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之家:大陆网络自由度全球最差

人气 753

【大纪元2015年11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萧桐美国华盛顿DC报导)中共对民众网络媒体言论自由打压升级,大陆网络自由状况不断恶化,国际非营利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在“2015网络自由报告(Freedom on the net)”中指出,中共网络言论自由在所有受调查的65个国家中最差,并严重影响了世界网络、媒体自由程度。

中共网络自由状况最差

这份超过九百页的报告,详细描述了每个受调查国家的具体情况。该报告根据上网障碍、内容限制及侵犯用户权利三方面,对65个国家进行评分,其标准为0分最佳,100分为最差。中国大陆获得88分,在所有国家中垫底。在侵犯用户权利方面,大陆获得40分满分为最差;在上网障碍方面得分18分(最差25分);在内容限制一项中则被评为30分(最差35分)。

2014年11月,中共制定反恐法草案,要求所有电信和互联网服务公司为政府提供“后门”访问和加密密钥的副本。2015年初,中共加大对提供代理服器公司的堵截,并通过向一些网站发出虚假网络安全证书,密集攻击部分用户。以网络安全名义大量恐吓、监视、拘捕民主活动人士和维权人士。在继2014年自由度达到20多年以来最差后,大陆网络自由度继续下滑,由去年倒数第二位下滑到今年的倒数第一。

“中共紫”令人担忧

中共不仅对中国大陆六亿互联网用户进行网络封锁,同时向世界其它国家输出监控、审查技术。全球网络自由度连续5年下滑,2015年第一次出现世界上身处不自由地区的民众数量超过拥有自由的民众人数。在网络自由报告示意地图上,自由之家用紫色代表了非自由国家,今年紫色第一次成为自由地图的主导颜色。

《经济学人》杂志的媒体编辑加迪‧爱普斯坦(Gady Epstein)表示,中共用各种手段将自己的专制模式向世界“输出”。“几年前,我在哈萨克的首都阿斯塔纳(Astana)进行调查访问时,发现哈萨克政府用来进行网络监控活动的所有设备、技术,都来自中共。同样,埃塞俄比亚、埃及、东亚等国家,他们的监控技术和设备,也都由中共提供。”今年,这些国家的网络自由程度,都毫无例外的恶化。

《经济学人》杂志的媒体编辑加迪·爱普斯坦(Gady Epstein)
《经济学人》杂志的媒体编辑加迪·爱普斯坦(Gady Epstein)

网络自由报告项目主任莎娜‧凯利(Sanja Kelly)表示,目前全世界有30亿网民,中国大陆网民人数超过其中的20%,大陆网民的自由状况,会直接影响到世界网络的自由程度。
网络自由报告项目主任莎娜•凯利(Sanja Kelly),“中共紫”令人担忧。(萧桐/大纪元)
网络自由报告项目主任莎娜•凯利(Sanja Kelly),“中共紫”令人担忧。(萧桐/大纪元)

所有人都面临选择

爱普斯坦表示,打开中共网络专制这个“潘朵拉之盒”的国家是美国。“如果溯本求源,中共的网络体系是由美国帮助建立的。中共之所以可以在网络监控领域达到技术世界第一,是因为非国家安全性全民监控技术在民主国家不可能得到发展。”

前美国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大使、人权观察全球事务总监艾琳‧多纳霍(Eileen Donahoe)认为,维护网络自由不是某些国家或者一个国家自己的任务。“我必须要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定要对这一现象采取行动,有所选择。因为现在网络与现实世界的分界越来越模糊,网络影响世界正常秩序和安全格局,这已经不是一句玩笑话。”多纳霍认为,目前所有处于半自由的国家也都在面临选择,“是选择西方国家的民主模式,还是中共一直在推广的专制监控模式,这些国家本身正在面临选择的关键时刻”。

前美国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大使、人权观察全球事务总监艾琳•多纳霍(Eileen Donahoe)。(萧桐/大纪元)
前美国驻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大使、人权观察全球事务总监艾琳•多纳霍(Eileen Donahoe)。(萧桐/大纪元)

最近,美国社交媒体公司脸书(Facebook)高层与中国大陆的频繁接触,让人有众多猜测。爱普斯坦以美国领英(LinkedIn)为了拓展大陆市场使用人工审查并限制大陆用户发布政治敏感信息为例,评论在利益冲突中如何取舍。“每一个想要进入大陆市场的人都要问自己一个问题:为了经济利益,我能做到什么地步?两种选择非常直接清楚:要么放弃良知,与中共合作;要么坚守自己的信念,与中共划清界线,和谷歌和雅虎一样拒绝防火墙的围堵。”

多纳霍强调:“网络封锁波及甚广,所有的人都在其中,任何人都必须要对黑与白进行选择,没有人例外,不管你是一个政府,还是一家公司。”

公民运动或改变现状

中共的专制之网越收越紧,大陆社会自由状况总体正在滑向危险的边缘。自由报告中国大陆区域作者曼德琳‧厄普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在65个国家中,有43个国家的网络自由度要优于媒体新闻自由度。不幸的是,中国大陆这两个方面的情况都十分糟糕。”

报告中也指出,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和技术应用个人化,网络封锁已经越来越难以实现。专制政权更多采取删除内容,以及对发帖个人进行迫害的管制手法。

“我们看到一种趋势:在施行网络实名制后,当独立用户发完一个被认为是威胁的内容后,就有警察带枪上门,威胁你删帖。网络言论管制由技术封锁向简单粗暴、毫无技术含量的方向发展。”爱普斯坦表示,因此这种管制越来越具体、暴露,威胁到个人,使得更多的民众意识到监控管制的存在,进而自发组织反抗。

与之相应的,越来越多的公民运动开始涌现,反抗专制对自由和人性的箝制。今年六四纪念日前,国际“匿名者”组织发起抗议中共网络封锁的“中国行动(OpChina)”,大陆民间对各种翻墙软件的研发,都预示了中国大陆公民自发反抗网络封锁的趋势。据CNN10月26日报导,中国大陆目前有超过200家专门研究破网软件及相关服务的民营公司。反网络封锁在大陆正在形成一种产业和风气。

爱普斯坦、多纳霍和凯利一致认为,虽然现在世界网络自由状况不容乐观,但随着越来越先进的技术、更多的信息流通及公民运动的成长,网络自由的现状必然会改变。#

责任编辑:夏实

相关新闻
自由之家:中国仍不自由 专制愈发强势
自由之家:中国大陆新闻自由降至低谷
港新闻自由严重恶化跌9位
中共军报批网络自由 外界忧因言治罪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与夫人佛州演讲:投票给美国未来
【横河观点】中共猎狐行动在美国受挫
皮肤干燥发痒?一碗银耳汤解秋燥 润肤抗老
【新闻看点】FBI斥中共在美猎狐 五中闭幕释信号
【远见快评】川普胜选3理由 蓬佩奥突访越南
【拍案惊奇】大选日极左骚乱?中共邻国纷投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