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由美国大选看中美领导人产生的差异

人气 234

【大纪元2016年11月11日讯】被称之为“最好看的美剧”的这届美国大选终于在美东时间11月8日晚落下帷幕,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以274:218战胜希拉里,出乎意料地当选为美国第45任总统,将成为白宫的新主人。

回过头来看,这届美国大选可谓赚够了各国观众的眼球,中国观众的热情更是空前高涨,不论是希拉里还是特朗普的粉丝,没有一个不为该由谁来就任美国新总统操碎了心,给人的感觉仿佛他们手里正握着美利坚选票似的。而在人们为这届美国大选吵得不可开交的同时,在有些场合也不可避免地引发了对中美政治制度优劣的争论,其中与美国大选关系最密切的一个问题,莫过于中美领导人选举的差异。

在查找相关资料时,我在网上搜到一篇信力建先生在上届美国大选时写的《中美台领导人选举有何差异?》,读后深受启发。现将其中涉及台湾的内容删去,略加编辑整理,供各位有心人参考。

先说选举程式的不同。

美国是联邦共和制国家,其宪法第二条第一款规定了总统的产生办法:“每个州按照该州议会决定的程式,指定一些‘选举人’,人数为该州在美国国会中参议员及众议员人数之和”,然后,这些“‘选举人’在本州内举行会议,投票选举总统和副总统”。也就是说,美国总统选举可分为两个阶段:各州决定“选举人”,然后“选举人”投票选举总统。美国宪法并未明确规定各州“选举人”如何产生,各州怎样产生“选举人”是各州议会的许可权范围。依照目前美国各州的习惯和法律,“选举人”均由公民投票产生,因此美国总统选举事实上成为全民大选。美国总统大选的整个过程,包括初选、全国党代表大会、全民投票三个投票程式,历时约10个月,每个阶段都是公开透明的,没有内定名额,也没有暗箱操作,一切都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

中国国家领导人选举主要包括党代表大会、人民代表大会两个投票程式,分前后两年举行,历时约5个月。通常是大选年11月,党代表大会产生党的常委;次年3月,人民代表大会授予这些常委以国家职务,如国家主席、国家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国务院副总理、人大常委会主席、政协主席等,以行使国家职权。因此,党代表大会实际产生了国家最高领导人。常委并非在党代表大会上直接选举产生,而是先选举出一个200人左右的中央委员会,再由中央委员会选举出常委。在此规则下,不仅普通的党员,就是党代表也没有选举常委的投票权。对中国广大普通民众而言,国家领导人如何产生始终是一个谜。

再说候选人产生的不同。

美国宪法对总统候选人资格的规定十分简单,只有三条,即“出生时为合众国公民”、“年龄满35岁”、“在合众国境内居住满14年”。理论上,任何符合条件的美国公民都能竞选总统,实际没有党派的支持,几乎没有人能够成功当选。至今美国共产生57届总统,除第一届所有竞选者均为无党派人士,华盛顿当选外,只有第49届、52届出现两位无党派总统候选人,且均以零票落选。美国总统候选人不是政党提名或指定,而是通过预选、全国党代表大会两个步骤投票选出。预选给每个渴望当上总统的人以同等的机会,他们可以以个人名义或加入某个政党的方式参加竞选。在选民面前,每个竞选者的智力、理解力、判断力、行政管理能力、服务公众的态度和谦逊程度、健康状况以及精神状态等要受到严格的考验,只有那些成功通过测试的人,才有机会进入下一阶段的总统选举。总统预选为选民和候选人互相了解提供了绝好的机会。全国党代表大会,亦称“总统候选人提名大会”,将最终投票产生本党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

中国大陆主要领导职位(常委)候选人的产生细节不为外界所知。与以前历届党代表大会相比,2012年的常委大选在选举程式方面有所进步。据新华网消息,当年5月“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预备人选也进行了民主推荐”。至于“民主推荐”遵循了怎样的程式,哪些人有资格“民主推荐”,“民主推荐”结果如何,党代表大会是否和多大程度上尊重了“民主推荐”结果,该消息语焉不详。与美国总统“候选人”建立在民意支撑的基础上不同,中国大陆的“候选人”产生过程不与民意发生直接联系。新华网的说法是,“中央根据民主推荐的结果、组织考察的情况和班子结构的需要,就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的组成方案反复进行酝酿,多次听取意见,提出了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人选建议名单”。由此可知,“中央”对这份“候选人”名单拥有绝对发言权,“民主推荐”仅仅是形成“候选人”名单的参考因素之一,组织考察、班子结构需要等传统因素应该是更重要的考虑。本质上,这形同于前一代“中央”,指定下一代“中央”。

最后来看看竞选活动的不同。

竞选活动的主要目的是说明公众了解候选人的政治理念、政策主张,通过比较和判断,民众选择自己满意的候选人。在这一过程中,人民实际决定了国家的政策走向,真正实现了国家的“人民主权”。

美国总统竞选一般在总统选举年的9至11月进行。竞选期间,竞选者在全国各地发表演说,利用各种媒体宣传自己的施政纲领,接见选民,向选民做出各种各样的承诺,此外,他们还要与自己的对手展开公开的辩论。两位总统候选人不同的施政主张,到底谁的更符合人民利益,美国选民拥有最终发言权。

中国大陆常委大选实行等额选举,不存在竞选过程。在常委产生过程中,有直接投票权的既不是全体党员,也不是参加党代表大会的全体代表,而是由200人左右组成的中央委员会。实际上,即使有投票权的这200余人,也没有机会选择不同的人,他们只有说yes或no的机会。在国家治理层面,这意味着,从党代表大会开始,就没有人能够通过选择不同的候选人,选择其认为合适的国家政策。由于中国大陆候选人不需要向民众公开表达自己的执政理念、政策主张,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想法,没有人知道他们上台后想要做什么。此种情形,颇类似于中国古代法家“术不欲见,藏于胸中”社会治理之术。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他们只能根据新任领导人的出身经历和癖好,揣测他们可能实施的政策,及其可能产生的后果。

综上所述,美国总统的产生是透明的,由谁来当总统,选民拥有最终发言权。中国则不然,领导人的产生是不透明的,由谁来领导这个国家,不取决于选民的意志,取决于上一届的领导人。

中美政治制度不同,领导人产生的方式当然也不同。你赞同哪种方式? #

责任编辑:南风

相关新闻
【直播】新唐人电视美国大选夜特别报导
旧金山湾区新移民被美国大选震撼
中共广电局禁网站直播美国大选
【专访】经济学家巩胜利谈美国大选川普获胜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选拜登的人后悔了?习色厉内荏
【新闻大家谈】中共内斗诡谲 压力阀测拜登?
【时事纵横】习批新冷战 拜登织网遏中共?
【微视频】世卫改病毒测试标准 拜登加入送钱
【财商天下】美盯上新疆棉花 品牌服饰背后故事
【珍言真语】刘锐绍:人大将改香港特首选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