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债必还 正义报冤

作者﹕秦如初
font print 人气: 43
【字号】    
   标签: tags:

李倬,福建人,是乾隆十五年的贡生。他赴京参加考试时,路过仪征地区,同行的另一条船上,有个人自称姓王名经,河南洛阳县人,也是往京城赶考的,由于路费不够,请求李倬带他同船进京。李倬答应了,二人就一路同船,又说又笑,很谈得来。

王经拿出所写的文章,交李倬看了,李倬觉得这些文章写得很清雅,只是篇幅比较短小一些罢了。

李倬与他一起吃饭,他总是把饭泼撒在地上,每次端起饭碗,只是闻一闻气味,一颗饭粒也不入口。李倬心中疑惑,就有点讨厌他。王经似乎有所察觉,道歉说:“我染上了膈膜病,所以才导致这样的麻烦,请你不要嫌弃我。”

到了京城,李倬打算租一间住房,王经又跪下请求说:“你不要害怕,我不是人。我原是河南洛阳的秀才,有点才学,应当被选拔为贡生,由于督学受贿,使我落选,我又气又恨,就死了。如今,我将到京城报仇,没有你携带我,我就进不了京城。进京城时,我担心‘城门神’会拦阻我,所以,需要你低声叫三次我的名字,那么,我就 能够进去了。”

王经所说的督学,正是李倬的老师。李倬非常害怕,想拒绝他。这时,鬼说:“你偏袒你的老师,拒绝我,即使这样,我也要去,而且还要收拾你!因为你偏袒你的老师,是错误的。”李倬没办法,只得照他的话去做。

李倬在客店住下后,就去拜访老师。老师全家的人,正围在一起哭泣,哭声一直传到门外。老师出来,对李倬说:“我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十九岁了,又聪明又漂亮,是我们家族中的佼佼者。前天晚上,他忽然得了疯病,病很奇特,他拿刀不杀别人,专要杀我。医生也说不出他的病因,这可怎么办?”李倬心里知道其中的缘故,请求说 :“让我进去看看公子吧。”话还没说完,公子在里屋笑着说:“我的恩人到了,我应该感谢他。可是,他也不能处理好我的事。”

李倬进了内室,握住公子的手,谈了很长时间,别人都不知道他们谈的什么,就更加害怕,都来问李倬。李倬就把事情的原原本本告诉了大家。于是,全家人都跪在李倬面前,求李倬向鬼说情,救公子的命。

李倬对鬼(就是那个王经,现已附身在公子身上,公子的脸色已经大变)说:“你太过分了!你因为落选的缘故,自己气愤而死,这毕竟不是我老师杀死你的。如今,你却要杀害他的儿子,让他断子绝孙,没有后代;你这样做,并不是通过正直的手法来报仇,你太离谱了。况且,我与你有香火情谊,你怎么不替我设身处地想一想呢?我应该救我老师的儿子,不能不管他呀!”

那鬼一时没话可讲,过了一会儿,才说:“ 你的话一点不错!可是,当初你的老师,得到三千两贿赂银子,怎么能让他安安稳稳地享受呢?我要损坏一些东西,然后再离开,这就行了!”鬼用手指着说:“某个房间里有一只玉瓶,价值若干,为我取来!”

家人拿来了玉瓶,鬼就将玉瓶摔碎在地。然后,鬼又用手指着说:“某只箱子里,有几件貂皮大衣,价值若干,为我取来!”家人拿来貂皮大衣,鬼就点火将大衣烧了。 做完这些事,“公子”大笑着说:“我没有怨恨了!因为你的缘故,我就饶了那老奴才。”说着,拱手作揖,作出辞行的样子(即鬼退出附体);而真公子的病,立刻就好了。

这一年,李倬考中了举人,路经德州。看见王经又来了。这一次,王经穿戴整齐,神情尊严,有随从在前面喝道,他对李倬说:“因为我接受你的意见,公正地报仇,上帝任命我为德州城隍。我有一件事,求你帮忙。德州城隍的位置被妖魔占据了,他篡夺神位,享受人间的祭祀,快有二十年了。我到任时,他一定会抗拒。我已经挑选三千名神兵,准备与妖魔决战。你今夜听到刀剑格斗的声音,千万不要去看,恐怕会伤害你。邪恶胜不了正义,妖魔自然会败走。只是必须请你写一篇文章,刻在石碑上,让百姓们都知道这件事,否则,四方的百姓未必会敬奉我。你这样做了以后,将来的地位和俸禄,也不同凡响。我要与你分别了!”说完,王经拜谢李倬,流着眼泪, 走了。

当夜,李倬听到城内城外,有兵马厮杀的声音,十分激烈。到五更时分,才平息下来。

第二天清晨,李倬前往城隍庙烧香,打算写一篇碑文。庙里的道士早已磨好墨汁,正等着他,并且说:“昨天晚上,城隍神到任,托梦给我,叫我来迎接你。”

李倬就为城隍买了一块石碑,记述事实经过,刻上碑文。这块石碑,至今还树立在德州城的大东门外。
(事据清代袁枚《子不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当初,孙权对吕蒙说:“你如今当了官,管理公务了,不可以不读书学习啊!”吕蒙以军中事情多,而推辞。
  • 人生在世,善恶有报。如果为善仍旧贫贱,是因为善报还没有到时间,不要灰心丧气,必须精进,义无反顾。
  • 皇上的话音刚落,只听王羲之在下面,高声应道:“谢主龙恩!臣今日就去琊琅放粮!”
  • 唐配沧严正的厉声说:“做好人,行好事,自然有好日子过!你有什么必要,想预先知道呢?”
  • 宋将曹彬,性格慈和,为人谦让,从不乱杀。他把抓获的妇女,集中关在一起,秘密派人保护。
  • 裘文达公的妻子熊夫人,带着裘公的灵柩回乡,途经燕子矶,按照裘公临终遗言:到关帝庙去求签,果然,得了上上第三签.....
  • 有一个囚犯,按法律规定,不应判处死刑,但转运使王逵执意要从重惩办。王逵是一个十分专横凶暴的人,只有周敦颐当面向他提出意见,劝他依法办事。
  • 真相大白后,魏明帝下诏书恢复盈氏母子的平民身份。同时把这一案情公布于天下, 要大家从窦礼被害事件中吸取教训。
  • 南朝梁代末年,襄州都军务周景温,任都军务之职。他有个仆人,勇力过人,武艺超众,常常单独带着妻子,骑驴而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