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雕刻”和时间赛跑见真技

文:采风
  人气: 4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香蕉作为雕刻艺术的素材,“香蕉雕刻”目前在日本电视节目中崭露头角,在网路上也聚焦了不少粉丝。梦幻的“香蕉雕刻”令人惊叹,它具有“时间艺术”的特点,和冰雕一样不常留,因为香蕉容易变色,雕刻完成之后,就进了雕刻师的肚子了,人们多是望照兴叹。

“香蕉雕刻”主人翁从一根香蕉开始改变了人生!这是日本兹贺县彦根市现年27岁的山田惠辅先生的人生转机的写照。山田惠辅平日在父亲的电器工事公司工作,但他还有一个自己更爱的工作领域,就是“香蕉雕刻师”。

四年前的一个日本“黄金假期”连休的最后一天,无聊在家中晃着的山田惠辅眼光聚焦到桌上的一根香蕉, 他捕捉到一瞬的灵机“雕刻香蕉”--如果从剥开的香蕉皮中露出笑脸那是什么趣味?就从那一刻起,山田惠辅持续至今四年的时间,雕刻香蕉的汤匙、小刷子和牙签就再也放不下了,而且越雕越起劲,而他也从人生的低谷走出,成了人们口中的“香蕉雕刻师”了。

在雕刻香蕉之前,山田惠辅对素描有兴趣,应用在香蕉雕刻更能精巧掌握立体造型的构型。大约费时半小时,一根香蕉在他手中可以造出动物、植物,也可以造出人物和器物,不论是主题的形貌,连主题的质感神采都维妙维肖的展露出来。

他为了雕刻每周有四天都要去附近的超市挑选直优质的香蕉买下来,一周内购买香蕉的费用曾经超过几千日元。不过他的作品无法保存,所以也无法作为商品出售,但他只要收到“我们支持你”的回响就很开心。

四年中,他吃了数百根的香蕉,完成作品约计30点,雕出的有花、马头、象头、恐龙头、鲨鱼头、冰淇淋、还有人物,政治人物、娱乐人物、卡通人物、爱神维纳斯等都雕出神采和特征。

“香蕉雕刻师”山田惠辅的香蕉雕刻作品也捕捉了公众人物的特色,图为日本搞笑艺人。(来源:视屏撷图)
“香蕉雕刻师”山田惠辅的香蕉雕刻作品也捕捉了公众人物的特色,图为日本搞笑艺人。(来源:视屏撷图)

“香蕉雕刻”不仅仅应用香蕉果实,香蕉果皮也是雕刻的一部分,它能使作品表现力更丰富。当然,选对了香蕉品种也是表现力的关键。除了最常用的一根香蕉的雕刻,山田惠辅也作出过六根香蕉的五驹马车武士。

“香蕉雕刻师”山田惠辅的香蕉雕刻中,香蕉皮也是重要的表现部分。(来源:视屏撷图)
“香蕉雕刻师”山田惠辅的香蕉雕刻中,香蕉皮也是重要的表现部分。(来源:视屏撷图)

有时电视节目也找“香蕉雕刻师”山田惠辅上节目,他的香蕉雕刻常常让观众惊叹,偶有商业广告也找过他。四月里东京的某画廊为他举办作品摄影展,结果引起更多人的回响。如今,“香蕉雕刻”这一门让雕刻艺术更添姿彩。@*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珍妮.狄克逊是二十世纪美国著名的占星家(astrologer)和特异功能者(psychic)。她对许多重大事件的准确无误的预言为她赢得了国际声誉。五百年前法国大预言家诺查丹玛斯曾预言1999年恐怖大王从天而降。他说,如果后来有一件事情发生,那么他所预言的世界末日将不存在,珍妮补充说:人类无需对诺查丹玛斯的预言感到恐怖。1999年人类不会灭亡,拯救人类的希望在东方,西方只代表事物的终端。
  • 大卫‧考柏菲最令人惊讶的表演之一是“把人变不见”了。这样的奥秘即使科学家也百思不得其解。这里提供您一个另类的解答。
  • 清两朝传统的古匣盒,早已经具有“变形金刚”的巧智慧了。
  • 在因为网路的普及而电子邮件中说“新年快乐!”的人一直在增加,结果寄贺年卡的人变少了。
  • 日本东京台东区有个隅田公园。从隅田公园,可以欣赏东京天空树。东京天空树是日本人气第一位的新景点、全世界最高的自立式电波塔。从这个隅田公园的“两层长椅”观赏东京天空树视野非常开阔,因为设计者别有用心就把它设在拍照的最棒位置上呢!这个椅子也是有点与众不同的长椅,它是两层的设计,可以容纳更多人欣赏好风景的长椅。
  • 电影《阿凡达》在全球掀起了3D的热潮,“3D地画”(3D Street Painting)的炫丽在这股3D浪潮中更加吸引人的目光。
  •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1947年与菲立普亲王共结连理,当年特制的结婚蛋糕被珍藏至今,现在一片拍卖价1,750英镑(约美金2,751元)。(telegraph.co.uk网页撷图)
  • 已逝的印度数学家夏琨塔拉‧戴维心算比电脑还快,人称“人脑计算机”。
  • 从1839年创业以来,“泉平”寿司店一直把酱汁添上新的酱汁,未曾见过底,因此,“泉平”的荷包寿司的口味,其他商店都无法仿效的。这在历史时光中熔炼出来的酱汁口味,也是无法重制的,除非时光能够倒流。
  • “南京玉帘”的名字里有“南京”,所以有的人以为“南京玉帘”发祥于南京。但是其实“南京玉帘”发祥于日本。由于当时在玉帘前加上大“明”的首府“南京”的名字,就强调了“玉帘”的珍稀,增加“南京玉帘”的表演价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