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anna:做个傻冒真幸福

老北京探亲记

Johanna

标签: ,

【大纪元2011年04月21日讯】到北京一着陆,幸福感就涌来,虽然天空昏昏沉沉,但电视说空气污染是轻度,而且过几天就会被风吹走。然后是食品安全,一直担心,但大家都热火朝天,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改革开放的成果,吃的很开心,我的朋友说不要到那些便宜的小饭馆吃饭,那些地方不安全,但去那些高档次的饭馆没有问题,至于谁能保证那里的食品安全,那不重要,自己相信就行了。而吃不起高档饭馆的人怎么办,那是穷人的事,同我们有什么关系?总不能为了他们的安全而扫了我们吃饭的兴吧。于是我融入于一片和谐之中。至于言论自由,比文革时期好多了,现在关上门在家什么都可以说,这不就是言论自由吗?!只是别到外面去说。

在北京住了一个月,除了电视新闻外,什么都不知道。我的朋友都是五十到六十这个年龄段,大多数都不会用电脑,除了自家的生活,什么都不关心。他们大多数是中产阶级,在医院工作或从医院退休,或在北京的高等院校,很多有至少两套房字,活的很滋润。他们看不到底层的艰难生活,对社会的不公视而不见,至于那些在北京蜗居的外地人,他们不是北京人,基本属于不存在。

虽然什么都不知道,但知道中国成功地将三万中国侨民雄赳赳气昂昂救出利比亚,至于利比亚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就不重要了。由于回国前知道突尼斯和埃及的民主运动,我对利比亚的动乱有些感觉,因此当我的家人给我打电话时,我问了一些关于利比亚的问题,但我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手机就被切断,想起在北京没有手机,顿时陷入绝望,所以当我的手机再响起,我真是无限高兴,再也顾不得利比亚了!

然后是两会,虽然北京的交通因此坠入一片狂堵,但如我安排好就近吃饭,还是不成问题的。而我的朋友们对两会堵车习以为常,就像对待阴天一样——人民代表为人民造成北京严重堵车,这是正常的,总不能为了市民而影响他们的莺歌燕舞,朱门酒肉吧!更何况警察已经尽力而为了:他们已将大部分访民轰出了北京。

我小时的一个邻居的叔叔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在我的成长过程中的影响非常大,不幸的是他被打成右派,受了许多苦。由于当年的红色恐怖,我从来没有对他说过一句同情的话,出国之后一直后悔,千方百计地找到了他,这次回国终于见到了他,我打算将我几十年对他受到的不公的愤怒表达一下,好好声讨声讨中共的罪恶。没想到他告诉我,他回到北京的大学,恢复了原职,立即就入了党,当了政协委员等等等等,荣誉一大堆,至于他二十年的政治的迫害,精神的屈辱,家庭的分离,肉体的痛苦?“那些我都忘记了!”当时我惊的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不管他是否得了斯多哥尔摩症,他的确很幸福,我还能说什么呢?真是多管闲事。总而言之,得到幸福的秘诀是:忘记过去,如忘不了则忆苦思甜,并多看电视新闻。

有一天,我的朋友说,周六同她的哥哥和弟弟在北太平庄的一条街上,正在商量到哪里吃饭,忽然过来一个便衣将他们驱散。她这个除了电视新闻,什么新闻都不知道的人,居然神秘地对我说,都说因为茉莉花革命!说得我大吃一惊,她居然知道茉莉花!这都怪那个便衣!没有他们的积极传播,哪能将茉莉花传到基层的无知百姓,从而打扰了我们的幸福生活!

@

相关新闻
希望中国人活得有尊严 真正和谐
外电:幼儿园血案频发折射中国“不和谐”社会
中国“和谐社会”的末世乱象(3)
【热点互动】中国“和谐社会”的移民潮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敢攻台?美一大招北京真会慌
【新闻大家谈】刘鹤旧文泄密 印度疫情惊恐
【远见快评】巴西轰中共生物战 布林肯王毅交锋
专访李南央:我的两本书《母亲》和《继母》(3)
【秦鹏直播】美中激辩联合国 美抗共朋友圈形成
【首播】新世纪力作《抉择》5月7日网络首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