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社会福利竞赛 地方财政现隐忧

台中市推出“托育一条龙”,将0~2岁的育儿政策扩大到6岁,受惠幼童达4万3千多名,并强调新政策不仅减轻家长负担,也让原先被绑在家中的女性有机会进入职场,是“家长、幼教界、保母”三赢的局面。(黄玉燕/大纪元)

人气: 1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09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黄玉燕台湾台中报导)苗栗县发不出薪水,引发全台重新审视地方财政状况。过去十几年来,地方财政逐渐恶化,是中央未善尽责任还是地方首长难约束?究竟谁该负责?其中,有更多言论指向县市首长为兑现“竞选承诺”,使得地方财政陷入被“掏空”危机。

兑竞选承诺 府会利害与共

县市府编列年度预算,每一道关卡都须经过层层把关,何来“浮编”机会?但地方财政被掏空的情况,却真实在苗栗等多个县市上演。

每年8月,县市府将年度总预算送至议会审查,若经主计处发现有虚列或不合理处,按理应会给予专业建议,不会出现“浮编”情形,除非“举债”是为“兑现竞选承诺”。

议会的生态,是另一只伸进地方财库的手。议员为服务选民,必须争取行政资源、工程计划,很容易与县市府形成“利害与共”的政治伙伴关系。

每年4月间,县市府主计处会将一年执行的总决算送交审计处(室),编制年度总决算审核报告后再送议会审议。据悉,今年发不出薪水的苗栗县,审计单位已在每年总决算据实反映,却依旧难发挥效应。甚至在10年前就已提出岁计短绌、公债巨幅增加的问题,建议要开源节流。

中央审计部也曾二度针对苗栗等县市财政失衡、债务超限呈报监察院。主计处也对苗栗开罚达5千多万元,但苗栗因取得中央277亿元的一般性补助,得让财政问题继续拖下去。

直到2013年修正《公债法》规定,各级政府超额举债,或未依规定比率编预算还债,经期限未改善者,中央可减少或缓拨统筹分配款,并将首长移送惩戒。

社福竞赛 地方财政待把关

谈到县市首长为兑现“竞选承诺”而举债,却与议会在“利益共生”的结构下,使得地方财政陷入被“掏空”危机。其中所谓“从出生编到老”的福利预算,若没透过机制把关及具体政策引导,恐无法避免落入“钱坑”愈陷愈深的窘境。

以桃园为例,2014年九合一选举,参选人开支票,提出许多“超高赶北冠六都”的福利。在育儿津贴部分,台北发给0~5岁幼童,每人每月2‚500元,桃园虽只补助0~3岁,却加码到3千元,生育津贴则喊到3万元,成了六都最高。上任后,社会福利总支出新增了30亿元。

高市府的在老人福利的投注上占了九成,也有许多首创之举,包括2011年的老人健保自付额补助,以及1999年推出“老人假牙”补助,这使其他县市都有跟进的压力。

在育儿津贴部分,一年编列2亿余元,第三胎生育津贴更加码到4万6千元,成为全国之最,但出生率仍居六都之末,市府社会局坦承津贴无法刺激生育,目前正逐步加强减轻育儿负担的服务,例如公营托育、夜间托育津贴等。

中市推平价托育 0~6岁斥资11亿

台中市从2013年开始,除生育津贴,也推出“平价托育”补助,针对送托协力系统保母、机构照顾的幼儿家长,每月加发3千元补助。社会局甚至不顾保母反弹,公布市区的保母托育费用行情,并与加入此计划的系统保母和甲等以上的托育机构,签订“2年内不涨价”约定,并定期评鉴。

林佳龙上任后,推出“托育一条龙”政策,续将0~2岁的育儿政策扩大到6岁,追加预算每年将斥资11.3亿元,受惠幼童达4万3千多名,政策推出引发不少质疑。

所谓“托育一条龙”,是将0~2岁的托育补助延伸至3岁,并补足3至5岁的补助缺口。一般家庭0到6岁小孩,只要送幼儿园、托婴中心或居家保母,即可补助2~3千元;另弱势家庭加码0~6岁育儿津贴,可领3~5千元。

但是,中央已对0~2岁幼儿提供3~5千元的托育补助,5~6岁就读公幼免学费、私幼年补助3万元政策;按此计算下来,一般家庭领取中央和市府托育补助,每名孩子最多的可领8千元,最少也有5千元。

投资社福 家长幼教保母三赢

中市府社会局长吕建德说明,全世界福利政策大致分为丹麦、瑞典等北欧国家的“实物给付”,以及希腊、意大利等南欧国家的“现金给付”模式。而台湾社会福利这几年也犯了“南欧病”。

吕建德说,所谓北欧“实物给付”,是由政府盖硬体、培育专业人才,如公托、保母,提供实质服务给需要的人,虽然耗时耗力,但能进一步带动产业发展,可以说是一种“福利投资”。相反的直接给“现金”的南欧模式,虽然人民会快速有感,但这种烧钱福利,有时恐怕连民众把钱花到哪去都掌握不到。

至于实际做法,吕建德指出,政策扩大补助对象后,保母收托部分,0~2岁可有2位,3岁可以增加1人,保母收入可从2万6千元增至3万9千元,而台中收托幼儿数也从7千人增至9千人以上;未来,托婴中心增至17家以上,保母人数增加427人,创造就业机会。

另外,3~5岁的幼托补助空窗是由教育局配合教育部政策,利用闲置空间办非营利幼儿园,预计到107年,将增设11所非营利幼儿园。

“其实社会福利也可以变成国家进步的象征”林佳龙强调,新政策不仅减轻家长负担,也让原先被绑在家中的女性有机会进入职场,释放劳动力,而幼教界、保母也因工作获得保障得以持续发展。新政策不是单纯的花钱补助,反而会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是“家长、幼教界、保母”三赢的局面。

责任编辑:罗令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