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的故事》(六)留学生涯

人气: 4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9月23日讯】【编者按】在过去这一百年间,华人世界经历了难以想像的苦难及巨大变化,华人也进行前所未有的大迁徙。许多炎黄子孙远渡重洋移居海外,在世界各国落地生根。许多华人及其家族都有说不完的精彩故事,他们在过去100年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王世辉牙医是美国波士顿华人社区知名的社团领袖,为人风趣热情,他借着这个机会,撰写了《我的故事》,与社区好友们分享王家一族的故事。

留学之路

退伍之后,又回到人人称羡的荣总上班。当时在哈佛大学念牙科矫正的好友蔡庆和一直写信鼓励我出国进修,但是出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我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又在忙着谈恋爱,好友的善意化作缕缕轻烟,稍纵即逝。没想到老天跟我开了一个大玩笑,最后还是走上留学之路。

事情的发展是这样的:荣总没有分配宿舍给我,所以我暂时住在新店的亲戚家,每天一大早五点起床,先搭客运车到火车站,再坐野鸡计程车赶到石牌荣总。因为牙科门诊部有阳明医院和国防医学院的学生实习,人满为患,我就被指派到医院去负责十床牙科手术病人。我不但要带实习医师,所有病历要用英文打字,还要每天早晚陪同主治医师查房,忙得精疲力尽,苦不堪言。更可怕的是要亲自开刀,这些口腔癌症的手术,应该是由有五年以上经验的医师主刀,因为我在担任实习医师期间表现优异,所以被委以重任。

经过几番深思熟虑,决定辞职。赋闲之后,一边另找工作,一边考虑何去何从。正巧高医同学尹其静来访,告知已经申请留学,并且留给我一些学校申请表格。为了考托福,在南阳街美加补习班参加托福英文班,又再度尝到吃补药的痛苦。托福总分六百,必需550 以上才可以申请学校,因此战战兢兢,不敢儿戏结果考了570 分。在得到父母亲的支持和女朋友宋秀玲的鼓励之下,寄出了十多份申请表。1982年春,接到西北大学和Tufts大学的入学通知,父亲认为Tufts可能是间名不见经传的野鸡学校,建议我整装去西北。正巧赖琏公公从纽约返国参加国事会议,告知Tufts的牙科是全美前三名的名校,因此改变主意来波士顿,赖公公的一句话,让我在人生的道路上又转了一个大方向。更没想到颇负盛名的西北大学,竟然因为财务困难,把百年历史的牙医学院关闭了。


Tufts大学外籍学生暑期班宿舍对面的披萨店(pizza),1982年在此开始吃西餐。

波士顿

1982年,27岁,到了波士顿。为了适应生活环境和加紧学习英文。因此六月中旬来到Tufts大学校本部,参加为期六周的“外籍学生暑期班”。好友蔡庆和因为太太生产在即,临时找了一位台湾留学生来接机,结果接机的是我建中邻座的同学余祥霭。六周的课程转眼即过,英文没有多大进步,皮鞋倒是磨坏了一双。匆匆忙忙在学校附近找了一间单人房(One Bedroom),月租五百五,老爸却以为我住在豪华公寓。

开学之后才知道牙医学院不在Medford镇的校本部,而是在波士顿中国城附近,因此第二年就赶紧搬到波士顿大学附近,既有方便的地铁,更有热闹的人潮。还记得从机场出来的第一个落脚处,是在Somerville镇的Porter Square,因为迷路而且要上厕所,所以在麦当劳问路。而我的第一个电风扇,是在Porter Square旁边的Sears买的,现在整个大楼成了Lesley学院。在Tufts学生宿舍安顿之后,学校老师带领大家在Davis Square的Bay银行开户存钱,几天以后自己到银行领钱缴电话费,银行雇员始终找不到我的账户,让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最后发现我走错了银行,有惊无险,笑话一则。

7月4日是美国人的国庆,我们几个外籍学生吃完午餐后,被带到Charles河边,当时没有人知道要作什么,在烈日下晒了五六个小时后,只见人潮越来越多,然后有音乐,有烟火,大家才恍然大悟。第二年夏天我又回到Tufts校区的外籍学生暑期班,试着寻找台湾来的留学生,结果遇到柯志明医师,他是来Tufts念儿童牙科研究所,和他同班还有一位台湾来的黄鸿珠医师。柯志明在陆战队的连长,竟然曾经是我的排长刘先富,而且他要寻找同是来自马偕医院的蔡庆和,竟然也是我在高雄医学院的同学,真是无巧不成书。(待续)◇

评论
2011-09-23 11: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