安部信访办,为被捕半年的两个儿子及被公诉的23人鸣冤。

28日,裕强村党支书孙彦武和支委陶建华赶到北京,要接周丽娟等访民回家。次日,我赶去,与村党支书对话。

孙支书说:“周之子暴力抗法,涉嫌犯罪被公诉,怕周想不开而不想活,发生偏激行为而再违法。”我说:“2011年1月20日区政府《强拆公告》违法,周家等8户村民因补偿不合理而拒绝搬迁,开发商应该依法起诉,由法院判决并执行。未经司法程序,由市城管执法局和警方执行是非法的,于洪涛等保卫家园,被警员打伤,何以暴力抗法?何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周被逼得走投无路而上访,怎么违法?暴力强拆才是严重违法犯罪,理应严惩!”

孙说:“全村422户村民都已签约拆迁,唯周(实为8户)不签约,今天终于签约了。”我说:“你作为村党支书的职责是维护村民利益,依法向开发商和政府讨还公道,而不是代理开发商来胁迫村民签不平等协议;周等村民可以随你返回,但村里必须加倍偿还其旅费和食宿费。”

孙说:“周应该请一位好律师为两子辩护,争取从轻判决。”我说:“贫困的周已花6,000元请的律师却站在政府和开发商立场,劝其子认罪。其子即使把警员打伤,属正当防卫,是警员违反《警察法》和《刑法》应判刑。某些律师看政府脸色行事,又盘剥被告家属委托人,有违职业道德,成了法律商人。”我建议孙支书为周之子作公民代理辩护,为维权村民利益办实事。送上本文(上下篇)10份,请他带给区政府和公检法办案人员,作为对此案的辩护。

《宪法》和《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的村委会是“群众性自治组织”,对政府的行政事务,应当在一定范围内协助,但政府不能对其发号施令,强制执行。村长和村党支书原本是全村农民利益的代表,但如今却与官商勾结,强取豪夺,欺压村民,成为政府部门和利益集团的走卒与帮凶。


2011年1月20日,呼兰区政府强拆公告:“依据国务院和建设部有关规定,逾期(不搬)将依法强制执行。”


2011年9月26日,袁家屯周丽娟、李婷、安守义等4位村民,上访国家信访局,送交由394位村民联署的《申诉状》。


2008年,开发区管委会大楼在袁家屯的土地上,用出卖土地的巨款,盖起16层超豪华大厦(底下四层办公,以上是官员住宅)。


2011年9月14日,裕强村民安守义(右)向俞梅荪叙述1999年12月,裕强村被暴力强征土地,其弟安守林被黑恶势力打死,其父母和弟侄抑郁而死,至今求告无门。

贿选遭村民集体举报

9月26日上午8时,裕强村百余村民聚集在呼兰区政府门口,举报傅正旺贿选当上村长。区政府信访办、利民开发区管委会、裕强村党支部、区公安局等相关部门到场,宣布成立调查组。五位带头揭发者,将只对司法人员取证,以防傅打击报复。下午,区公安局治安科会同利民派出所警员,向村民了解情况。

27日,调查组派出30多名警员,深入裕强村各屯调查取证。

29日,因担心官方调查走过场,陈森和30多村民到市政府和省政府举报,哈尔滨多家新闻媒体介入调查贿选丑闻。

30日上午,维权人士李姐和我陪裕强村民陶恒和安守义,向国家民政部基层政权司(主管村务建设)举报贿选之事。传达室说,现任司长詹成付的新规矩是一律由民政部信访办统一接待。我们走了一条街,来到民政部后面的信访办,因接待人员态度蛮横,经过一番争执才收下了举报信:“为保障村民的民主自治权利,打击破坏村委会换届的违法犯罪行为,我们受裕强村民委托,上报目前反贿选的激烈斗争情况,以期得到你们的关注,及时纠正违法行为。”我们到最高人民检察院,把本文上下篇交给秘书转曹建明检察长阅知。

村官在京谈贿选

谈起村委会换届选举,村党支部委员陶建华说:“要在13位村委会委员候选人中选出6位,傅正旺不仅贿选而争取自己当村长,还要村民连带选其连襟等两位候选人为村委会委员,买断村民可选6位委员的选票,收了钱的村民不准再投其他4位,没有收钱的村民就不投票了。不少村民说:“如此选举,选上的都是王八蛋。”纷纷罢选。傅贿选的两位委员候选人落选,因票数分散,只有两位上届村委会委员候选人得票过半而连任。”空缺的4位委员,由候选人中的陶建华等4位上届委员代理,结果是上届村委会委员都连任;原靠贿选上台的上届村长鞠德华,因残酷打压上访村民,作恶多端,已在第一轮选举中落选。

孙支书说:“贿选现象很普遍,现头一回案发,传遍全省,要法办啦。”他很关心将如何处罚。我说:“根据《选举法》破坏县人大代表选举才构成犯罪,但傅正旺扰乱社会秩序,应依法惩处。”在选举前,得知傅向村民撒钱买选票,陈森等曾请孙支书派村干部或警员陪同走村串户,宣传“反贿选”,却未果,故贿选得逞,缘于村领导的失职。

贿选败露官方调查

10月2日,警方的调查中断,陈森受到傅正旺的多方威胁,一些村民为傅说情而劝陈罢手,更多村民要陈坚持下去。因黑恶势力猖獗,买凶杀人时有发生,陈面临着人身安全问题,我劝其出走躲避。他说一旦离开则前功尽弃,只能坚持。另据悉,在10天前,哈尔滨所属五常市(县级)某村,上届村委会主任落选后,把当选者和助选者两人打死,警方赶到,击毙凶手。

10月3日,原赵紫阳总书记的秘书李树桥听了村民的诉说,愕然问:“政策和法律严禁强拆,三令五申!怎么没执行?”刚从裕强村回来的我和李姐答:“由谁去执行,谁来监督?实际情况更严酷,可见政令不出中南海!”

4日,经与警方联系得知,“十一”长假期间,为防扰民而暂停调查取证。傅的村长可能被撤销。

6日获悉,傅正旺为投了140万元贿选案发,要被撤,或被制裁,想要自杀,有村民劝阻。一些村民认为:“傅要当村官而捞钱却未成,尚未对大家造成危害,应放他一马,要动员大家把钱还给他。”

有人说:“为什么要还钱给他?这是他作恶的代价。应劝他不要自杀,认罪悔改,争取从轻处罚。他花钱买了教训,钱若还他,岂不是下次还可再贿选?人啊人!人的义是多么的不值钱?”

8日,因官方的调查仍无下文,村民们担心不了了之,陈森等50多位村民上访区政府和省政府,被告知将继续调查。陈森被20多个不明身份者全程跟踪,在政府门口被推搡寻衅。

9日,孙支书传出话:“傅的当选无效已成定局,近日将宣布。”如果重新选举,有村民希望我再去裕强村宣讲依法选举。据悉,9月13日我宣讲后,袁家屯约三百和另屯百来村民收了傅的钱却不投他的票,有的拒绝收钱。

10日获悉,这两天孙支书不断把贿选证人引到开发区管委会,协助调查人员笔录取证。

检察官在开庭中大败

10月11日上午9时,呼兰区法院开庭审理“3月28日强拆中的暴力抗法”公诉案。区检察院起诉:“于洪涛等19人涉嫌寻衅滋事罪,孙嘉富等4人涉嫌窝藏罪(窝藏在逃村民),追究刑事责任。”23位被告被押上法庭,其中于洪涛等6人带着手铐和脚镣,二百多裕强村民在法院门口抗议。李姐、杨前弟和我赶来参加。

10时,我跟着200多愤怒的村民游行到区政府抗议,区政府大门紧闭,警员防守,拒绝接触。区法院刑事审判庭魏德彬庭长赶来,请大家相信法院将秉公执法。

我对魏庭长说:“村民反抗暴力强拆,保卫家园没有错,应该判刑的是组织领导暴力强拆的区长刘志军,新华社、法制日报等在9月26日报导《国务院通报11起强拆处理结果,57人被问责》,其中刘志军已被免去呼兰区委副书记和区长职务。”

http://news.163.com/11/0926/08/7ES743PG00014AEE.html

魏庭长收下本文(上下篇)和新华社报导,表示要认真考虑。谈话被一旁的政府官员两次严词打断,不准我再说了。

庭审持续到晚上7时,傍晚时分在法庭辩论中,于洪涛和于洪波的诉讼代理人杨前弟和安守义分别作无罪辩护,把检察员刘惠玲驳倒,十多位律师个个振振有词,公诉被全盘否定,台下50多位被告家属两次鼓掌,被8位法警严厉训斥并以赶出法庭相威胁,我亦被警告。强词夺理的刘惠玲终于低下高昂的头,悄然出去20分钟,回到座位作最后结论说是,统统可以从轻处罚。

贿选被调查组偏袒而得逞

10月11日,不少村民对我说,调查组已转而偏袒贿选方,并压制村民。许多村民预感调查将不了了之,为此而愤怒。

10月20日,我和李姐引领裕强村访民陈森、陶志林、陶恒等拜访国家民政部基层政权司和信访办曹司长、高处长,送上举报贿选材料和本文上下篇,受到热情接待和重视。他们立即派员,次日前往黑龙江省民政局交涉。

10月底,传出风声,傅正旺得到省委秘书等领导人为后台的保护,即将上任。

11月4日,傅正旺到村委会办公室里转悠。按规定,本地区新当选的村长,在10月25日全部正式任命上任。孙支书说,傅至今未获任命,是他自己来的,是无效的。

11月7日得知内部消息,“强拆中的暴力抗法案”,因区政府干预,法官和检察官均感到为难,迟迟未能结案。

9日得知,裕强村一些村民上访呼兰区政府信访办,被正式告知:“调查组的结论是,傅正旺贿选案,证据不足,不能成立。”但没有出具正式公函。不少村民很愤怒,表示要继续抗争。

10日得知,傅正旺已正式上任裕强村委会主任。

11月底得知,“强拆中的暴力抗法案”已由法院退回检察院,又被检察院退回公安局。

12月8日得知,“强拆中的暴力抗法案”已由区公安局补充证据,送区检察院。于洪涛等6位主犯,被羁押9个多月,大大超过法定期限,检察院将尽快送法院重新开庭审理。

土地被强征,保卫家园被打伤并治罪,上访被接回,村委会换届被贿选得逞,一切竟都以“依法”和“开发”的名义强制推行,在官商勾结,利益集团寻租博弈,警方维稳打压中,中南海何时才能听到广大失地农民的哀嚎与悲歌?

*本文原载《前哨》杂志2011年12月号。
*本文修改补充,首发《纵览中国》2011-1209
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3336
*本文上篇《哈尔滨市开发区裕强村委会换届选举维权亲历》首发《纵览中国》2011-1106,www.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3014
*2011年11月23日,国务院法制办原主任孙琬钟、曹康泰等20余位资深立法老同事聚会,我把本文(上下篇)分送大家并介绍情况,引起关注。

(以上图片由俞梅荪提供)

(责任编辑:郑芬芳)

相关新闻
【投书】上海访民为冯正虎先生接风洗尘
【投书】温江村民困境中静坐10月 仍坚持抗争
【投书】杜阳明:20118号控诉状
【投书】世界人权日 公民仍然没有人权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美军隐形航母杀手AGM-158C
【首播】专访程晓农:经济全球化告别中国版(6)
【思想领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种族灭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