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红色势力渗透法拉盛系列报导(二十)

中共在法拉盛的帮凶李华红面临后续官司

中共设各类侨团变相从事特务活动 美国反间谍部门有专门条例针对

在纽约法拉盛多次参与围攻、谩骂法轮功学员,并因攻击法拉盛居民程长河被皇后区检察官刑事起诉,图为2011年11月18日,李华红在法庭聆讯后黯然步出皇后郡刑事法庭。 (杜国辉∕大纪元)

人气: 7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4年08月29日讯】 导语:纽约检察官质问中共在法拉盛的特务打手李华红摆摊“反X教”的资金从何而来时,李华红张嘴结舌,顾左右而言他……当时检察官询问李华红“既然没工作,资金从何而来?”

(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2011年8月26日,法拉盛熙熙攘攘的缅街街头,李红华站在“华人反X教联盟”摊位旁,身后是盛津小吃店,一名小个子日本女游客(法轮功学员)指李华红摊位的标语不符合事实, 被壮硕的李华红狠狠抓着胸部推搡,内衣都被扯出。

身穿一件“六四”衬衫的程长河正在回家的路上,见状上前劝阻,被李华红及其同伙打伤。程长河报案后,皇后郡检察官对李华红提起刑事起诉, 经过17次庭审,纽约皇后区刑事法院对李华红定罪,2013年1月8日判其有条件释放,条件是被告进行心理治疗及守行为一年 。

在纽约法拉盛多次参与围攻、谩骂法轮功学员,并因攻击法拉盛居民程长河被皇后区检察官刑事起诉,图为2011年10月18日上午,李华红出现在纽约皇后郡刑事法院,据陪同受害人程长河到法院的王先生介绍,李华红经过程先生身旁时,向程先生挤出笑脸,但令人感到笑容背后的复杂心态。 (杜国辉∕大纪元)
在纽约法拉盛多次参与围攻、谩骂法轮功学员,并因攻击法拉盛居民程长河被皇后区检察官刑事起诉,图为2011年10月18日上午,李华红出现在纽约皇后郡刑事法院,据陪同受害人程长河到法院的王先生介绍,李华红经过程先生身旁时,向程先生挤出笑脸,但令人感到笑容背后的复杂心态。 (杜国辉∕大纪元)
   
李华红天津人,纽约“全球华人反X教联盟”主席,2008年5月起每天在法拉盛缅街街头摆设一张桌子,从事污蔑法轮功的活动,多次暴力袭击法轮功学员,也因此被纽约警方多次逮捕。《纽约邮报》报导,2012年1月21日,中共政法委系统的官员朱一彪(化名)特别到纽约向李华红颁发“敢斗奖”。
  
“李华红还逃脱了更大的罪”
程长河2011年来美国前在中国做了20多年的兼职律师 ,对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比较了解一些,踏上自由民主的美国土地,上街看到李华红“反X教”的桌子,摆放着同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仇恨宣传(与中领馆在海外诋毁法轮功宣传口径相同的)材料时,心里一震。
  
程长河说,稍微关心一点中国政治的人都知道,1999年江泽民以个人代法、以党代法来镇压法轮功,而却不根据法律。“因为国内没有给予法轮功国民待遇,搜家、搜查、抓捕都不出示任何证件,完全是把他们当作是战争时代的敌人。”
  
“实际上,反X教组织就是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在海外的延伸,”程长河说, 李华红虽因攻击他人而被定罪,但事件发生的背景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所以事情还没有结,“李华红还逃脱了更大的罪,这个案件最重要的、最关键是李华红的‘反X教’摊位,是在帮中共掩盖真相、散发邪恶谎言、煽动仇恨的一个摊位。”
  
在皇后区刑事法院的一次庭审中,检察官盘问李华红既然没有工作,她所摆的“反X教”摊子的资金从何而来时,李华红张嘴结舌,顾左右而言他……
  
美国外国代理人注册法案
时空转换,现在人们很难想像当年二战前夕为德国纳粹服务的宣传员,在美国民众中大量散布言论,混淆视听,操控民意的情形,事实上,二战前夕美国的确出现了这么一幕。有一张美联社的照片,记录下了1932年4月1日,两名身着制服的美国纳粹分子站在他们纽约办公室的门口,门口窗玻璃上写着大大的NSDAP,就是通常所简写的“纳粹党” 。
 
纳粹德国对宣传工作极端重视,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纳粹代理人在美国进行宣传和颠覆活动引起了美国社会舆论的不安,美国国会于是在1938年制定了《外国代理人注册法案》(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简写FARA),以后又多次进行修订 。
外国代理人注册法案:若没向美国司法部注册就为外国机构散布宣传言论者属违法
外国代理人注册法案:若没向美国司法部注册就为外国机构散布宣传言论者属违法
  
FBI费城新闻发言人克雷福曾就此类话题接受过大纪元记者采访。他说,为帮助人们明辨是非,就需要让人们知道这些言论散布的“特殊身份”,如果民众知道散布这些言论的是纳粹分子,自然就知道如何去对待这些人和他们所散布的言论。
  
“外国代理人”登记处归反间谍部门管理
在美国司法部FARA的网站(www.fara.gov)上,有对该法案的详细介绍。《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案》制定的最初理由是严控“纳粹宣传”,至今依然有效,调整之后成为一部专门对外国利益集团及其代理人在美国的“具有政治影响能力或准政治影响能力”活动进行管理的法律。
  
克雷福说,该法案的用意是:确保美国政府和民众知道这些试图影响美国公众舆论、政策和法律的散布者的身份,和他们所散布宣传(propaganda)信息的源头。
  
外国代理人登记处归司法部国家安全局(National Security Division or NSD)下设的反间谍部门(Counterespionage Section or CES)管理。
  
为美国以外政府散布宣传的人都要主动向美国司法部注册
根据这项法律,为外国政府(美国以外的)散布宣传的人都要主动向美国司法部注册,并向美国检察官递交散发的宣传资料,此外还要求散发人在散布言论之前的10天内,向美国司法部报备。 
  
如没向美国司法部注册,就开始为外国机构散布宣传言论,就属于违法行为。违反这项法律的非政府组织以及负责人将会被处以罚款,甚至可能受到刑事处罚。
 
“外国代理人”在公开活动时需声明所代表的外国委托人
所有受到外国直接或者间接委托在美国从事政治活动的个人或组织,除了登记外国代理人外,必须一年两次公布活动情况报告及其收入支出报表,内容包括从外国获得的资金及宣传物品的数量、用途,以便司法当局和公众掌握其与国外机构的关系,同时还要在它们的宣传品上显着注明“外国代理人”的字样,并将每份材料的副本提交司法局报备。
  
这项要求不仅针对直接受外国雇佣或按外国要求进行“政治活动”的个人和组织,还包括“间接”为外国服务的个人和组织。
  
司法部每年向国会提交一份根据该法案登记的外国委托人情况的报告。
  
触犯法律者——面临高达10年的监禁
大纪元记者问:“如果违反了这项法律,会有什么后果?”克雷福先生回答说,美国第18款第951条法律(18 USC 951)是专门为那些受外国政府操控的个人和团体制定的,如果他们不首先通报美国司法部,就开始为外国政府或机构散布宣传言论,将面临罚款或者(或同时)遭到不超过10年的监禁。
  
根据法律,在西方社会若在当地从事为本国政府游说、公关等活动,通常要公开、合法注册后才能代理这类业务。若从事收集情报、在西方国家延伸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政治活动、限制他人宗教信仰或煽动仇恨等活动,那就是特务行为,也是触犯美国法律的行为。

对李华红案展望: 要求驱逐离境
一场官司结束了,然而,事情远未结束。2012年至今,程长河起诉李华红、盛津小吃老板耿青及“全球华人反X教联盟”理事长朱立创的另一场民事官司仍在进行中,或者说,才刚开始。
  
历史上,只有纳粹德国和共产党国家设有权势极大的宣传部,这是专制政权的重要特点,因此中共政府与其他国家最大不同是,它的“代理人”活动不局限于刺探军事科技、经济、外交等情报,而是把另一主要精力放在监控异议人士的活动上,也就是对本国同胞的迫害上。
  
程长河希望通过后续的官司,向纽约州政府提出撤销李华红的摊位,要求驱逐离境,他说:“对任何专门帮中国共产党在海外露出头面的这些行为都必须要给予回击,这是我对李华红案件今后的一些展望。”

延伸阅读 
根据美国司法部给美国国会的2013年度报告显示,只有七家中国机构向美国司法部注册在案,分别是:
  位于华盛顿DC的中共驻美大使馆
  位于纽约的中国商务部海外代理
  位于纽约的中国日报(China Daily)发行部
  位于纽约法拉盛的人民日报(People’s Daily)海外版
  位于纽约的中国旅游局
  位于麻省的新发药业有限公司
  位于加州的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
  位于维州的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
  
总体注册为“外国代理人”的不到1000个,而在美国国会注册的游说组织大约有两万多个,实际情形远超登记数目。 2010年《华尔街日报》在“未注册的外国代理人案件”一文中披露,司法部加强对“外国代理人”的管制,近年来调查抓获了一批向“外国政府”服务的、未注册的俄罗斯、以色列、古巴、委内瑞拉、伊拉克、中国、印度、苏丹等“外国代理人”。

触犯“外国代理人注册法案”而被定罪的华裔通常关联间谍案  
目前因触犯“外国代理人注册法案”而被定罪的华裔通常是和科技间谍案和经济间谍案连在一起, 比如麦大志(Chi Mak)、钟东蕃(Dongfan Chung)。

2008年3月25日,中共间谍麦大志被加州联邦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4年半。麦大志妻子赵丽华(Rebecca Mak)被判刑3年,期满后将被驱逐出境。 (网络图片)
2008年3月25日,中共间谍麦大志被加州联邦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4年半。麦大志妻子赵丽华(Rebecca Mak)被判刑3年,期满后将被驱逐出境。 (网络图片)
  
华裔麦大志(Chi Mak),1940年出生于中国广东省广州市,1985年入籍为美国公民,2008年被加州联邦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4年5个月。据美联社报导,当陪审团的裁决被宣读时,麦大志先是面无表情,随后泪水在眼眶打转。据悉,麦大志除了身败名裂外,并且为聘请律师付出了惊人的费用,该笔费用远远超过中共给他的报酬。中共不但毁了麦大志的前程,而且给了他最致命的打击:否认与麦大志案有任何牵连。
前波音航空公司工程师钟东蕃,为中共从事经济间谍、担任中共的代理人,于2009年7月在圣塔安那联邦法庭被定罪。(网路图片)
前波音航空公司工程师钟东蕃,为中共从事经济间谍、担任中共的代理人,于2009年7月在圣塔安那联邦法庭被定罪。(网路图片)
   
华裔钟东蕃(Dongfan Greg Chung)在中国大陆出生,后入籍美国,是前波音航空公司工程师,为中共从事经济间谍、担任中共的代理人,于2009年7月在圣塔安那联邦法庭被定罪。据彭博社报导,联邦调查局在搜索钟东蕃的住所时,发现中共官员给钟东蕃的一封信上说:“你能为我们效力是你的荣耀。” 负责钟东蕃一案的美国检察官斯坦博说,钟东蕃将老死在监狱中,联邦法庭对钟东蕃的严厉审判带有警示之意。 
  
“你来到美国是寻找自由的,而不是进监狱的。”一名美国FBI负责人说。(未完待续)

(欢迎来信爆料,或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导的看法:editor992@gmail.com,传真646.349.5995。)
  

责任编辑:季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