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当反革命也不容易——谈反革命的逻辑

胡平

人气 32
标签:

【大纪元2011年12月27日讯】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九十年代以来,“革命”一词开始背时,“反革命”一词开始转运。很多人公开宣称自己“反对革命”,公开声明要“告别革命”,甚至直截了当地宣布自己就是“反革命”。

这无疑是一种惊人的变化。曾几何时,“革命”是中国人心目中最神圣的词汇,而“反革命”则是最邪恶也最可怕的罪名。有多少人忍辱负重一辈子,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是“革命的”;有多少人含冤自杀,仅仅是为了表白自己不是“反革命”。

不过,稍加考察便可发现,其实,这一变化远远不像乍一看去的那么惊人。“反革命”一词的“平反”,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词义的变化。现在人们说的“反革命”和当年说的“反革命”根本不是同一样东西。

在毛时代,说你是反革命,其实就是指你反对中共政权;现在说的反对革命,意思是反对革现行政权的命,也就是反对革中共政权的命,也就是反对用激烈的方式反对中共政权。同样是“打倒共产党”这个口号,放在毛时代会被扣上“反革命”的罪名;放在今天则会招致那些自称“反革命”的人的反对,反对的理由是因为你要“革命” 太“革命”。

由此可见,“反革命”这个词,在过去和现在非但不是指的同一件事,而且是指的两件几乎相反的事。过去说的“反革命”,差不多就是今天说的“革命”。今天某些人的“反对革命”,翻译成过去的语言,差不多就是反对反对革命,或反反革命。负负得正,今天的“反革命”差不多就是过去的“革命”。

造成上述颠三倒四的原因,显然和人们对“革命”和“反革命”的定义有关。如果我们把革命定义为用激烈的手段(通常指暴力手段)改变现行政权或制度,那么我们就应该说,在毛时代,把激烈反对中共政权的人说成“反革命”是完全错误的,因为他们才是真正的革命者;当时的“革命者”激烈地反对别人改变现行政权,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反革命。共产党早先是在野党,是革命党,四九年后成了在朝党,从而也就成了保守党或反革命党;可是共产党偏偏还要继续沿用过去在野时的称呼,继续把自己称为革命党,继续把反对者称为反革命。这就导致大量的自相矛盾。类似的事例还很多,譬如在毛时代的农村,富农不富,而且往往比谁都贫穷,但仍然被叫做富农;在七亿人中,毛泽东明明最是有产阶级,可是大家都说他最无产阶级。

撇开上述种种荒谬不提,我这里只打算谈谈“反对革命”。在这里,我还不去讨论诸如“暴力革命是否应该一概反对”和“人民是否拥有革命的权利”一类问题,我只想说,当反革命也不容易。

你反革命吗?你反对别人用激烈的方式,用暴力的方式改变现行政权吗?那么我问你,你反不反革命政权,你反不反对用暴力革命建立起来的政权呢?如果你说你不反对,那你就不合乎逻辑了,你就算不上反革命了,因为你不是反对革命,你只是反对没成功的革命而已。你这种反对一文不值,你无非是接受成王败寇的逻辑,你无非是永远站在得胜者一边的投机分子,永远站在权势者一边的势利眼罢了。

结论很简单,你要反对革命,你就必须反对革命政权,你就必须反对通过暴力革命而建立的政权。中共政权正是一个通过暴力革命而建立的政权,所以你就必须反对中共政权。古人说:可以马上得天下,不可以马上治天下。这就是说,靠暴力夺天下或许情有可原,靠暴力治天下却万不可恕。中共政权不单是靠暴力而起家,而且直到今天它还在靠暴力来维持,还在用暴力镇压人民,不准人民用和平的方式表示反对,所以尤其不能原谅,所以对这样的政权我们必须坚决反对。

相关新闻
胡平:再谈经济清算问题
胡平:追思何家栋
胡平:如何评价对《大国崛起》的各种评价
胡平:读刘晓波新著《单刃毒剑——中国民族主义批判》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拜登父子贪腐叛国?7大疑问3聚焦
【纽约调查】敲诈、卖假货 华人因这些重罪遭遣返
【纽约调查】美禁共产党员移民 入籍多年也被追查
【薇羽看世间】更多爆料 拜登本人要悬?
【重播】川普宾州讲话:拜登赢就是中共赢
【新闻看点】川普拜登冲刺 美遏制中共有15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