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青年觉醒争民主 港台学运风起云涌

香港专上学生联会秘书长罗冠聪(中)表示,雨伞运动的形成及抗争强度都是始料未及,因为这是港政府的愚蠢、错误政策以及历史偶然所造就的一场运动。(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3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北报导)近几年,港台澳公民运动可谓风起云涌般的出现,并且互相声援、连结,台港两地的学生,都开始积极地参与、关怀国家的未来。香港雨伞运动、318太阳花学运,一直到最近的“反黑箱课纲运动”,这三个违反“程序正义”所衍生出的运动背后,都面临着国家认同、教育、民主政治遭到威胁的处境。

港台学运 真正对象是中共政权

香港、台湾两地运动有许多相同之处,这几年彼此多有密切交流、分享经验。在参与香港反国教运动后,前学民思潮发言人、前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长张秀贤认为,首先要认清对手,才有成功的机会。

张秀贤说,他充分体认到,自己的对手并非香港政府,而是北京政府;他也提醒,台湾目前的公民抗争,“真正的对手并非台湾政府,而是中共政权。”

2011年香港政府计划将“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列为学校必修,使学生建立对中国国民身份的认同。香港政府“先推行后检讨”的方式,因违反程序正义,引起香港人民反对。一群积极参与公共社会事务的中学生成立“学民思潮”,透过倡议、沟通与占领政府总部的方式,引领香港的“反国教运动”,最终促使香港政府搁置“国教科”的计划。

2014年3月,台湾因立法院违反程序强行通过“两岸服贸协议”,造成许多公民团体及青年学生反弹,进而共同发动318占领立法院事件。

紧接着2014年9月,香港“专上学生联会”与“学民思潮”为争取真普选发动了罢课集会,并启动占中运动。近日,台湾高中生针对教育部违反程序的高中课纲微调,开始了“反课纲运动”。

2015年台湾“反黑箱课纲微调运动”,让课纲微调暂缓,以及让教师自由选择新旧教科书,且教育部保证未来新课纲拟定,要更公开透明和多元参与。8月6日结束占领行动,全面转由“返校深耕”模式,继续反黑箱课纲的抗争。

港人明白“开放的中共不存在”

香港怎么看待学生运动?香港专上学生联会秘书长罗冠聪认为,香港、台湾不太一样,过去因为受到八九学运中共屠城影响,到2000年香港社会气氛都很低落,香港社会运动近几年才比较蓬勃,且民众对年轻人、社会运动都不抱以支持与期盼,有任何问题都不愿站出来反抗,只愿委托议员出面斡旋解决。

现在有一个很明显的现象,香港民众对民主派过去不断对中共抱有期望的态度感到不耐,批评民主派只会温和的抱着“中共经济强大,政治也会随着一同开放”的错误认知。

罗冠聪说,民主派最大问题,就是落在这框架里思考中港问题,现在香港人都明白“开放的中共是不存在的”。

香港老一派的思想,总期盼香港“民主回归”,只要香港回归,久了自然会有民主,这种论调早已死亡。因随着香港在97年主权移交,经过30年民主争取过程,开放的中国是不存在的,只会愈来愈极权,港民对中共的思考方式已明显转移。因此期望新生代的年轻人,可以冲撞体制,改变现状。

政府错误政策 成为学运推手

学民思潮成员钟礼谦认为,反国教的背后,是官员的政治问题,且香港不是透过普选选出来的政府,不需向700万港人负责,香港首次出现中学生的一股团结力量,最大的困难在于许多家长思想上非常亲北京政府,认为民主不重要,只要可以吃睡就好,这是整个社会运动所要面对的困难。

罗冠聪提到,雨伞运动的形成以及抗争强度,都是始料未及,因为这是揉合著从过去到现在港政府的愚蠢、错误政策,以及历史偶然所造就的一场运动。台湾也是如此。

公民抗命概念 植入香港人心

去年雨伞运动中,大学生率先发起罢课,而后中学生加入;大学生罢课第一天就聚集1万3千多名大学生,而香港所有大学生总数才8万多人,100多位教授在街头开设公民讲堂为学生授课,让港人看见学生力量,进而促成后续的占领中环行动。

尤其2014年香港政制改革,香港依旧无法选择自己的特首,其实这个假普选是造成庞大抗争的第一大背景因素。

第二大因素就是“占领中环”,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提出以商讨日、电子公投、公民抗命等形式,争取2017年特首普选,并得到一个有公民授权的方案,最后酿成引起国内外关注的雨伞运动。

这些论述,可以简单进入港民视野,对公民抗命有基本了解,对接下来日后抗争有所准备。这让平时温和不敢抗争的港人勇于进入一种博弈状态,要真普选,不然就去占领中环。罗冠聪认为,“这对香港最大的意义,就是把公民抗命的概念引进香港百姓家门。”◇

责任编辑:芸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