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生金泊走出来的“真金”青年

【大纪元2013年09月04日讯】

引言

生金泊,隶属于山东烟台市牟平区观水镇,是一个地处偏远的小村庄。若不是因为法轮功,确切地说,若不是因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外界几乎很少有人去关注它,更不会去关注生活在那里的人。

即使光阴过去了十几年,今天再走进观水镇,一提到生金泊村,提到生金泊村法轮功学员姜元波的家,提到姜家的儿子姜鲁广,还仍然被众多的人所熟知,“那可是给咱带来福分的好人啊,只可惜这么好的人被关进了大牢。”

缘起——鲁广的归来

时间需要回到二十年前,也就是1993年,首先从姜家的小儿子姜鲁广说起。那年,年仅十七岁的姜鲁广,为了给体弱的父母和家庭减轻负担,刚读完初中便辍学离家,只身去了威海打工挣钱。

那个时候的中国大陆,也正是法轮功开始悄然兴起。这部以“真、善、忍”为指导,引领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并能迅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法,同样以神奇的速度很快便风靡到了全国。到1999的时候,法轮功的修炼人数已达一亿人。

年轻的姜鲁广也在潮流中成为了一名“真善忍”的践行者。鲁广的懂事和孝顺,有时就连家中的大哥姜鲁刚都自叹不如。炼功后的姜鲁广看到那么多因为修炼法轮功而摆脱各种病魔困扰的神奇事例,心里自然想到了家中久患顽疾的父母亲。为了让父母尽快学到这部福益身心的好功法,早日康复,他毅然离开生活舒适的威海,回到了生金泊家中。

当时的生金泊村,人们还不知道法轮功。鲁广的归来给生金泊带来了福音,父母炼功后身体迅速康复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村,闻讯而来的村民们也纷纷跟着炼了起来,身心受益的人们不断的口耳相传。没用多长时间,姜家的小院儿就挤满了五、六十个炼功的人。

邪风四起 鲁广出走

但生来就擅长在变着花样的各种运动中给百姓们制造痛苦的中共,并没有让村民们在这个神奇的功法中体验多久,便用发动“文化大革命”一样的手法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抹黑迫害。

几十年来被共产党的各种运动搞怕了的村民们,在中共铺天盖地的政治恐吓下,有一些人放弃了炼功。但更多的人还是顶住了中共最初的那阵邪风,坚持了下来,因为他们清楚,共产党任何虚伪空洞的政治口号都帮助不了他们的健康,而教人向善的法轮功却能。

面对不惧淫威坚持信仰的这些老实村民,当时为保住乌纱帽而对上级唯命是从的村书记张可连对姜鲁广简直恨之入骨。这个最初将健康和高尚的福音带给生金泊村民的年轻人,此时在张可连的眼里,却成了不折不扣的“罪魁祸首”,因此不抓姜鲁广不足以泄其愤。

张可连为人阴险,在村中是人所共知的。其兄弟五人中,有的家属也修炼法轮功,张一度威胁要将他们送进监狱,结果这些亲属们也吓得对他战战兢兢。据村中的人们回忆说,村民们厌恶其为人恶劣,曾经在村官选举中联合起来不投他的票,但张却采取了作弊的手段,在最后划票时用自己的姐夫为其唱票,把别人的名字读成他自己,从而谋求了连任。但他的连任,也使他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几年中成了生金泊村真正的罪魁祸首。

为了避开这种荒谬得毫无理性的迫害,姜鲁广被迫再次离开家乡,重新返回威海工作。由于他平日里无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中,都坚持以“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所以表现出色,先后得到了两位韩国老板的信任和认可,他们都毫无保留的将手中的生意放手交给鲁广来打理,他们甚至把他认做干儿子,放弃了回国的想法,希望他将来能为他们养老。在那里,姜鲁广也遇到了深爱他的女友——一个在姜鲁广被迫害入狱多年后还仍然在坚持等他归来的善良女孩……

苦雨中的父母亲

姜元波夫妇(图片来源:明慧网)
姜元波夫妇(图片来源:明慧网)

姜鲁广的离开,并未给姜家带来些许的安宁。为了抓到姜鲁广并伺机迫害他的家人,张可连不断的派人在姜家附近连夜蹲坑监视。当时在埠西头派出所任职的恶警李培成开始经常带人到姜家骚扰,村里的治安主任张勇,这个平日在村里惯于偷鸡摸狗的恶棍,更是借机狐假虎威,跟在后面嚣张起来。

2001年农历腊月初一,姜鲁广的父亲姜元波,因为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绑架后,送往淄博王村劳教所开始遭受三年的残酷迫害。家中只剩下了姜鲁广的母亲,几十亩的农田基本上就由她一个人来照料,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

但即使这样,恶人们还不罢休,2002年的一天,姜鲁广的母亲正在山上干农活,恶警李培成带领几个大汉找到了山上,不由分说将她绑架到了牟平县委党校,进行所谓的强制洗脑。这一关就是二十天。

回到家中之后,他们仍然不断的一面暗中监视,一面上门威胁骚扰。李培成带领着几个恶人,经常像强盗打家劫舍一般,在三更半夜破门而入,进院后便东翻西找,弄得一片狼藉。姜鲁广的母亲被惊吓得整天提心吊胆,精神紧张到了崩溃的边缘。

而此间的姜鲁广,虽然身在威海,但自从父亲姜元波被抓走非法劳教后,就一直惦念着家中孤单的母亲,几次回到生金泊欲看望母亲,但却因为张可连派人监视紧密,所以几经家门而不能入。到后来,姜鲁广的母亲实在经受不住恶人们的如此骚扰,被迫离家出走。

2003年10月,姜元波从劳教所释放归来,回到家中,眼前的景象一片破败凄凉,房前屋后草木深深,而亲人却不见踪影。回想昔日一家人欢声笑语,几十人为追寻“真善忍”的高尚德操而围坐在一起的幸福光景,如今却恍如隔世。

姜元波并未被眼前的凄凉景象所吓倒,只要人还在,家园尚可重建,一切都可以从新开始。然而,当写着“姜鲁广”名字的入监通知书出现在面前时,那一张薄纸却似一记重锤,将这位坚强的老人击倒了… …

姜鲁广的壮举

时间还要退回到2001年。法轮功,这个倡导“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当初被江泽民叫嚣“三个月消灭”的群众团体,在中共的全部宣传和暴力机器开足了马力,经过一年多的强力抹黑和迫害之后,却依然屹立。上访的人群依然前仆后继,喊冤的声音依然响彻天安门广场。为此,恼羞成怒的江泽民授意当时正在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心腹罗干,秘密策划了一起进一步抹黑法轮功的惊天阴谋,那就是震惊世界的“天安门自焚事件”。

这起所谓的“自焚”事件,虽然因为它的漏洞百出而迅速被国际社会揭穿和曝光,但几十年来一直被迫生活在中共谎言灌输和信息封锁之中的广大中国民众,却再一次被蒙蔽了。

为了让更多的国人尽快的知道中共诋毁法轮功的真相,从而摆脱谎言和仇恨的枷锁,2002年,姜鲁广与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在威海荣成等地,利用有线电视网络,插播了法轮功真相。这一壮举,如同暗夜长空的一道闪电,划破了中共欺骗和禁锢人民的铁幕,同时,也触动了长久以来就以谎言和暴力维持独裁统治的中共最敏感、最脆弱的神经。

共产党最害怕的,就是人民知道真相!所以当电视插播成功之后,中共发了疯般的四处搜捕所谓的“肇事者”。终于在2003年1月将姜鲁广和同他一起的几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便匆匆的将几人秘密判刑,刑期高达20年。

期盼着雨过天晴

20年!如此漫长的刑期令姜鲁广的父亲姜元波感到绝望,在劳教所深受三年迫害之苦的他,完全可以想像在中共的监狱里会是怎样的磨难。这种无形的精神折磨无异于慢性毒药的侵蚀,老人的身体开始渐趋衰弱。2009年,姜元波在对狱中小儿子的忧心与思念中,黯然离世,家中再次撇下了姜鲁广的母亲一人。

虽然大儿子姜鲁刚时常过来照料,但是,丧夫失子、家破人亡的残酷给母亲所带来的痛苦,却是任何人都无法分担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原本体态丰腴的老人,如今已经变得骨瘦如柴,但她仍然坚强的支撑着这个空荡荡的家,因为在这个母亲的心中还有一个任何力量都击不垮的信念,那就是总有一天迫害要结束,儿子也一定会早日归来… …

后记

两千年前,在西方,耶稣基督为唤醒沉沦中罪业愈深的世人,走出来传法布道。此后,耶稣的信徒便开始遭受罗马帝国近三百年的迫害,手段之残忍,情节之悲壮,令后世的读史者都无不为之惊愕。可最终的结果却是,强大的罗马帝国在可怕的四次大瘟疫中灭亡了,而基督教却传遍世界。

历史在昭示一个普世的真理:迫害正信永远都不会成功,也绝不会有好的下场,这就是善与恶的因果报应。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中共对法轮功十几年的迫害持续到今天,在法轮功与中共之间,善恶的界线早已无比清晰。一个生命要怎样选择脚下的路,无论是历史的过去还是眼前的现实,都早已为你做出了明确的指引。

(文章来源:明慧网;责任编辑:简阳)

相关新闻
揭辽宁女子监狱罪恶 螺丝刀扎 开水烫 树枝插下体
联合国人权案例:河北六口之家五人离世一人命危
酷刑图:灌水、木板压头捆绑、死人床、捆绑吊胳膊
“棒老二”神奇新生 揭共产党必亡之谜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中共围剿特斯拉?马斯克被骗内幕
【十字路口】立陶宛率先抵制冬奥 中共3黑招反扑
【财商天下】中国业务亏损 华尔街为何加码投资
【舞蹈三剑客】印度舞大挑战 只排练4小时
【横河观点】疫苗难题 忌讳“Xi”的O变种
郑文杰:伦敦唐人街袭击事件早有预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