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邮:独裁者阿萨德失去机会 走向灭亡

人气 2

【大纪元2012年08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君怡综合报导)美国官员和中东分析家说,面对反对军的包围,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没有丝毫放弃独裁的愿望,他的僵化和固执把叙利亚人民的和平民主运动拖入血腥、耗时和灾难性的叙利亚内战。

阿萨德的政府军与反对派在叙利亚第二大城市阿罗波和其它主要城市展开激战时,阿萨德再次拒绝人们的请求,请他放弃独裁的位置,离开叙利亚。相反,他在最近的演说中一再表示,忠实于他的政府军将获胜,他对此充满信心。

《华盛顿邮报》说,阿萨德公开和私下的讲话都说明他准备步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的后尘,将自己的生命与自己的独裁政权绑定在一起。越来越多的华盛顿和中东国家的观察家认为,阿萨德,一度被认为是温和的改革者,将最终通过死亡或被俘的方式被迫离开他的独裁政权。

美国防部情报局前中东问题高级分析师Jeffery White说:“没有谈判的可能性,阿萨德会一直打下去,他可能在大马士革再开战。”

阿萨德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中

关注阿萨德最近的言论和举止的美国高级分析师认为,阿萨德越来越脱离现实,不理智。阿萨德即非愚蠢也不胆怯,他好像生活在自己的幻想中,想像自己是他族群和整个国家的挽救者。他对自己已被社会抛弃的事实也不感到畏惧。

一位了解叙利亚局势内情的不具名美国官员说:“阿萨德是一个自以为是、充满阴谋的独裁者,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能够和平地下台。和很多曾经不可一世的独裁者一样,阿萨德的狂妄自大让他做出了许多错误的决定。”

目前对阿萨德在被击败后将做何表现尚不能肯定,但他的行为表明他已经在自掘坟墓,而且越来越深,无路可退。

外交解决途径已经被堵死

在过去数周里,阿萨德在首都大马士革和第二大城市阿罗波对反对派展开的激战已经令整个国家陷入流血和动荡之中。这期间,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在7月初表示阿萨德还有机会接受白宫的建议,让他像也门前独裁者萨雷那样和平的退出政权。

上周,阿拉伯联盟22过首脑提出一项新的建议,请他把政权交给叙利亚过度政府,然后和平离开叙利亚。卡塔尔总理Hamad Jasim Al-Thani当时督促阿萨德为了国家的安全,能够“勇敢地”做出决定。

但这一切都没有对阿萨德的立场带来改变。

阿萨德权力的由来

阿萨德曾在英国接受眼科医学课程,是一名眼科医生,后与一名英籍女子结婚。他的父亲,哈菲兹-阿萨德是前叙利亚残忍的独裁者在2000死去后,阿萨德意外地成为了叙利亚总统。

阿萨德作为家中的次子,原本并没有被考虑要继承父亲的总统职位。因此他从小也没有受到有关如何治国的专门教育和培训。他曾经是一位眼科医生,在英国接受过医学教育,享受着世间的生活。他的兄长,家长的长子Basil,才是继承他父亲总统职务的第一人选。但他在1994年死于一次车祸。

当阿萨德发表就职演说时,他的话让人们感到他将是为国家寻求改变的人。他说:“我们应该勇敢的面对自己和我们的社会,勇敢的交谈…暴露我们的不足和弱点。”

但后来叙利亚政府对2000年发生的大马士革之春运动的打压却让人们看到一个独裁者形象的阿萨德。尽管他在言论中表现出要为国家开创一个现代民主社会,但本质上,阿萨德更相信叙利亚总是面临着来自伊斯兰激进派、美国和以色列的威胁。因此在过去的1年多里,当来自国内和国外对他的压力越大,他的反击也越大。

有异议人士说,其实阿萨德还在延用他父亲的独裁方式,但在当今的卫星和网络时代,这些做法已经很难奏效了。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政治心理学家Jerrold Post说,阿萨德是各国领导人中又一个“第二法定即位人”的例子,即由于长子因死亡或其他原因无法继承权利时,次子将自动成为权利的继承人。其他的例子还有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印度总理拉吉夫-甘地和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这些“次子”们都出乎意外的被推到权利的中心,而之前他们并没有受到过有关治国的专门培训。

阿萨德对叙利亚的看法一直悲观

在公开场合,阿萨德不承认目前的叙利亚起义是源自青年人对国家未来、任人唯亲的体制和缺乏工作机会的失望和沮丧。他指责殖民主义、外国势力和媒体的虚假宣传,他还指责“内部叛乱”。

圣安东尼奥神学院的历史学家David Lesch说“阿萨德认为,如果叙利亚成为中东的北韩,就随它去吧。”

在阿萨德执政之初,他表现出一种不同于其他阿拉伯领导人的风范。他打破惯例,不要求保镖陪同,自己带妻子去大马士革餐馆吃饭。他甚至时常自己独自驾车出行。
但很快阿萨德就开始相信叙利亚的未来完全与他的未来系在一起。Lesch说:“权利容易使人兴奋和迷惑。当你总被周围献媚的声音所包围时,你就开始相信这些话了。”

Lesch说,有太多的西方人士仅凭阿萨德曾经在英国生活过1年半,就简单地认为他会成为一位改革者。他们都忽略了阿萨德性格的其它方面。 “阿萨德曾多次表示他如何羡慕西方社会的诸多方面。但他对自己国家的看法和认识却深受自己成长经历的影响。那时他经常听到叙利亚面临外部势力威胁的论调。因此他本人对此深信不疑。这些是西方人远无法理解的。”

阿萨德曾多次对采访过他的人说,他不会主动离开叙利亚,除非他失去了一切。他决心竭尽所能不成为第二个穆巴拉克。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叙利亚两派继续在第二大城市激战
叙阿勒坡战火剧 20万人逃难
美土携手 加速叙利亚民主过渡
叙利亚的关键时刻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恐内部瓦解?年轻党员不信党
【远见快评】台海曝3大事件 安倍点名警告习
【思想领袖】桑格:维基百科为何失败?
【秦鹏直播】加拿大鹅中国门店拒退货 惹争议
【财商天下】澳门博弈 抓洗米华追八万VIP名单
【探索时分】台湾需要核潜艇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