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花瓶引发前婆媳官司 英妇女倾家荡产

人气 141
标签:

【大纪元2014年04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马千里英国报导)威尔士一名妇女家中一个乾隆花瓶卖出23万镑的消息,在几年前成为英国许多媒体争相报导的消息。但是这名妇女的前婆婆表示花瓶是她借给前儿媳的,要求得到卖花瓶的钱。现在这名妇女输了官司,面临几乎倾家荡产、夫离子散的命运。

2009年,家住威尔士北部Ruthin的妇女安德烈娅•卡兰(Andrea Calland)在家中的车库里发现了一个中国花瓶,决定把它卖掉,为女儿买一台笔记本电脑作为生日礼物。她原本指望卖个几百镑钱,但是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花瓶是中国清代乾隆皇帝使用的珍品,拍卖成交价高达22.8万镑。大把的钱从天而降,卡兰还没来得及高兴,她的前婆婆就出面表示,那个花瓶是她借给自己的儿子的,是他们的传家宝,前儿媳的这笔钱应该归她。

随后,前婆婆伊夫琳•加洛韦(Evelyn Galloway)将卡兰告上法庭,要求她归还买花瓶所得的巨款。她和儿子聘请的律师还阻止拍卖行把钱支付给卡兰。钱被三家律师事务所分开存放,直到官司结束才能支付。

双方开始了漫长的官司。在法庭上,加洛韦通过律师表示,1990年她把花瓶借给儿子和儿媳,他们搬家的时候把花瓶带走了,儿子和儿媳在2001年分手,2008年,儿子决定找到那个花瓶,但是每次他和前妻见面的经历都不愉快,此后他们不知道花瓶的去向,直到从报纸上看到消息,并且一眼认出了花瓶。她说,花瓶对于她来说具有历史重要性和私人情感,她至今还留着当初父亲购买它的时候的原始目录。

卡兰则表示,她原先以为这个花瓶是自己在学生时代购买的小东西中的一个,或者是自己的父亲留下来的,并不知道那是婆家的财产,而且即使是婆家的东西,它已经跟随自己18年了,因此有权把它出售。

最终法庭裁定卡兰在拍卖花瓶的时候虽然没有不诚实的行为,但是她没有权利拍卖别人的东西,应该支付18万镑给自己的前婆婆。卡兰还面临10万镑的费用,包括她自己的律师费、对方的律师费加利息,生活立刻陷入困境。

倾家荡产、夫离子散

47岁的卡兰有三个孩子,她认为那个乾隆花瓶是不祥之物,给她带来厄运,使她倾家荡产。她说:“那是一个丑陋的瓷器,五英尺高,做工粗糙。你在中餐外卖店里就能看到那样的东西。它毁了我的生活,我希望自己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它,因为它,我失去了我在这个世界上拥有的所有的东西。我欠了超过10万镑的律师费,我已经失去了卖花瓶得到的钱。真可笑,我当初只是想把它卖了花几个钱给我女儿买台手提电脑。我简直不相信,就因为这个愚蠢的花瓶,我陷入了这样的混乱。如果我破产了,这不是我自己选择的,我按时支付所有的费用,我没有很多债务。我已经有两年没和自己的孩子们过圣诞节了,我使用了所有的存款,当了首饰,卖了车,没有电脑,我家里大部分家当都已经卖了。我给那个(花瓶)新的主人写了电子邮件,他是一个很有声望的中国古董买家。他相信它被诅咒了,尽管他在全世界登了广告,但是就是没法把它卖出去。”

卡兰现在唯一的财产就是她心爱的房子。她说:“我没有沙发,没有电视,没有冰箱,房子里只有一张床、洗衣机和一个做饭用的煤气炉。下一步,他们会强迫把房子拍卖。2009年法庭裁定后我立刻就把房子放到市场上出售了,要价21万。现在贬值到17万镑了,因为它卖不出去。这里是洪水风险区,洪水使许多人放弃了。下个阶段,他们的律师发来律师信,说我什么都不做,所以房子卖不出去。我尽了一切努力,安了新的地毯,使房子状态良好。如果4月底还是卖不出去,他们就会再把我告上法庭,又会产生更多的我承担不起的费用。如果它被拍卖了,还是不够支付所有人的费用,我就有大麻烦了。”

她打算上诉,但是她原先的律师已经不再营业了,联系不上,而她面临的债务却在与日俱增,这意味着她已经没有钱再打官司了。

不仅如此,因为那个花瓶,卡兰与她的三个孩子的关系也陷入僵局。她有三个孩子,包括和前男友的儿子26岁的奥利弗、和前夫的两个女儿21岁的索菲和16岁的菲比。现在这三个孩子几乎都不跟她说话了。奥立弗是一名麻醉师,索菲是见习护士。小女儿菲比与妈妈的关系也不好。

卡兰表示,这都是因为她和前婆婆打官司。她说:“奥立弗不和我说话了。索菲也是,我上一次看到她还是在2012年她过生日的时候。我给她打电话、发短信,但是她没有接过。她看起来已经选择了站在哪一边,这让人非常不安。我是在为我的孩子们尽力。”

加洛韦对于前儿媳的处境丝毫没有同情。她说:“她说她的孩子们不和她讲话了,但是原因很明显。她为了钱使孩子们经历那样的痛苦。”

卡兰对于这种指责感到目瞪口呆。她说:“我说站在我的角度上想一想,然后再说我是为了钱吧。我一生都在工作,但是抚养孩子和持家26年之后,我什么都没有了──即使我没有做错任何事。”

如果卡兰仅剩的房子被出售或者拍卖,她将无家可归。她说:“我一点都不知道会住在哪里,尽管有几个朋友愿意让我住在他们家里空着的房间里。我只是希望重新开始我的生活,这样我的孩子们会回到我身边。”

各执一词

乾隆花瓶拍卖已经三年了,但是卡兰和前婆婆之间的关系仍然非常紧张,她们互相指责对方贪婪。卡兰说:“在那个花瓶被证实很值钱之前,没有人对它有一丝的兴趣。尽管她比我有钱多了,艾芙琳有法律援助金,她很高兴看到自己家里到处都是古董,而我却被赶到大街上。她不能把它们都带走,但是我希望,她确实在死的时候知道她毁了我的家庭。她是一个悲伤、贪婪的老女人,给人带来这么多的伤害。她从来都不会感到幸福,因为她从来都想要得到更多。我感到受到背叛,因为这是一个我曾经爱戴过的人,是我的孩子的祖母。我不能理解她怎么受得了自己。”

据卡兰的前婆婆76岁的加洛韦讲述,这个花瓶是她的父亲在1956年从摩西塞德的一个文物拍卖会上买回来的,死后把它传给了自己,在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卡兰和自己的儿子还没有离婚的时候,她把花瓶借给他们。但是卡兰表示,她和前夫分手后,婆家从来没有要求她归还那个花瓶。

加洛韦对于自己的前儿媳感到同样不满。她说:“实际上是她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卖了。然后她咬住那笔钱不放,下定决心想要据为己有,甚至把自己的房子也搭上了。底线是,她自己选择上法庭的。我们从来都没有希望会那样。我们上庭的时候打赢官司的几率是90%。她只有10%的机会,却把房子压上了。我们不能理解她为什么很长时间之前没有放弃。她很难过,但是这是她自己选择的。”

卡兰回忆花瓶拍卖后的第二天,她接到了拍卖行的电话,告诉她成交价,同时说警方想要跟她谈谈,因为有人说那个花瓶是偷来的,并且建议她找一名律师。她说:“我简直不敢相信,一方面是花瓶的价钱,一方面是我可能是偷了花瓶。我很惊讶。自从我和史蒂芬分手后,关系一直紧张,但是我没想到她会卑鄙到这个程度。”

加洛韦则从自己的角度看这件事,她说:“我们从报纸的头条上看到了花瓶拍卖的消息,立刻知道那是我们的花瓶。我们必须要行动。那不是她的,我们不能袖手旁观,看着她把那笔钱拿走。”

见过警察后,卡兰提出把卖花瓶的钱的一半分给婆婆,条件是婆婆要把钱用来给自己的两个女儿成立一个基金会。但是加洛韦拒绝了。她说:“这是不能接受的,因为这会把我的另外一个孙女排除在外–我另外一个儿子的女儿。而且我们知道安德烈娅可能会用某种方式操纵局面,最终会得到这笔钱。这是我们决定上庭的原因。”

带来厄运的乾隆花瓶

卡兰在家中发现的乾隆花瓶是镀金铜制成的,形状是一头熊把这个双筒花瓶放在自己的背上,还有一支鹰落在熊的头上,双翅张开。花瓶的图案是带有颜色的珐琅质制成,从做工来看,非常精致,可能是乾隆皇帝的御用品。据信,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有人把它从北京的颐和园里抢走。

这起花瓶引发的前婆媳官司引发许多英国人的兴趣。有人表示,如果这个花瓶只卖了五镑钱,前婆婆就不会说什么了。还有人表示,双方的贪婪导致了这场官司。前儿媳因为贪心出售了原本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而且如果双方庭外和解的话,她也不会落到这个地步,而那位前婆婆原本不重视那个花瓶,根本就没有把它当作传家宝对待,只是在听说前儿媳把它卖出了大价钱才知道花瓶的价值,那笔钱不会使她幸福的,因为她对自己的孙女、孙子的妈妈做出那样的事情。这场官司中唯一的赢家就是双方的律师。

英国近年发现的高价中国文物

2010年1月,一对老夫妇把家中的一个旧花瓶出售,此前50年里它一直被当作雨伞架使用。经鉴定,这个花瓶是清代乾隆御用青花瓷瓶,价值50万镑。

2010年11月,一名退休律师和他的妈妈把从亲友那里继承来的一个花瓶出售。这个乾隆御用粉彩花瓶卖出了4,300万镑的天价,但是买主中国富商王健林拒绝付款。2013年初,花瓶被另一位远东的买主买走,售价2,500万镑。

2011年2月,一名退休老人把一个青花抱月瓶拿出来鉴定。没想到是明初永乐年间的珍品,而且是现存的这个时期此类花瓶中最大的一个,估价约100万镑。

2011年6月,英国女王过世母亲王太后的教女生前收藏的一批中国玉器拍卖,共16件,其中部分是乾隆御用品,拍卖价高达1,250万镑。

2013年5月,一对清嘉庆年间的御制粉彩瓷瓶在伦敦的佳士得拍卖行以123.7万镑的价格成交。

2013年10月,多塞特的一个普通人家把一个装干花的瓮出售,没想到竟然是乾隆珍品,售价15万镑。

(责任编辑:周成)

相关新闻
御用乾隆花瓶 被当伞架半世纪
大扫除发现的乾隆花瓶 7千万美元卖出
英国老妇状告前儿媳私卖乾隆花瓶
空欢喜 天价乾隆花瓶英国卖主未获分文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中共军机不打自伤 台海难得安静
【思想领袖】基辛:用正义判断 不做有用的白痴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