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语触怒黑龙江省长 七旬老太家破人亡

人气 164

【大纪元2014年05月02日讯】近八个月时间的音讯全无,心急如焚的家人终于找到了姜连英的下落,2014年4月11日,经过三番五次的交涉,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见到了她。

现年七十岁的姜连英见到家人,就迫不及待地打听百岁老母身体的状况,家人怕她承受不住打击,没敢告诉她老母亲已在八个多月前去世了……

姜连英一家一年之内遭遇家破人亡,只是因为路边的标语触怒了黑龙江省的省长,从而引发的血腥冤案至今还在继续着。

真相标语震怒黑龙江省长 50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据知情者透露,2013年新年,时任黑龙江省省长王宪魁(现黑龙江省委书记)在哈同高速公路依兰至宏克力地段,看见跨线桥上悬挂的“法轮大法好”、“法办周永康”等内容的标语和用彩色漆喷的“天灭中共”、“三退保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标语后,大为震怒,直接下令黑龙江省公安厅厅长、省政法委副书记孙永波立案追查。

随后,黑龙江省公安厅、哈尔滨市610、哈尔滨市公安局、依兰县委政法委等部门,开始了大规模的搜捕行动。

依兰县公安局、方正县公安局,事先对依兰县内、达连河镇、三道岗镇、道台桥镇、团山子乡等地的法轮功学员先拟好名单,由黑龙江省公安厅技术处处长亲自到依兰县指挥,通过特务手段获取法轮功学员的手机号码,每半个小时一次跟踪定位,对不知道其手机号码的法轮功学员,就到住家附近蹲坑。

2013年3月29日晚6点,依兰县及周边的方正县、通河县等地的公安局、派出所警察同时统一行动,当晚就疯狂绑架了30多名法轮功学员,并在之后几天时间内,一共连续绑架了50人。

百岁老人在对女儿的牵挂中凄然离世

团山子乡69岁的姜连英就是在3月29日晚上被警察绑架的。

姜连英被绑架后,家人一度不知她的下落,直到三天后的4月1日下午,才知道姜连英被劫持到哈尔滨第二看守所(鸭子圈)。姜连英的丈夫怕103岁高龄的老岳母承受不住打击,一直都不敢告诉她姜连英被绑架之事。但是老人见不到女儿就怀疑她被中共警察绑架了,因为自99年“7-20”以来,姜连英被绑架、非法劳教过两次,姜母一直都很担心女儿再次被绑架。

女儿不见了踪影,老人一连四、五天吃不下饭,身体虚弱,整天默默地坐在那里流着泪,眼巴巴地望着门外。

姜母原来住在安徽姜连英的老妹妹家,后因姜妹身体不好无力照顾好老人,姜连英把母亲接回自己家已四年多了。103岁的老母亲在姜连英的精心侍候下,身体非常硬朗,不但生活能自理,夏天还能独自到户外乘凉。

姜连英被绑架后,只剩下年近七旬、身体不好的老伴一人在家,根本无力照顾老人,迫不得已把老人从黑龙江送到安徽。长途跋涉、一路颠簸,老人家身心疲惫,虚弱不堪,心里还时时牵挂着女儿的安危,从此一病不起,最终含着泪离开了人世。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老人都不知道女儿身在何方。

姜连英的故事

姜连英家住黑龙江省依兰县团山子乡,她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性情淳朴善良,只是从小就弱不禁风,结婚后更是一身病,全身麻木、冠心病、高血压、心脏病、肝病、浑身无力等,家里家外什么活儿都干不了,生活的重担都压在丈夫身上。

1998年9月份,姜连英在朋友的介绍下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她虚弱的体质就获得了根本的改变。修炼法轮功两、三个月后,姜连英全身的病都神奇地消失了,从此,不管是家务活儿还是庄稼活儿,样样都能干,甚至还能放羊。放羊可不是谁都能干的活儿,赶着羊群一天下来得走几十里的路,而姜连英带着干粮,早出晚归,却不觉的累,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不例外。

然而,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姜连英平静的生活被打碎了。那时,中共当局开始了对法轮功史无前例的迫害。

说真话 被两次劳教

法轮功好不好,修炼的人最清楚,可是许多不修炼的人并不清楚,尤其是在中共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下,很多不明真相的人对法轮功充满了敌意与仇视。

在这种情况下,姜连英和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开始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就是因为说了真话,姜连英先后两次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劳教四年零三个月。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姜连英遭到了令人难以想像的各种屈辱和酷刑折磨。在给《明慧网》的一封投书中,姜连英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2000年年底,我去北京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等在那里的便衣警察带走了。后来我家乡的团山子派出所和乡政府去人,非法把我押解回来了,直接送到依兰县看守所,后送到万家劳教所迫害一年。

“在万家劳教所期间,恶警王恩光、王中华逼我写‘三书’,不写不让睡觉,不让说话。2001年6月17日,因上饭堂吃早饭没报数,刑事犯吴海英对我拳打脚踢,用胶带把我的嘴粘住,用绳子把我吊在床上。当天大队长武金英把我关进了小号,被男警察用绳子吊在铁门上,他们打我嘴巴子,用脚踢、用电棍电我。”

2003年9月底,恢复自由、回家没多久的姜连英再次被警察绑架,原因是“来运动了,找你到派出所唠唠。”之后姜连英又被非法劳教了三年零三个月。

“在万家劳教所,恶警于方莉(女)、科长姚福昌叫我骂师父,被我拒绝。他们把我弄到管教食堂罚蹲,我不从,他们就对着我的脸上、身上拳打脚踢,打累了,又叫我坐老虎凳,用电棍电脸部、胸部、身上各处。就这样折磨我两天一宿,直到我休克、抽搐,不省人事才罢休。……”

“2004年黄历五月初四,有关的‘领导’到万家劳教所搞所谓‘慰问演出’,恶警在台上诽谤李老师、诽谤大法,我要恶警住嘴,叫他们还我师父清白,并喊‘法轮大法好’,一群恶警、管教几十人一拥而上把我拖到十二队车间,对着我的脸、头部、全身各处拳打脚踢,而后又把我弄到三楼集训队坐铁椅子。姚福昌用电棍电我的脸、头、胸部及全身各处十多分钟。让我坐了七天七夜的铁椅子,昼夜由刑事犯看着,不让睡觉。一吴姓科长穿着大皮鞋,猛踢铁椅子,把铁椅子踢翻了个……”

再被非法判刑 音信全无

2013年3月29日晚,团山子派出所的警察再次绑架了当时已69岁的姜连英,之后用构陷的所谓“案子”加以迫害。

姜连英三次被绑架迫害,家人深知中共的邪恶,深知依兰县政法委、610、公检法的人根本就不讲法律,流氓成性、为所欲为,所以家人为姜连英聘请了北京正义律师做无罪辩护。

2013年8月21日,依兰县法院对姜连英非法庭审。即使在公诉人被姜连英的代理律师质问的哑口无言、法官也认为姜连英应该被无条件释放的情况下,姜连英不但没有被释放,还从此音信皆无。

在中共政法委、“610”的指使下,依兰县公检法机构先后五次对当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莫志奎、孙文富、张金库、刘凤成、费淑芹、徐峰、李大朋等十四人进行了一连串的非法庭审,先后非法判刑,刑期从三年至十三年。后有消息称,多人在狱中遭受了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张金库、莫志奎等人已被折磨得生命垂危。

非法庭审之后近八个月的时间里,姜连英的家人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姜连英的判决书和入监通知书等,也没有人告诉他们姜连英在哪里,身体状况怎样。姜连英被绑架时穿的是棉衣,现在春夏秋冬都过去了,家人也不知道她的衣食如何……

几经周折 终见一面

2014年4月,姜连英的家人历经周折终于找到了姜连英的下落。4月11日,姜连英的丈夫、女儿等一行四人来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经过三番五次的交涉,终于见到了姜连英。

姜连英见到家人就迫不及待地询问老母亲身体的状况,家人怕她承受不住打击,没敢告诉她老母亲已在八个多月前去世了……

现在,姜连英的老伴一人住在空荡荡的家中,为了打发孤寂的时光,经常推着三轮车出去捡废品。

姜连英的老伴孤苦伶仃一人坐在家中。(图片来源:明慧网)
姜连英的老伴孤苦伶仃一人坐在家中。(图片来源:明慧网)

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有多少个家庭,像姜连英一家这样,只为了祛病健身、做一个好人,就被迫害得家破人亡,还有多少他们的亲朋好友被陷入了恐惧和悲伤之中。

(责任编辑:简阳)

相关新闻
袁斌:劳教所没了,“变相劳教所”还在
杜阳明:代替劳教的“训诫中心”是中共换汤不换药的卑鄙
被强灌屎尿酷刑逼供 河南大学生含冤坐牢10年
疑被劳教所施不明药物 黑龙江女子含冤离世
最热视频
【时事军事】最强防空导弹 在以色列空袭中沉默
【思想领袖】罗杰斯谈黑暗政权及其帮凶
【珍言真语】何良懋:社交媒体与现代科技垄断危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