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生活:圆 梦

马亦生

人气 11

【大纪元2014年02月11日讯】,谁能说得清呢?又有什么好说的呢?可是我说的这个梦是我一生中最特别的,而且时隔十多年又被验证了的,所以,我想告诉你。

这是十多年前做的一个,那时我还在国内,大儿子还刚上小学。

有一天我梦见我带着小儿子去参加大儿子的初中毕业典礼。会场上的人很多,可是所看见的人面貌都不很清晰,只有大儿子西装革履的,带着眼镜,很清秀的样子,个子比我还高,在梦中显得很特别。我心里只觉得奇怪:我初中、高中毕业时都穿的是校服,到他们这一代改穿西服了?还有身边那个顽皮、可爱的小男孩:两、三岁的样子,他就在那自己玩着,时不时看看大哥哥、大姐姐们表演的节目,跟着大家鼓掌、欢呼,接着又自己玩。他就是我的二儿子吗?可是梦中怎么没见到老婆呢?不会是改嫁了吧?……梦的具体场景不是非常清晰,但印象却很深刻,所以第二天我把这个奇怪的梦讲给了家人和朋友。

你还想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生二胎?是不是想要老二想疯了?不怕被罚款吗?大家都这么开玩笑说,我也随口应和着:哪能呢,哪有这个命哟,做梦而已!

接下来的岁月中,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为了过更好的生活、为了挣更多的钱,我努力着、拚搏着、奋斗着。我买了一套房、两套房……我得糖尿病了……为治病我改行学中医了……我修炼法轮功了……我们全家到芬兰来生活了……这看似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中,我的内心却越来越明白,人是有宿命的,但也看你的选择,如果你有了正确的选择,你的命运是会往好里改变的。现在我身心健康,家庭和美,这都是我修炼法轮功所得的福报。这不,还圆了十多年前的梦呢。

全家来到芬兰以后,生活也安定下来,每天都那么宁静、平和,没有了往日的轰轰烈烈。怀上老二后,一天,我突然想起了我的那个梦,我真的有命生个二小子吗?一个朋友说:“去医院查查是男孩还是女孩?我说不用查,肯定是男孩!因为我十多年前就知道是个儿子。” 他又问:“怎么知道的?”我说:“做梦做的。”他笑了:“哈!你不是在说梦话吧?”结果,还真的就生了个儿子。从此,那个梦就一直萦绕着我,我真的想知道那个梦是否真是那么回事。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转眼小儿子就快两岁了,大儿子也要初中毕业了。“这只是时间上的巧合吗?”那段时间里,这个问题不经意间就会从我脑袋里蹦出来。

2012年5月31日,星期四,那天,是大儿子的那个翘首期盼了很久的初中毕业庆典日,也是我暗暗等待了不少时日的考证日。一大早他就穿上了妈妈事先为他准备好了的新西服、新皮鞋,我为他打上了新领带,看上去是比我当时穿校服精神多了,“真的改穿西服了。”我在心里跟自己说。儿子说他先去学校参加活动,毕业典礼上午10点开始,请我们准时参加,这时妈妈说:“你爸爸带弟弟去吧,我就不去了。我在家做好吃的等你们回来。”我心里又嘀咕开了:“噢!怪不得我梦中没有你,原来你不去啊!”可儿子说:“今天对我来说可是重要的日子,妈妈怎能不去呢?”他执意请妈妈去,妈妈也就答应了,儿子高兴地去学校了。我这心里又上下活动:“得了!这又去了,看来现实和梦还是有差别的。”

带着小儿子出门总是事儿多,三个人开车到儿子的学校是还是晚了10分钟。只见会场外挤满了人,在芬兰,平时总感到人很少的,看来今天这真是个盛会啊。我们挤到会场门口一看,会场是个室内体育场,里面已经坐满了人。虽然晚了可也得进去呀,我发现会场右侧还有空就想去那,可是平日不爱热闹的妻子怎么说也不想到里面去了,说她在外面就行。我只好抱着小儿子进去。

找好了位置站好,可平时乖乖的小儿子这时就是不愿被抱着,非要下地自己玩。我只好放下他,他就爬到我右侧看台的过道上坐着,因为那空着,还好,小孩子总是被容忍的。

这时,我发现了大儿子在我左侧这排的中间坐着。我站的位置可以看到前方的表演,大儿子在我的左侧,小儿子在我的右侧,他就在那自己玩着,时不时抬头看看大哥哥、大姐姐们表演的节目,跟着大家鼓掌、欢呼,接着又自己玩。

此刻,十多年前的那个梦境再次浮现在我的眼前,那会场的气氛、我所在的位置、我看两个儿子的角度、小儿子的一举一动,一切都那么的若合符节,再想到在会场外面没进来的妻子,十年前的疑问也在这一瞬间得到了答案:“原来是这样!圆了,圆了,怪不得说梦是圆的呢!”

相关新闻
北欧生活:老饕红菇中毒记
北欧生活:想说爱你太容易
北欧生活:采蘑菇的老姑娘
北欧生活:采的蘑菇吃不完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力挺川普 佛州州长蹿红
【秦鹏直播】民主党窝里反 拜登被夺核武权?
【微视频】耶伦打击比特币 马斯克坏华尔街好事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谎言谋霸5套骗术
【军事热点】中共南海部署战机 台海冲突升级
【重播】中共强摘器官研讨会 多国议员专家参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