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雕刻」和時間賽跑見真技

文:采風
  人氣: 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香蕉作為雕刻藝術的素材,「香蕉雕刻」目前在日本電視節目中嶄露頭角,在網路上也聚焦了不少粉絲。夢幻的「香蕉雕刻」令人驚嘆,它具有「時間藝術」的特點,和冰雕一樣不常留,因為香蕉容易變色,雕刻完成之後,就進了雕刻師的肚子了,人們多是望照興歎。

「香蕉雕刻」主人翁從一根香蕉開始改變了人生!這是日本茲賀縣彦根市現年27歲的山田惠輔先生的人生轉機的寫照。山田惠輔平日在父親的電器工事公司工作,但他還有一個自己更愛的工作領域,就是「香蕉雕刻師」。

四年前的一個日本「黃金假期」連休的最後一天,無聊在家中晃著的山田惠輔眼光聚焦到桌上的一根香蕉, 他捕捉到一瞬的靈機「雕刻香蕉」--如果從剝開的香蕉皮中露出笑臉那是什麼趣味?就從那一刻起,山田惠輔持續至今四年的時間,雕刻香蕉的湯匙、小刷子和牙籤就再也放不下了,而且越雕越起勁,而他也從人生的低谷走出,成了人們口中的「香蕉雕刻師」了。

在雕刻香蕉之前,山田惠輔對素描有興趣,應用在香蕉雕刻更能精巧掌握立體造型的構型。大約費時半小時,一根香蕉在他手中可以造出動物、植物,也可以造出人物和器物,不論是主題的形貌,連主題的質感神采都維妙維肖的展露出來。

他為了雕刻每週有四天都要去附近的超市挑選直優質的香蕉買下來,一周內購買香蕉的費用曾經超過幾千日元。不過他的作品無法保存,所以也無法作為商品出售,但他只要收到「我們支持你」的回響就很開心。

四年中,他吃了數百根的香蕉,完成作品約計30點,雕出的有花、馬頭、象頭、恐龍頭、鯊魚頭、冰淇淋、還有人物,政治人物、娛樂人物、卡通人物、愛神維納斯等都雕出神采和特徵。

「香蕉雕刻師」山田惠輔的香蕉雕刻作品也捕捉了公眾人物的特色,圖為日本搞笑藝人。(來源:視屏擷圖)
「香蕉雕刻師」山田惠輔的香蕉雕刻作品也捕捉了公眾人物的特色,圖為日本搞笑藝人。(來源:視屏擷圖)

「香蕉雕刻」不僅僅應用香蕉果實,香蕉果皮也是雕刻的一部分,它能使作品表現力更豐富。當然,選對了香蕉品種也是表現力的關鍵。除了最常用的一根香蕉的雕刻,山田惠輔也作出過六根香蕉的五駒馬車武士。

「香蕉雕刻師」山田惠輔的香蕉雕刻中,香蕉皮也是重要的表現部份。(來源:視屏擷圖)
「香蕉雕刻師」山田惠輔的香蕉雕刻中,香蕉皮也是重要的表現部份。(來源:視屏擷圖)

有時電視節目也找「香蕉雕刻師」山田惠輔上節目,他的香蕉雕刻常常讓觀眾驚嘆,偶有商業廣告也找過他。四月裡東京的某畫廊為他舉辦作品攝影展,結果引起更多人的迴響。如今,「香蕉雕刻」這一門讓雕刻藝術更添姿彩。@*

責任編輯:謝秀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珍妮.狄克遜是二十世紀美國著名的占星家(astrologer)和特異功能者(psychic)。她對許多重大事件的準確無誤的預言為她贏得了國際聲譽。五百年前法國大預言家諾查丹瑪斯曾預言1999年恐怖大王從天而降。他說,如果後來有一件事情發生,那麼他所預言的世界末日將不存在,珍妮補充說:人類無需對諾查丹瑪斯的預言感到恐怖。1999年人類不會滅亡,拯救人類的希望在東方,西方只代表事物的終端。
  • 大衛‧考柏菲最令人驚訝的表演之一是「把人變不見」了。這樣的奧秘即使科學家也百思不得其解。這裡提供您一個另類的解答。
  • 清兩朝傳統的古匣盒,早已經具有「變形金剛」的巧智慧了。
  • 在因為網路的普及而電子郵件中說「新年快樂!」的人一直在增加,結果寄賀年卡的人變少了。
  • 日本東京台東區有個隅田公園。從隅田公園,可以欣賞東京天空樹。東京天空樹是日本人氣第一位的新景點、全世界最高的自立式電波塔。從這個隅田公園的「兩層長椅」觀賞東京天空樹視野非常開闊,因為設計者別有用心就把它設在拍照的最棒位置上呢!這個椅子也是有點與眾不同的長椅,它是兩層的設計,可以容納更多人欣賞好風景的長椅。
  • 電影《阿凡達》在全球掀起了3D的熱潮,「3D地畫」(3D Street Painting)的炫麗在這股3D浪潮中更加吸引人的目光。
  • 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1947年與菲立普親王共結連理,當年特製的結婚蛋糕被珍藏至今,現在一片拍賣價1,750英鎊(約美金2,751元)。(telegraph.co.uk網頁擷圖)
  • 已逝的印度數學家夏琨塔拉‧戴維心算比電腦還快,人稱「人腦計算機」。
  • 從1839年創業以來,「泉平」壽司店一直把醬汁添上新的醬汁,未曾見過底,因此,「泉平」的荷包壽司的口味,其他商店都無法仿效的。這在歷史時光中熔煉出來的醬汁口味,也是無法重製的,除非時光能夠倒流。
  • 「南京玉簾」的名字裡有「南京」,所以有的人以為「南京玉簾」發祥於南京。但是其實「南京玉簾」發祥於日本。由於當時在玉簾前加上大「明」的首府「南京」的名字,就強調了「玉簾」的珍稀,增加「南京玉簾」的表演價值。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