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陆民众声援香港占中被捕 开庭喊打倒中共

因声援香港占中的南方街头运动人士谢文飞和王默,被中共以“涉嫌煽动国家政权罪”逮捕,19日在广州中级法院开庭。(网络图片)

人气: 451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11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采访报导)因声援香港占中的南方街头运动人士谢文飞和王默,被中共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日前在广州中级法院开庭。谢文飞在被法警抬入法庭时一路高喊“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中国”,而王默也高喊“打倒共产党”进入法庭。

他们在庭上自辩时指出,中共短短六十几年就残酷迫害死近一亿人,是一个血腥残暴的反人类的政权,他们被按煽颠罪既是耻辱也是荣耀。律师介绍他们陈述时,整个法庭鸦雀无声,他们说出了很多人心里想说但又不敢说出的问题。他们两人的答辩词在网上也引起很多的共鸣与赞赏。

庭外戒备森严 10辆警车3辆大巴

南方街头运动人士谢文飞和王默等人,因为去年声援香港占中运动上街拉横幅,于10月3日在广州增城被抓,次日就被当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遭刑事拘留,10月10日再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逮捕,关押一年后,才于19日在广州中级法院开庭。

原计划11月19日、20日两天开庭,却在周四一天就庭审完毕,下午5点多结束。法庭没有当庭宣判,将择日宣判结果。

庭外,中共当局戒备森严,动用大量警力,至少10辆警车3辆大巴,不允许除家属外的围观民众旁听,并且抓了一些现场声援的民众,对外地的还直接遣送回原地。有些人还被提前约“喝茶”、遭警告。

因声援香港占中的南方街头运动人士谢文飞和王默,被中共以“涉嫌煽动国家政权罪”逮捕,19日在广州中级法院开庭。庭外布置大量警力。(网络图片)
因声援香港占中的南方街头运动人士谢文飞和王默,被中共以“涉嫌煽动国家政权罪”逮捕,19日在广州中级法院开庭。庭外布置大量警力。(网络图片)

因声援香港占中的南方街头运动人士谢文飞和王默,被中共以“涉嫌煽动国家政权罪”逮捕,19日在广州中级法院开庭。庭外布置大量警力。(网络图片)
因声援香港占中的南方街头运动人士谢文飞和王默,被中共以“涉嫌煽动国家政权罪”逮捕,19日在广州中级法院开庭。庭外布置大量警力。(网络图片)

谢文飞:就是杀遍天下所有的公鸡,天还是要亮的

谢文飞与王默两人都是一路高喊口号进入法庭。据知情者介绍,谢文飞从看守所到法院,一直高喊“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中国”,被法警抬着进入法庭,而王默则高呼“打倒共产党”的口号进入法庭。

庭审中,谢文飞要求公诉人明确起诉书中“攻击我党”的“我党”是哪个党, 法庭对该问题作出回避不予回答。谢文飞向法庭指出他所受指控完全是政治迫害,并坚持自己无罪。他还当庭正告:“就是杀遍天下所有的公鸡,天还是要亮的!”

谢文飞在自辩时表示:“今天,我被以煽颠罪这个特殊的罪名起诉,即是个人的耻辱,其实也是所有人的耻辱,但它同时又是我的荣耀,历史将会证明这一点。”

他还当庭揭露自己在广州越秀区看守所遭围殴、被“定镣”酷刑(就是四肢被铐在同一个直径八厘米左右的铁环上)整整26小时,后改为“八字镣”酷刑(就是环扣环将双脚铐在一起),前后15天,其中有2天米水未进。

王默:颠覆中共政权既是我的宪法权利也是自然法则

王默在他的自辩词中说:“面对这样一个短短六十几年就迫害死一亿多国人生命的黑暗、邪恶、血腥、残暴的反人类政权,我主观意愿想颠覆它,既是我的宪法权利,也是自然法则,除暴安良,以暴制暴永远都是被压迫者的天赋人权。颠覆这个政权我没有罪,有罪的是那些每个毛孔都滴着国人鲜血的刽子手,是那些坚持独裁制度的当权者,是那些替这个政权效劳的一切打手,帮凶、走狗们。”

最后陈述中,王默表示:“尽管知道自己的辩护相对审判结果是徒劳的,不会改变我坐牢的结果,但是我希望通过辩护能让法庭之外的更多人看到,看清这种专制独裁制度邪恶本质,看明白专政独裁制度是万恶之源,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共政权在几十年间犯下的滔天罪行,以及这种万恶的专政独裁制度延续下去仍然会给我们和我们的后代带来无穷的灾难包括生命的代价,它们此前反人类,现在仍然反人类,将来也必将反人类。”

律师:此案庭前与开庭中多处违法指控不成立

王默的辩护律师覃臣寿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介绍, 此案从立案到开庭超过了6个月以上,一般规定从立案到判决3个月,这已经是严重的超期羁押的犯罪行为了。

另外,此案没有按法律规定提前三天书面通知被告人和辩护律师开庭时间,他们不让被告人和辩护人好好做准备工作。还有,王默和谢文飞在看守所受到酷刑,王默主要是受到同监舍人员的殴打、体罚,没有获得跟外界通信联系的权力。

覃臣寿律师表示:“此案子移送检察院后,律师才被允许介入。每次律师去会见,两人都要被搜身、从新换一套衣服才能见律师,他们想递交相应的控告材料给律师都没有办法。他们曾经就所受的非人道待遇和超期羁押向有关机构投诉控告都没有得到相应的回复与处理。”他认为超期羁押是变相的非法拘禁。

庭审中律师也指出有二个违法之处:首先,法院想快速推进庭审,因此公诉人举证时有一个简化程序,没有让被告人获得一一核对的权力,基本上捆绑举证,显然侵犯了被告人的辩护权。

另外,王默在进行答辩时,法官敲法槌不让王默进行最后陈述,经过律师和被告人的抗争,合议庭同意,就让王默读完他的整个陈述。

覃律师认为,“按照一般常识来说,这类指控是不能成立的,他们被关押超过一年二个月。关的越久,公检法在此案的捆绑就越紧。法院的判决都会迎合检察院和公安机关的指控。”

律师:他们对中共政权不抱幻想底气十足

在中国大陆的庭审中,很少有异议人士或政治犯高呼这样的口号。覃律师介绍,他们两人是因为对于中共的发家史、建政史都了解比较透彻,并具备一些基本政治常识,所以他们认为这个执政党没有权力禁止他们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反而他们在庭上显得底气十足。

而且他们两人对中共现有的体制根本不抱任何希望,而其他被指控同类问题的政治犯,他们或多或少对法院、公检法、当局存有幻想,希望从轻发落,通过他们恳切的言辞获得法官的良心发现。但谢文飞与王默他们不对此抱任何希望,所以(反共)态度决绝。

律师介绍庭上一幕时表示,“当他们宣读最后辩护词时,全场基本上都是鸦雀无声。他们可能是说出了很多人心里面已经想的,但一直不敢说的问题。这些问题可能他们或多或少都在思考之中,但一直不敢表达。”#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5-11-24 6: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