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心:一个普通大陆青年摆脱洗脑找到真理的心路历程

人气 21
标签:

【大纪元2011年05月28日讯】在我今天写这篇帖子的时候,已经意识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现实,在中国大陆“洗脑真的是无处不在,无时不在”,不彻底抛弃共产党、剔除党文化,没有对真理的坚定的信仰、信念根本就无处躲避、无法抗拒。而这整个“洗脑”的过程表面上看是为了奴役、控制“被洗脑”的对象,实质上却是为了让人远离真理、抛弃真理走向堕落与毁灭。那些实施洗脑的也同样是被严重洗脑的,跳出物质利益的表象看,在这个过程中所有人都是受害者,所有人都是失败者,这个过程就像癌细胞扩散一样,当宿主的生命被它吞噬以后它自己也无法存活,毁灭似乎是它唯一存在的理由,而共产党所有的理论和在这种理论指导下的行为却正是这样,一切都是为了毁灭,生也是为了毁灭、建也是为了毁灭。而几十年来它也确确实实只做了两件事,毁灭和为毁灭找理由。至于为数不多的几件看起来稍微有点良心的,符合人的正常评判标准的好事无一不是是其党员在违反党性的情况下做的。而这却又被其利用来掩盖其更大的罪恶。

所以中国大陆还能勉强维持运转并不在于共产党的领导,恰恰是共产党这个癌细胞还没完全吞噬掉中华民族这个世界巨人、这个伟大民族、这个古老文明的有效机体,传统的伦理道德还在勉强维系着这个巨人命悬一丝的生机。而洗脑却是加速推进着这个癌细胞扩散的重要步骤,我认为共产党不是为了控制而洗脑,而是为了洗脑而控制,不是为了控制肉体而改造灵魂而是为了改造灵魂才控制肉体。甚至他杀人都是为了这个目的,否则就不会有“思想改造”、“转化”这样在外人看来很不能理解的行为。而且对共产党的历史越了解就越明确一个概念“共产党不等于共产党员,共产党所要毁灭的是包含共产党员在内的所有生命。很多共产党员单独接触时还真不错,可以一回到那个整体中,是就像中了邪一样。

我曾经自认为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而且从上学起就属于“异见人士”,虽然没有韩寒的成就却有着和韩寒类似的经历。因爆了学校期末考试整体作弊的光被班主任(还是亲戚哟!)狂扁,至此断了上学的念想,今日想想倒也庆幸,被少洗了几年。自认为是“学上的不多、书读的不少”,对“主旋律”和“流行”的东西是非常厌恶的,尤其爱搜寻一些奇书、禁书,算是好奇心和求知欲都比较强的,也爱思考一些形而上的问题。所以从来都是嘲笑那些说着相同的话、想着一样的事,被学校和社会批量生产出来的“流水线产品”的。

但现在,我发现,自己依然被洗了,而且是被深层次的洗了,被精细化的洗了、被隐蔽性的洗了。今天再看我以前喜欢的一些人如韩寒、周国平等的文章也悲哀的发现了被洗的痕迹,我发现我们有些人仅仅突破了第一层就以为出来了、却不知还有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

根据我自己的感受我发现这洗脑是一个系统的工程,至少有这么几个层次。第一层是由教科书和新闻联播洗出的“天下无贼”的“傻根”型产品,占有较大一部分市场份额;第二层是由主旋律的文艺作品和大众文化读物洗出的“人家怎样我怎样”的阿Q型也很多,第三层是由高级五毛们的学术论文和理论著作洗出的“没有基本的是非观,却满脑子战略思想”的那种找不出形容词的生物;第四层就是由各种选择性进口或出口转内销的如李敖之流的“高论”“厚黑学”“成功学”和“潜规则”洗出来的什么都不敢坚信,怀疑一切,玩世不恭、或者仅仅是叶公好龙似的玩弄真理,认为真理只存在于追求中,得到了就不是真理。总而言之就是两大层次一个目的,相要么信谎言要么怀疑真理,最终就是把你和真理隔绝。要突破这层层的封锁是艰难的,需要有不断否定自己的勇气,有时候真的就像割肉一样的痛,当一个人耐以立于这个社会的心理支柱被击破时那真像光着身子走在大街上,会有一种无名的恐惧与不安。有时候即便知道自己所坚持的是一个谬论也没有勇气放弃。我自己就走过了这样一个心路历程,可以说是经历了洗脑的各个层次。由此也感慨“翻出来”也只是迈出了摆脱洗脑的第一步。只有找到了真理才是真正彻底的找回了自己的灵魂。

教科书的影响是巨大的,尤其对向我这样生活在普通人家、身边都是普通而平庸的人,书本上的知识对于我来说还是衡量其他事物的标准,虽然天性不喜欢从众但也不可能自己产生多高的认识,和其他人只是大同小异,真能不相信党是伟大的,社会是光明的,党的领袖、英雄模范是崇拜的偶像;大一点了,对社会稍有认识,社会的阴暗面也慢慢看到了一些,比如计划生育我父母被乡政府的人拉去跪玻璃渣这样的事我的认识也是上面是好的,都是下面的这些人坏,越是大官越有风度,越是小鬼越难缠;再大一些,我对社会的认识从感性升华到了理性,真的有一种时代自豪感,看路遥《平凡的世界》时感觉自己就是那个孙少平,甚至对着热热闹闹的城市大建设景象有过一番慷慨激昂,也曾经被温总理的那件旧大衣感动的一塌糊涂,记得那时有人和我谈江泽民是贪污腐败的总源头我还嗤之以鼻,说那些人是以小人之心度大人之腹,我跟他们说“做官到了这个地位,钱啊、利对他还有什么意义,他的成就应该体现在历史责任与国家地位上”。总的来说我和其他人的区别在于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眼睛总会看看天空,在我所处的这种社会层次的环境中,这样的人注定是孤独的不合群的。

当我长到20多岁的时候,打工潮以风行好久了,我的同龄人所思所言只有钱与女人而已;再后来互联网打开了视野,走上社会活动的范围也扩大了许多,更多更多的信息让我看到了和自己头脑中不一样的社会,各种各样刺痛神经、打击理想的新闻、各种自己鄙夷的东西大行其道、各种教人拍马、作假、欺骗的理论流行开来,我这样的人似乎变得不合时宜,一无所有、毫无用处。自己小心翼翼,视若圣女的女孩,被粗野的男生毫无顾忌的搂入怀中;自己辛劳的付出却不及同事的一句奉承话让领导更喜欢,自己尽心尽力精心策划组织的活动其实只是为了给领导来时拍张照,当然也见识了平时道貌岸然的官员在风月场所的下流。世界突然之间似乎变得只要够不要脸,一切都很容易办到,只要不肯低头前途就很渺茫啊。“人不能改变环境就要随环境改变”到处都是这种论调,怎么办?适应这个社会,学着拍马屁、学着耍流氓,然而自己终究不是这块料,身心俱疲的装着,心底隐隐约约的痛着。社会怎么不一样了呢?虽然我还没有高深的理论知识,但对环境和道德的破坏还是能感受到他的巨大危害的。这时报纸上告诉我说这是社会发展要经过的必然过程,可随着思考的深入我否定了这个结论,只是由于资讯的片面和单调我终于也无可选择的和大陆许多自以为“聪明”的人一样,将其归咎到人性的阴暗和民族性的堕落上,只是我进一步看到了这样搞下去生存环境(无论生态还是人文)的越来越恶化是必然的结果,看不到任何希望,整个社会堕落的惯性是如此的巨大,似乎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逆转这种洪流,我想或许这就是自然发展的必然规律吧。

人类社会到现在可能就是到了要凋谢的时期,在这种绝望中我变得玩世不恭,似乎看穿了一切,对人们所说的幸福与苦难都感到滑稽和可笑,甚至认为整个人类的历史就是一场没有目的、没有意义的闹剧,生命没有意义、生命的意义就是追求生命的意义。当对人生向深处的思考到了这种绝境之后,人也似乎只有回过头来争取世俗的所谓“成功”,让这出没有意义的滑稽剧更热闹一点,当抱着这样一种心态做事的时候,人就是非常可怕的了,整个人透着一种冷酷的理性,就像古龙小说中的那个剑客“荆无命”、因为,他要当官和赚钱不是为了追求什么、也不是为了生理的享受、甚至都不是为了要那所谓的成就感,而仅仅是因为无聊。我曾以为自己会就这样走完一生,除了维系一种表面的社会关系,内心深处我不关心任何人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关心。我冷冷的看着这个世界、他的浮华、他的黑暗、他的腐朽和偶尔迸发出的一点光亮在我眼里只是一出闹剧。

当我白手起家开始做生意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台机器,对我来说只有技术问题没有道义问题,即便是道义问题那也是为了解决技术问题,比如做生意要诚信,这本是个道义问题,但是对于我来说诚信是为了更好的从对方那里获取利润,仍然是一个技术问题,只是是针对人的心理的。再比如说我要问人家借钱时就只想着借钱,根本不会想人家会怎么想,只要我成功了、只要我强了他自然会改变对我的态度;再比如我们有时在外面干活受到人家的冷眼甚至漫骂我也不怎么生气,我想当我足够强大时这种遭遇就自然不会再有了。这时我对那些动不动就情绪激动、在生活这场大戏中过于投入的人是鄙夷的,觉得这些人单纯、可怜也可恶。无论是那些高唱天下无贼幸福歌谣的“傻根”们还是受怨下跪的屁民们,无论是那些装模作样的官员们还是搔首弄姿的明星们,无论是那些咬文嚼字的文人们还是那些附庸风雅的大款们,在我眼里就两个词、滑稽和虚浮。直到后来,我女儿出生了,并且因为早产一出生就住进了ICU,在挽救女儿的生命中和女儿成长中的天真浪漫慢慢唤醒了被深埋在心底的本性,也慢慢融化了裹在心上的层层坚冰,也是在这个时期车祸、生意上的挫折一连串的各种打击接踵而来,虽然我本就不太执著与那个结果,但在这段时间还是又重新对“人生无常”这个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思考。这时我是不信神的,(但是我也一直不否定神或高级生命的存在,因为从小爱看科学发现、飞碟探索、自然之谜等,对高级生命的存在并不排斥。那时我曾以为神就是外星人,对于他们和人类的关系我认为那种完全不同的生命没什么联系,就像我们人不会太去关注蚂蚁一样,挺多偶尔抓几只研究研究,这就是飞碟光临的原因)。

这次我深入到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认真的阅读老子、庄子、易经,慢慢思想越来越开阔,生命似乎不像以前认识的那么肤浅、单调,也对天人感应、天人合一有了更深的理解,开始对老子所说的这个“道”非常感兴趣,但也只是停留在意识形态、精神领域这个层次的认识上,把他当成一种精神寄托、可以让人的思想更深刻。其实现在看来这种心态有点类似于“叶公好龙”,所喜欢的只是龙在人间承载和表现的一种文化而并不是真正的龙,而那时我的所谓的求道之心就是如此。直到有一天,从一个网友处得到了一个翻墙软件,一个全新的世界呈现在我的面前,我如饥似渴的吸收着各种信息、从历史到现实、从社会到宗教、从文化到信仰,每天花大量的时间寻找阅读以前渴望知道却无法知道的信息。从文革、六四、法轮功这些我以前曾傻乎乎的用百度狂搜却得不到丁点信息的事件中,我看正方、反方、第三方的论述、观点、进行比较分析思考从对此世界有了相对完整的认识。这时我的人生信条是自然、自由,不进任何理论体系,做一个冷静的旁观者,冷眼静看这个浮华纷扰的世界如何发展。

真正让我的思想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是,有一天我点进了一个网站“法轮大法明慧网”,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这里的故事是如此的纯净,人的生命真的可以如此的高贵、如此的圣洁,对于我这个曾经对人性非常绝望的人来说,震撼非常之强烈,我带着不知是想证实还是想证伪的复杂的心情开始了系统的求证,从动机、过程到结果。法轮功从传出到现在十几年,没有宣传鼓吹任何人性中负面的东西,有的只是劝善之言,尤其是其法正人间的说法太对了太好了简直让我要跳起来了,因为我知道人类斜了,斜的很离谱了;再看过程,十几年来在承受如此冤屈和魔难,却没有煽动仇恨没有使用暴力,这太不简单甚至不可能,我知道很多历史故事,也曾读过一些社会发展史、社会心理学这类的书,按照那些理论,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至少这群人不是一般人,这可以说明法轮功至少在提升人的道德方面是确确实实的;再看结果短短十几年传遍世界五大洲一百多个国家、超越文化、民族、种族,使那么多人身心受益,所到之处真的能使人心归正、风气变好。当然在中国大陆看惯了这“托”那“托”的也难免会想到会不会有“托”的问题,但在看了大量第三方的资料后我如释重负般的松了口气。真的、一切都是真的、真的有那么一群有着高贵灵魂的“圣徒”就生活在你我之中。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欢欣鼓舞的事情,我曾在看老子、孔子和释迦摩尼、耶稣的故事时就常想能和这些圣人、先知生活在同一个时代的人是多么的幸运,他们能有幸见识到最高贵、最美好人性光辉。而如今我知道、我也幸运的赶上了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将一起见证这人世间最辉煌的变化。@

相关新闻
河南党报色情泛滥 反抓职工“洗脑”
从猴子与香蕉的恩怨看被中共洗脑者的可悲
伦敦爆炸客遗孀:丈夫被激进人士洗脑才作案
希景宾:中共洗脑 祸国殃民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北京武力攻台?最危险时间点
【时事纵横】白宫3人垂帘听政?港爆疫苗退订潮
【微视频】恒大坑惨苏宁 “国际米兰”大甩卖
【新闻看点】美尝遭主宰滋味?欧3强国警告中共
【军事热点】中共举行长期军演 南海注定不平静
【财商天下】触及国际敏感议题 中海油被美摘牌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