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按摩女的另外出路》系列之二

美国梦变噩梦 按摩女走上不归路(上)

人气: 33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10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据10月26日《69电视》新闻消息,一个刚刚到达美国5天的43岁中国妇女因卖淫被抓。她是在宾州斯特劳斯堡(Stroudsburg)一个按摩店附近和卧底警察扮演的“嫖客”见面时被抓的。

赵梅(音译,Mei Zhao),43岁,广州人。她向警察交代说,有人把她用正常签证从中国带到纽约,然后从纽约带到这个地方。她住在一个叫做Vivi Bodyworks的按摩店里。警察是通过网络上的一个广告联系上她的。赵梅在电话里说,她可以为他做性服务,价格是半小时130美元。警察答应了之后,她就让他先到斯特劳斯堡的缅街700巷,然后再给她打电话。警察到达约定的地点,给她打了电话。一会儿,卧底警察和他的同事看见一名亚洲妇女从缅街的701巷走了过来。她上前拥抱了一下这个卧底,然后告诉他跟着她。他们一起来到了按摩店前,她掏出钥匙开了门。这时候几个警察逮捕了她,然后以卖淫罪将她关在宾州孟洛郡(Monroe County)惩戒所里。法官允许她以5,000美元保释。

警察在赵梅的按摩店里发现了简单的寝具、餐具和淋浴器,以及一个装着几件衣服的行李箱,警方相信这是赵梅从中国带来的。他们还发现这个按摩店里装有监控摄像头,认为这是人贩子用来监视卖淫女的。据赵梅交代,过几天就会有另外一名女孩来代替她,她会被带到其它地方的按摩店去。警察们目前正在调查把赵梅运到纽约的人贩子。

上面这个新闻中赵梅的经历和“家庭避难所”在过去一年中接待的近200名中国妇女的故事极为类似。“家庭避难所”是纽约35家为人口贩卖受害者提供服务的机构之一。他们从去年6月起到现在已经服务了190名中国受害者了。

据该组织的律师王若熙说,这些中国妇女平均年龄40岁,一般都是初中以下文化水平,当然也有少数的大学毕业生。她们多来自吉林、深圳、重庆或者江苏。大多数在中国离过婚,很多人经历过家暴,离开中国时自己带着孩子一个人生活,前夫也不给孩子抚养费。这些妇女在中国的家中上有老,下有小,生活条件非常拮据。后来是在微信上,或者听朋友的朋友说,在美国打工容易,可以做餐馆、做指甲、做按摩或者卖服装,每月可以挣几千美元呢。于是,她们就向亲朋好友借钱,有3万5万的,也有十几万的,到旅行社办了个旅游签证,只身来到了美国。

这些来自中国最下层,到纽约讨生活的中年妇女一般都在肯尼迪机场入境,也有从纽瓦克入境的。在中国时,她们就知道有人会在机场接机。但是她们没有想到从肯尼迪到法拉盛之间仅仅20分钟的车程竟然要花掉200~400美元。从纽瓦克机场入境的人一般先到曼哈顿华埠,然后从那里乘坐小巴到法拉盛。目的地都是一个家庭小旅馆。一个屋子住了5、6个中国人,一宿的房钱是10~15美元。

下面就到了找工作的时候了。从固定渠道来的,一般会直接打某个电话号。而大多数自己来美的妇女,这时才第一次知道,在纽约打工是要许可证的,即工卡。没有工卡只好去美甲店。甲店老板碰到找工的新手,一般会让她们先当学徒,打杂打扫卫生,学徒期间不给工资或者低工资。这时,旅店老板就会推荐按摩店的工作,说“那种工作不需要培训,边干边学,还挣钱。”有的人也碰到过劝她先去什么学校交300块钱学习按摩的。这时,她们又会得知一个令人绝望的信息:按摩店也是要持证工作的,无证按摩被抓到属于“刑事重罪”。她们只好拿来报纸,有几家华文报纸上整页整页的都是按摩店的广告。打电话过去,对方一般只问她们几个简单的问题:“什么时候来美国的?多大年龄?有没有经验?来试试吧。”

无论是被人带到纽约,还是自己一个人来的,从这一刻起,她们的人生轨迹再次交汇在一起:都是对方叫她们到“图书馆后面”,或者“中国银行”门前,或者某个超市里面见面。年龄大一些的妇女会被告知:法拉盛年轻人好干活,你这么大岁数了,去外州吧。这些人于是就坐上了汽车,从法拉盛消失了。一直到像上面新闻里的赵梅那样,因卖淫被警察逮捕而出现在某个法庭上。(待续)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