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恐怖强拆逼人跳楼死亡

湖南宁乡县灰汤镇的被拆迁户周云芝,在走投无路的之际选择在宁乡灰汤镇政府大楼跳楼自杀死亡。(作者提供)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5月14日讯】万万没有想到,5月11日凌晨夜深人静之时,湖南宁乡县灰汤镇的被拆迁户周云芝,会在走投无路的之际选择在宁乡灰汤镇政府大楼跳楼自杀死亡。

暴雨中的暴力强拆

此前,周云芝遭遇了一次恐怖惊悚、惨无人道的强拆行动——

2012年5月3日清晨,整个宁乡都笼罩在瓢泼大雨中。闪电狂舞、黑云压城的宁乡灰汤镇,数百名“制服”和当地政府的工作人员,将地处著名旅游胜地宁乡灰汤镇境内的华天城自然湖300米半径之外重重围住,这怵人的阵势预示着:另一种“暴风骤雨”即将来临!当时周云芝家只有她一个人“独守空房”,弱女子被这阵势吓得两腿发软,不知所措……

早上6点多钟,早已背上“钉子户”恶名的两家农户,在暗无天日、风雨大作和“强拆大军”严阵以待的双重巨压之下,内心已处在撕心裂肺的炼狱般的煎熬之中,此时此刻,他“她”们多么盼望有一位降妖除魔的孙悟空突降灰汤镇,用一根威力无比的如意金箍棒驱散那如鬼魅般的强拆人员,但幻想瞬间就被破灭——伴随着一阵呼天海啸的喊“拆”喊“抓”之声,一群强拆人员蜂拥而上,被拆的两家农户很快在暴雨中消失,房间内的所有物品都被抛弃在淌水的地上,房主被七、八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强行拖将出来,用手铐拷着将其带到了灰汤温泉谷招待所,让其成了插翅难逃的“笼中鸟”。

大雨仍在哗哗有声地下着。苍茫大地中仿佛有一种声音在发问:天空,你在为谁落泪成海?

被关之后跳楼寻死

据说,被沦为“笼中鸟”的有三人。滴滴答答的雨声,带着无边的寂寞,掺着冰冷的绝望,敲打着三人无助的心房。尤其是寂寞的夜晚来临时,更让三颗无助的心无处安放,只能被动地接受“黑暗魔兽”的无情啃噬。

据说,“温泉谷”内的三人都很凄惨,“制服”方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有的是“风霜刀剑严相逼”……导致一人昏厥,一人跳楼身亡。死者之前要求讨说法,被当地政府当成“疯子”。此刻被关进“温泉谷”,同样是将她当做“疯子”并让她“享受”“疯子”的待遇。又饿又渴的周云芝气愤难当,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已是一个多余的存在,没有了自己的安身之地,绝望之际,她闭眼从楼上纵身跳下!可怜的周云芝,她带几多愤怒几多遗恨还有几多心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冰冷的人世,天啊!你为难弱女枉为天;地啊,你纵容恶行枉为地,周云芝只落得两泪涟涟!

湖南宁乡县灰汤镇的被拆迁户周云芝在镇政府大楼跳楼自杀死亡。(作者提供)
湖南宁乡县灰汤镇的被拆迁户周云芝在镇政府大楼跳楼自杀死亡。(作者提供)

强拆的当晚八点多,当地政府从宁乡县城请调了大批“制服”来到事发地,一时间整个灰汤镇戒备森严,各个路口形成的“制服人墙”挡住了死者家人,逼着死者家人签字同意将周云芝的尸体拖回已经被拆除的房址上搭灵堂,政府只出5万元的安葬费。期间死者家人不服,和“制服”发生了冲突,死者的一个亲戚拿出手机拍摄“制服”团团围住死者家人的场面,结果被几名“制服”夺掉手机全给删除了;另有路见不平的灰汤村民,仅仅只说了几句公道话,竟然也被“制服”抓走了。

据一位自称死者的亲人介绍:灰汤49岁妇女周云芝死前在政府大楼高呼:“我是被政府逼死的,请大家一定要为我申冤啊!”

被强拆还扣“强拆费”

5月3日的强拆行动,无疑是让周云芝跳楼死亡的直接导火索,但她寻死的念头,则源于当地政府强行扣除她的“强拆费”!周云芝家的房子是位于紫龙湾大桥公路边的一栋楼房,五口之家都住在这栋楼里,政府只同意出价52万,周云芝觉得补偿太低。据她的一个亲戚说,周云芝在政府工作人员连哄带吓之下,心下决定请求政府再多出5,000元就签字妥协罢了,但当地政府就是不肯做出这5,000元的退让,所以周云芝最终没有同意签字。正当她在犹豫第二天是否在协议上签字时,讵料翌日天刚濛濛亮,她迎来的已经不是来和他谈判签字的政府工作人员,而是声势赫赫的强拆队伍!

如前所述,政府为周云芝家定下的拆迁补偿款为52万元。她跳楼寻死的前一天去查补偿金额时,却发现只有41万元,问政府工作人员何故?答曰:对她家实行强拆花了钱,强拆的人工费、挖机的租赁费等,得全部由她家支付,然后还扣了一些奖励的钱。扣除这些钱之后,就只有41万了。她为此气得一夜未眠,当晚就有了寻死的想法。铁了心也死了心的周云芝,决计不在这用“荒唐”二字串起来的协议上签字——即使当政府一边强拆她家的房子,一边强行将她带到“温泉谷”催逼她签字,她仍然昂首挺立不肯低头就范。接下来,她被告知假如不同意签字的话,她住“温泉谷”的房费政府就不再负责了,要她自己买单,否则就要赶她一家人赶出来。在走投无路、万念俱灰之际,她终于作出了用死来逃避严酷现实的选择!

逼人死亡谁来追责?

尽管中央三令五申禁止强征强拆;尽管“新拆迁条例”明确规定未签订补偿协议不得强制拆迁,并明确取消了行政强拆;尽管最高人民法院发出了坚决防止土地征收、房屋拆迁强制执行引发恶性事件的紧急通知,强调慎用强拆,禁止以服务大局为名行危害之实;尽管2011年全国57人因强拆致人伤亡遭追责,但大江南北仍然在不断地上演由政府部门主导的强征强拆事件,而与此同时,被强征被拆迁户以自焚、跳楼等自杀、自残方式相对抗的悲剧性事件,也仍在屡屡发生。这年月,上头的政令和禁令似乎越来越呈现被下头“太极化”、“软着陆”的趋势。前些年流行着“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说法,而现在一些地方政府对中央的禁令简直是置若罔闻,不当回事,甚而至于不屑一顾、公然对抗!就以宁乡县为例吧,近两年来该县的强征强拆已经引发了多起群体性事件,有平面媒体进行了大篇幅的曝光,老百姓的投诉、举报和维权行动到现在仍在进行,但这一切并未遏制住该县强征强拆的步伐。在强势政府面前,因受害而维权的老百姓轻则被警告、威胁、恐吓、克扣补偿金,重则被拘留乃至被判刑后蹲大牢。不幸的是,周云芝在受辱受害之后,选择了民众的终极抗议方式——跳楼自杀,而即使周云芝付出了鲜血和生命的代价;即使周云芝经历了由生到死的非凡维权旅程,属于她和她家人的合法权益也仍然没有获得回归!周云芝的惨剧和最后的结局,真是看得令人心头滴血!

有关专家说,遏制违法强征强拆还需加大“首长问责”力度,并完善司法追责。问题是,当权力统辖一切的时候,势必有法律而没法治,有禁令而无禁止。不但如此,官员因强征强拆造就了“突出政绩”,不但没有被追责被处罚,反而受到上级的赏识,获得了提拔和晋升,留下的是受害老百姓无尽的叹息和无边的苦难!

3月中旬,我写过一篇题为《为衡阳雁峰区委书记唐学石的“退一步”叫好》的博文,说的是3月13日上午,湖南衡阳市雁峰区区委书记唐学石在全区党务工作会议上讲到拆迁问题时,特别提高了嗓音,发出了铿锵之声:在雁峰区的土地上不允许发生强拆事件,凡是双方没有协商好的,不得进行强制拆迁,即使需要拆迁的对象是无理取闹的“钉子户”,如拆迁户抵触情绪很大,尤其是拆迁户用跳楼、自焚等方式以死抗争时,政府和开发商都要“‘后退一步’,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生命消亡!”相比之下,宁乡县的官员就差得太远了点!

反腐与维权博客 罗修云

(责任编辑:郑芬芳)

评论
2012-05-14 4:1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