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名将张灵甫命断中共特务之手(下)

海波(播音)
  人气: 433
【字号】    
   标签: tags:


抗日战争中,张灵甫率领的第七十四军英勇善战、战功显赫,而被誉为“抗日铁军”,张灵甫被称为“常胜将军”。抗战之后,这一支为国家民族建立功勋的部队结局如何?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投降后,至一九四六年,国民政府因国家财政困难,大力削减军队及地方部队。依照当时国民政府军政部的计划,至一九四五年底,国内原有一二四军,三五四个师,三十六个独立旅,二十八个独立团,十五个独立营,裁减了三十一个军,一一一个师,二十八个独立旅,八十三个独立团,十个独立营。

军事机关原有四五五○个单位,裁并了一七七九个,军事学校原有九十二个,裁并了七十个,总计原有兵员是五百九十余万人,整编后是四百三十余万人。国民政府的计划是民国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年)以内,用集体转业、个别转业和给资遣散三种方式,再行裁汰官兵一百八十万人。国民政府的苦处是,庞大的军费开销,国家财政支付不起。

不料,中共却趁此将被削减及遣散的军队(包括三十万关东军)收编在自己手下,全然不顾自己在抗战时期种植鸦片、购买枪炮、与日伪相互勾结、以互不侵犯为条件频频向政府军进攻、破坏抗战,因而不具备资格接收日军降区的事实,开始向政府军大举进攻,悍然发动了内战。内战其实是中共发动的,国民政府在抗战中打得精疲力竭,根本不愿再战,因此才搞了复员。如果国民政府要发动内战,兵力越多越好,搞什么复员呀?!

一九四五年底到一九四六年初,中共开始到处叛乱,阻挡破坏国军接收日军降地,国民政府忍无可忍,不得不应战。一九四六年七月,第七十四军被调至苏北前线。张灵甫率七十四军先后攻占被中共非法占据的淮安、淮阴等重镇和十几座县城,声名大振。十月强攻中共军事要地涟水,两日即穿越一百多米的淤黄河攻入城内与中共五旅和七师激战,最后在中共用人海战术倾巢而出从外地全力增援的情况下,才暂时后撤。同年十二月,七十四师再攻涟水,仅十四天就击破中共华野六师(纵)、十纵六旅、七师十九旅十三个团的防御,占领涟水城,此役中共华野仅第六师即死伤五千多人。

战后,中共党军从苏北逃窜,进入山东。张灵甫手下败将陈毅对七十四军是恨之入骨,极欲除之而后快。就在张灵甫军攻占涟水之后,隐藏在国防部的作战次长、掌握国军调动大权的刘斐中将(中共地下党)便蠢蠢欲动了。从后来的事情发展来看,陈毅和刘斐是配合在一起的。

刘斐利用国防部有关人员对鲁南山区地形不熟,极力促成了置张灵甫军于死地的作战计划,令张灵甫军由孟良崮渡汶河,攻取坦埠,受纵队司令李天霞指挥及支援。令驻汤头镇张淦纵队,向界湖担任右翼策应。令驻蒙阴黄百韬军向北桃墟担任左翼策应。

鲁南山区尽是崎岖的山路,第七十四军人马拥挤,宿营、补给均极其困难。因为到处都是岩石,很难构筑工事,大炮不能灵活运动,拉拉推推,几乎变成了累赘和废物。对这种“逢山不能开路,遇水(汶河)搭不成桥”的绝境,第七十四军将士都有怨言。据随军国民政府官员毛森后来的回忆录说,张灵甫当时牢骚满腹:“我是重装备部队,如在平原作战,炮火能发挥威力,陈毅二、三十万人都来打我,我也力能应付;现在迫我进入山区作战,等于牵大水牛上石头山。有人跟我过不去,一定要我死,我就死给他们看吧!”

张灵甫说的这个人是谁呢?从张灵甫的话上分析,这个人肯定是张灵甫的上司,且是制订作战计划的人,更令张灵甫对其无可奈何。如果是李天霞的话,张灵甫大可以向兵团司令汤恩伯反映情况,不至于如此无奈;张淦、黄百韬与张灵甫同级别,绝无可能;如果是汤恩伯,从后来(请看下文)汤恩伯询问国防部的情况看,也是不可能;如果是顾祝同,从后来(请看下文)顾祝同回应汤恩伯的话来看,也不可能。

从后来国防部作战厅长刘斐回应汤恩伯的询问情况来看,刘斐倒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如此重大军情,关系到国军主力七十四军生死存亡,主席少休息一会又有何妨,刘斐是故意拖延;如果制订出的作战计划不是出自于刘斐,则谁出的主意谁负主要责任,刘斐又哪敢不紧急通报主席及负责人呢?因此制订如此杀人计划的主谋当是刘斐,刘斐是心中有鬼,非使计划实施不可。综上所述,张灵甫指出的这个要他命的上司,就是制订如此杀人计划的中共特务国防部作战厅长刘斐。

中共为了掩盖自己使用间谍的卑鄙伎俩,不惜将张灵甫描绘成一个有勇无谋、急功近利、轻敌冒进的人。其实,看当年武汉保卫战中,若不是张灵甫提议奇袭张古山,安有国军抗战时期唯一一次全歼日军一个师团的万家岭大捷?想想那可是一九三八年,抗战刚刚开始不久的时候,当张灵甫出奇兵取胜的时候,此前中国有几个这样有谋的军官?张灵甫又身中七处弹片仍指挥部队击毙日军四千多人于阵地前,此前中国又有哪个将军有这样的辉煌的战绩?

因此张灵甫实是当时第一位有勇有谋战绩出类拔萃的军官。从张灵甫进入鲁南山区后,对国防部作战计划多出怨言来看,张灵甫根本不愿意将重装备的七十四军投入山区作战,对自己部队参与鲁南山区作战的结局早有预料。是中共间谍刘斐断送了七十四军。

在孟良崮会战前的那天晚上,国民政府的一些随军官员也发现了情况不对,立即向汤恩伯总司令报告了情况:中共党军陈毅部有二十万人,都隐伏在坦埠附近,汶河水位虽然不深,但沙滩广阔,通过广阔的沙滩,非常艰苦,七十四军暴露在二十万敌军火力面前,太危险了。

第一百军李天霞部,战斗力并不强,并且在孟良崮的西南,隔着一座大山,能否支援的上令人怀疑。张淦纵队主力在汤头镇,距离七十四军也有七、八十里,又有河流山崖阻挡,如何策应的上呢?黄百韬部本来可以增援,但由蒙阴经北桃墟至垛庄的路,两旁都是高山,部队无法展开,到了垛庄之后又是山路,如令黄百韬抽出主力,蒙阴又告危险。

汤恩伯听后非常不安,立刻用电话向国防部作战厅长刘斐作了通报。但刘斐说:“这是最高统帅的决定,命令既下,不能更改。现主席已休息,不便惊动他。”汤恩伯非常不安,又打电话向徐州的顾祝同详细报告,顾祝同的回答竟是:“作战命令直达各整编师(即有关各军部),徐州陆总及你的兵团部,只是指示照办,负责督战,明晨即开始行动,照命令行事吧!”顾祝同的不警觉,终使刘斐与陈毅的阴谋得以实施。

第二天上午,张灵甫报告说:“我军少数渡过汶河,即被共军伏击。现陈毅倾巢南下,向我两翼包抄,似有十个纵队之众,对我取包围之势,左翼一部,直趋垛庄,截断我军后路。我已命令各部队,一面应战,一面从速退回原驻地。但是大炮、马匹挤在山地、河边,敌军向我密集轰击,秩序相当混乱。”汤恩伯命令张灵甫:“确实控制秩序,集中火力,压制敌军人海冲杀。”同时命令李天霞立即日夜兼程增援。但李天霞部增援不力,国军丢了垛庄,终使七十四军在孟良崮地区陷入了二十万中共党军的重围。

中共党军用人海战术消耗七十四军弹药,用迫击炮炸破岩石,使拉大炮的千百马匹狂奔,秩序打乱,危急时刻,张灵甫组织部队进行了顽强而严密的抗击,中共党军不惜以人海战术作代价组织了一次次冲锋,均被第七十四军逐次击退,中共党军的尸体堆成了山,还是无法占领这仅仅方圆几公里的光秃秃石头山。苦战四昼夜之后,第七十四军子弹火药和粮食、水全部都打光、用光了,中共党军像蚂蚁一样蜂拥到山上,军长张灵甫在向国民政府国防部发出最后一封杀身成仁的电报后,与副军长蔡仁杰、师长卢醒等集体自杀,时为民国三十六年五月十六日。

几小时后,国军后续部队赶到,中共党军来不及详细打扫战场即仓惶逃走。孟良崮漫山遍野都是血水,据说如今山上的土石仍然都是血红的颜色,历史在继续诉说着中共杀害中国抗日铁军的罪恶。

多少年后,参加过孟良崮会战的中共军头还对七十四师心有余悸:七十四师太能打了,就算是败局已定,他们也会拚命打下去,那时共产党进攻部队的伤亡已经非常惨重,远远超过了几个七十四师,已经打得心惊胆寒,如果国民党的其他部队早来几个小时,可能结局就完全不同!

张灵甫与妻子王玉龄一九四五年结婚,张灵甫将军阵亡后,王玉龄没有再嫁,现今住在上海,已八十岁高龄。六十年来,王玉龄一直怀念将军:“当年有幸识夫君,没世难忘恩爱情。四七硝烟伤永诀,凄凄往事怯重温。”

--转载自希望之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黄埔英才革命猛将张灵甫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及最后其第七十四军是怎样被中共特务刘斐断送的呢?
  • 尽管金穗奖首奖的光环加身,王承洋仿佛仍是当年那个拿漫画给同学看、爱说故事的男孩,历经许多峰回路转的历练及一连串对梦想的苦苦追寻,他说故事的渴望丝毫未减。
  • 西班牙高球名将、5度大满贯赛冠军得主巴列斯特罗(Severiano Ballesteros),与癌症长期搏斗后辞世。他在公布自己病情的声明中说:“在我的生涯中,我是克服高尔夫球场困难最杰出的选手之一。现在,在面对我人生中最艰难的比赛,我要使出浑身解数,希望成为表现最好的人。”
  • 在美国成名的大提琴演奏家倪海叶是在1991年于纽约林肯中心爱丽丝塔莉厅(Lincoln Center's Alice Tully Hall)的处女秀上崭露头角。她是著名的瑙姆堡国际大提琴比赛(Naumburg International Cello Competition)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等奖获得者。她协奏曲生涯的一个巅峰是在美国十四个城市的巡回演出,并由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星期日早晨》(CBS Sunday Morning)电视节目跟踪报导。4岁开始随着音乐家母亲学习小提琴迄今,热爱古典音乐的倪海叶从未放松每天的练习。音乐让她每天24小时,一周7天都保持振奋;音乐让她整年忙碌,每周演奏4场音乐会,每年有一百多场,另有欧洲巡演和个人演出。“演出很多,但我很享受!”
  • 西澳奥数中心主任格雷格‧盖博博士是一个勤奋又谦卑的数学家,他带着学生缔造了西澳的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历史性的佳绩,而且不居功,“我能看到的这些结果来自于其他人的影响,我只是带他们再往前走了一点点。我觉得这是一个大家努力的结果...我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他说:耐心、毅力、勤奋和自信的美德,是一个好的数学家的真正定义。这四种素质不仅仅是学好数学的保证,也是自我发展的终身技巧,这是格雷格‧盖博博士最珍视的,他也将此传递给了他的学生们。他的无私、谦卑和重视学生的态度,就像点燃热焰的火花,很可能正是西澳能够如此快速进步,并超越东部大省的真正原因所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