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国宝级发明家的出中国记(下)

图:因研发“长脚”仿生轮胎而被誉为“国宝”级发明家的李石生。(李石生提供)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6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岳洛杉矶报导)原中共元老、中纪委主任李坚之子李石生,因在轮胎技术上有重大突破,研发的“长脚”仿生轮胎具有不可估量的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成为中国业内知名的“国宝”级发明家。然而在国内面对奸人当道,李石生最终被逼离中国。三年前他获得美国EB1A特殊人才签证,不到半年就拿到了绿卡。

回国发展遇到资金瓶颈

  在90年代初,李石生通过个人关系在社会上筹集到几十万块钱,虽然不多,但一心搞研发的他没想太多就干起来了,很快就把模具做出来了。但产品研发是烧钱的活儿,据媒体报导,在1995年,法国米其林公司科研费是6.68亿美元,美国固特异是3.69亿美元。如果没有政府或企业的资助,靠技术人员筹资搞研发,实在是困难。李石生在生活上尽力节俭,只要筹到一些钱,就用来研发、做检测、申请专利,但难以为继。直到十几年后还有人取笑他说,“当初申请专利的钱如果用来买几处房子,早就发了。”

总理批文大力开发 拨款仍遭截留

1997年4月,党刊《光明日报》总编室在向中央一层反映情况时,以“机密”件详细汇报了“青年发明家李石生在车轮研究上取得重大技术突破”,文中写道,“西方发明轮胎后的一百多年来,基础性突破屈指可数。从早期的实心胎到充气胎是一次革命;从充气胎到子午线胎是又一次革命。而仿生轮胎的技术突破不亚于前两次。19世纪40年代末,法国米其林兄弟发明子午线轮胎后,凭借科技创新与技术优势,米其林从区区小作坊,发展成1996年可年产轮胎10亿条、年销售额133.62亿美元的大公司。”仿生轮胎的市场潜力会更大,而且还有关键的一点,仿生轮胎技术的实施无需专门的设备和太多投资,基本上只要换一套模具即可生产,技术升级成本低,非常适合中国的现实条件。
  
为此,中国专利局于1997年特别发送“关于推广实施仿生轮胎专利技术的函”给化工部、国家经贸委、科委和机工部,请求各部委支持,以实现“超越我国现有轮胎产品与国外产品的十多年的技术水平差距,并一举获得领先地位。”也就是说,这些官员也看到了,仿生轮胎技术不仅有现实的经济与社会效益,甚至还有借机在国际上“一展国威”的政治意义。
  
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邹家华先后批示两次,要求相关部委机关配合,要大力发展仿生轮胎技术。然而,当时好不容易批下来准备做研发经费的几百万元资金,因为中共体制的限制,必须全部划拨给国企北京首创轮胎,结果后者将大部分资金截留,也不给予实际的研发支持,让李石生大失所望。

“馅”料十足的李鬼式诈欺

当时,李石生自己成立有北京石生伟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他本人任法人代表和董事长。在寻求研发经费的过程中,他接触到不少表示看好这个技术、可以帮着找资金的人,有几个先后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公司。李石生遗传了父亲的正直,又天生一个专注搞科研的脑子,没有防人之心,不成想,很多人都只是想借用他的名声去骗钱、捞私利。最离谱的是,一个名叫俞岂凡的合伙人,自称与当时党魁江泽民有关系,竟背着李石生起草假的董事会决议,将公司法人代表和董事会换成了一个名叫“朱志福”的人,以江苏中洋集团的名义入股。然而,李石生对朱志福是谁一无所知,压根没有见过,与所谓的中洋集团也从未有来往。所有造假资料都是由好心人拿到后交给李石生看,李石生才知晓,否则还一直蒙在鼓里。
  
根据造假资料,俞岂凡在1999年3月份还伪造了一个所谓的专利权转让登记,上面原专利权人李石生的地址填写的是数字“11”,受让人填写的是“北京石生伟业科技开发有馅公司”,“露馅”的“馅”,而地址也不是石生伟业的真实地址,造假水平实在是糟糕。另根据其他一些线索,李石生怀疑,他们还有可能安插了一个住在南京冒名顶替“李石生”的人。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造假搞欺诈呢?在认清这些人的真实面目之后,李石生分析说,这些人没有真本事、又一心捞私利,擅长花言巧语,自以为有关系、有势力、从李石生身上已经搞到足够的去其他地方行骗的资本了,同时又嫉贤妒能,害怕有真本事的人,所以匆忙造假、妄想把李石生踢出去。

中共“模范法官”公开索贿故意错判

由俞岂凡等人把持的北京石生伟业公司又联手北京首创轮胎,搞所谓的仿生轮胎开发,宣传资料上堂而皇之的使用李石生的研发成果与他之前在国内外多个机构做过的试验数据。李石生知道后一纸诉状将其告上法庭,当时海淀法院负责审理该案件的是经常在媒体露面的“
  
模范党员”、“模范法官”、民五庭庭长宋鱼水(现任副院长)。然而,据知情人透露,宋鱼水主动拿着资料找首创轮胎的人威胁说,你们侵犯李石生的专利权,人家这可是证据确凿的。结果是首创作为国企拿着百姓的钱去行贿,在二审的时候,宋鱼水判李石生败诉。荒唐的是,判决书上的日期竟然比起诉的日期还要早。这场闹剧让李石生对中共体制彻底失望。“本来都是相信法律才去打官司,这下让人看清楚了,中国社会都被蛀虫蛀空了。正义长期得不到伸张,这个社会长不了。”

出走海外,继续专注仿生轮胎研究

在国内面对奸人当道,那种志不得抒的心情无异于让人窒息而死,最终李石生被逼离开中国,三年前获得美国EB1A特殊人才签证,不到半年就拿到了绿卡。回忆国内经历,李先生眉头紧皱,“他们无论怎么折腾,也只是以此为幌子骗钱,折腾不出真东西来。真东西都在我的脑子里。”李先生今年已经65岁,他说,“我来美国不是养老来了,我得抓紧时间把仿生轮胎技术进一步研发、应用推广,美国是一个鼓励创新、注重产权保护、能做实事的地方,我希望能利用这个环境,以我的智慧和技术为人类造福,对得起上天给我这个脑子。”◇

评论
2014-06-29 12: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