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保释中的杜斌:中共欲用大纪元专访罗织罪名

北京丰台国保直接参与抓捕 杜斌:其实是有中共更高层的人在下指示

人气 23

【大纪元2013年07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真香港报导)揭露中共马三家劳教所罪恶的中国记者和纪录片制片人杜斌于7月8日被保释,再一次成为国际传媒关注的焦点。杜斌10日接受《大纪元》专访时披露,中共试图用他曾接受《大纪元》采访的一篇文章为他罗织罪名,但他坚持自己无罪。

被中共密捕37天后

被中共密捕37天后,虽然背负取保候审的罪名,杜斌未来一年仍然受到诸多限制,但他依然坦荡无惧,他强调会继续“做一个人的本分”,继续拍摄和写书。

被“失踪”37天的杜斌,8日释放后,因为手机、电脑、钱包、信用卡被中共扣住,被割断和外界的通讯联络。本报10日辗转联络到他,电话中的他,笑声爽朗,和入狱前没有分别。

“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犯罪,在任何时候,审讯我的时候我也很坦然。”他说。

被中共密捕37天后,揭露中共马三家劳教所罪恶的中国记者和纪录片制片人杜斌于7月8日被保释,再一次成为国际传媒关注的焦点。图为,刚被释放的杜斌。(网络图片)
被中共密捕37天后,揭露中共马三家劳教所罪恶的中国记者和纪录片制片人杜斌于7月8日被保释,再一次成为国际传媒关注的焦点。图为,刚被释放的杜斌。(网络图片)

大纪元专访和石涛视频成所谓罪证

杜斌表示,自己是在6月1日下午两点被北京市国保总队传唤,当天被3人(两男一女)连环审讯至当晚12点。当局抓捕他,主要是因为他拍摄的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以及5月20日在香港出版《天安门屠杀》这本书。

当局以“寻衅滋事罪”抓捕他,其中被中共视为所谓一大罪证的是本报记者李真专访他的文章《杜斌新书<天安门屠杀> 揭中共杀人史》(https://www.epochtimes.com/gb/13/5/28/n3880930.htm)。以及希望之声下载的新唐人电视台评论员石涛专访他的原文(采访录:杜斌谈《天安门屠杀》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362402)

杜斌说:“他们将这两篇文章用彩色打印机打印出来,然后问我,是不是你说的?采访的内容是你说的?我就说是,他们说,是,你就签上文字,按上指模,作为证据。他们将这个作为我散布谣言的一个证据。”

杜斌笑言审讯他的国保一直在传阅这两份他按上指膜的文章,还问他关于街上坦克车把人碾成肉酱的事情,为何他会知道?杜斌就回答:“我说国外公开的刊物,六四档案里面都有,只是你没有看到而已。”

6月3日再审讯他的时候,一个女国保又指着《大纪元》文章问他,“你看文章里面写什么中共屠城?为什么别的人看你的书,马上就联想到这几个字?”杜斌当时就笑了,“在1989年6月,香港媒体报导的时候都是用‘屠城’,不是我告诉这个记者,而是1989六月香港媒体就这么写了。”对方也没有追问下去。

杜斌估计,可能这些国保看不到六四真相,接触的资讯少,才问出这样的问题。

至7月3日,他被关押第32天,女检察官提讯他时,亦提到《天安门屠杀》。“你弄了这本书,你知道会造成什么恶劣的影响?你还接受法轮功媒体的采访?”杜斌就大方表示,有关这本书,包括法国、德国广播电台,还有明镜出版社都有采访。

杜斌释放后依然笑声开朗,他形容自己是坦荡无罪。(来源:胡佳博客)
杜斌释放后依然笑声开朗,他形容自己是坦荡无罪。(来源:胡佳博客)

坦荡无罪 杜斌:我是爷们 不容酷刑女人

另一个中共关注的焦点,还是因为他5月1日在香港首映《小鬼头上的女人》,揭露马三家劳教所的酷刑。

杜斌说,当局反复问他为什么要拍摄和写书,是不是有人组织和授意?但杜斌就坚持自己做一个人的本分,“我就说因为我是一个人,我就是本着一个做人的本分,我当时告诉他们,我是一个爷们。我对发生在女人身上的酷刑、虐待,我不能接受。是一个爷们都不能接受的。”

当局审讯他时,以他没有亲眼目睹酷刑为由,质疑为何敢指控酷刑,但杜斌表示,有关马三家的揭露,最早是《视觉》杂志4月7日披露,他的纪录片在5月才发表,而且是真人实据,“他们问我有没有见过酷刑,我说这些酷刑是对女人的,我是男人,怎么可以看到?我采访了十几个受害者,她们都是不同时期进去的,她们关在不同的房间里面被虐待,她们讲述的,证明里面确实有这样的事情,如果你们觉得是虚构的话,她们可以给我作证。”

杜斌7月8日被取保候审,图为他手持取保候审通知书。
杜斌7月8日被取保候审,图为他手持取保候审通知书。

中共更高级别在关注

杜斌透露,抓他的虽然是丰台区国保,但其实有中共更高层的人在下指示,“他们亲口告诉我,有更高级别的领导关注我的事情。他们写了一些报导,关注我的情况。给我说一些甜言蜜语。我当时已经做好了坐牢的准备,5~10年。”而抓他时的国保人员还一度威胁他,“把你送进去之后 ,可尝尝牙刷的味道。”

但杜斌形容,总体而言,37天的牢狱生活,他没有受到肢体虐待,虽然吃的不好,但睡的很好。天性乐观的他,甚至把牢狱生活作为体验生活和创作的另一个体验,“观察被警方从各个地方选拔出来的精英,如何生活。”

他也有失落的时候,担心自己的父母和女友,觉得坐牢对不起他们。“流泪后,又开始笑,探望我的浦律师也流泪,但又跟着笑。”

6月20日后情况转松

狱中的人总是盼着自由的一天。坚信自己无罪的杜斌也不例外,他一直深信自己会被释放。“监狱每天晚上都在看新闻联播,当时习近平和奥巴马会面的时候,我就在想是不是要把我放掉,作为一个礼物。传唤证,从6月8日延期到7月1日,是不是7月1日要放?”

杜斌发现,6月20日关押审讯他的国保态度明显变化,从以往16页的审讯记录,缩短到只有4、5页,甚至不再高声训斥他。而且审讯时,还经常低头看自己的IPHONE,显得心不在焉。

无惧打压 继续创作和拍摄

虽然被取保候审,还未得到完全的自由,但杜斌强调,不会因此改变自己的敢言风格,还会继续创造和拍摄,包括继续作“马三家”的纪录片。“这个社会还会发生有趣的事情,活着的理由,就是要做一些有趣的事情。现在希望把我的手机、电脑,还有我的相关资料收集,还有移动硬盘,希望早点归还给我。”

出狱后,他收到不少网友留言,甚至还有一个自称“超级美女”的网友,想和他对话,甚至将他看作英雄,说中共抓捕他,反而让他形象更光辉。但杜斌并没有飘飘然,他强调,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作为一个人,正常思维的人,只需要凭着你的良心,做一些人性理解的事情,就够了。”

【今日点击】《天安门屠杀》曝光最珍贵六四照片

杜斌新书《天安门屠杀》 揭中共杀人史

相关新闻
揭马三家黑幕记录片公映 杜斌:中共心惊肉跳
郑欣然:劳教真相继续曝光 正义风暴将至
法广就马三家劳教所酷刑采访杜斌
【陈思敏】秘捕杜斌 中共心虚恐慌
最热视频
【独家视频】郭美美爆料人揭红会倒卖防疫品
【珍言真语】袁弓夷:江家赃款或作疫情赔款
【有冇搞错】赖小民案和纽时爆料 中共内斗正酣
【重播】白宫简报会:以色列与阿联酋达协议
【薇羽看世间】没有微笑权利?美国媒体病了
【重播】川普8·13发布会:经济强势回归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