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失踪女童案牵出纳粹团伙更多罪行线索

人气 643

【大纪元2016年1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沙莉编译报导)德国巴伐利亚州15年前失踪的女孩佩吉的遗骨今年7月被人发现,现在这起案件有了新的进展。警方在尸体发现处的一片布片上发现了一名纳粹杀手的DNA。

佩吉(Peggy Knobloch)失踪时刚满9岁,2001年5月7日,她在放学回家时离奇失踪了。佩吉失踪后警方立即展开了大规模搜索行动,数百名警察搜索她家附近长达几个星期,甚至出动了配有热成像摄像机的旋风侦察机,但没有找到她。随后几年间佩吉家周围的恋童癖者一一受到审讯;38岁的Ulvi K.于2002年10月被逮捕并审讯了40次;他曾经招供,后来又翻供;2004年,他被判定犯有谋杀罪;2014年因证据不足他被宣布无罪。

现在似乎柳暗花明,案子有了进展。名叫邦哈得(Uwe Bönhardt)的纳粹分子的DNA在死者身上发现;并且邦哈得的情人切培(Beate Zschäpe)已经答应作证,说明佩吉是如何被邦哈得谋杀的。她的证词将在12月5日起的庭审中被听到。

邦哈得和共犯穆德罗斯(Uwe Mundlos)在2011年11月抢劫银行来资助他们所属的极右派组织“国家社会主义地下组织”(National Socialist Underground, NSU)。这是在德国犯下多起种族歧视谋杀案的新纳粹组织,谋杀了9名移民与1名女警。他们逍遥法外超过6年,警方一度以为凶案幕后黑手是土耳其黑手党。抢劫银行失败后邦哈得和穆德罗斯自杀身亡,导致该组织的活动曝光。NSU于2000年9月在纽伦堡犯下第一起谋杀案,枪杀了一名花店店主。切培是NSU团伙的唯一活着的成员,现在正在受审。

邦哈得和穆德罗斯两人都是切培的情人,德国媒体称切培为“纳粹新娘”。切培被捕后在该组织所用的电脑中发现有色情信息和纳粹宣传。三人认为,如果他们杀了足够的移民,德国其他外来移民将因为有性命之忧而逃离德国。

34岁的邦哈得的DNA出现在佩吉尸体处引起了媒体风暴。《图片报》说,佩吉的家乡就在NSU的大本营茨维考和纽伦堡之间。

邦哈得也是恋童癖群体的一员,他们中的一名恋童癖蒂诺‧勃兰特(Tino Brandt),因涉66起儿童性侵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半。

警方现在重新检查这些电脑,试图找出任何可能证实邦哈得的DNA证据与佩吉之死有关联的更多线索。

邦哈得和穆德罗斯两人自杀后,切培焚毁了作为他们藏身之处的房车。警方在房车残骸中找到了许多儿童玩具,还发现了一种棋盘游戏——谁将最多犹太人驱赶进毒气室,谁就是赢家。

邦哈得和穆德罗斯两人自杀地点是巴伐利亚州北部距离城市爱森纳赫(Eisenach)95英里的森林,而女孩佩吉的遗体也是在这处森林中被发现的。

除了佩吉之外,是不是还有更多的孩子是这个团伙杀害的?

德国图林根州耶拿市的10岁男孩雷蒙那(Ramona Kraus)1996年8月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失踪,1997年1月,雷蒙娜的尸体在100公里外的爱森纳赫大区的森林里被发现,到目前凶手依然无法确定。耶拿是邦哈得的出生地,他在那里生活到1998年,随后他潜逃。这个男孩是不是也是邦哈得谋杀的呢?他是否才是NSU的第一个受害者?

继续向前追溯,1993年7月,耶拿市9岁的男孩伯纳德(Bernd Beckmann)被发现死在萨勒河畔的灌木丛中。12天前他离开父母乘坐公交车去探望祖母,但从来没有到达祖母家。

邦哈得在耶拿的Lobeda长大并成为纳粹,并且与Enrico T.是朋友;Enrico T.因涉嫌伯纳德(Bernd Beckmann)一案被警方调查。距离男孩伯纳德尸体旁边几米远处就是Enrico T.的小船马达,但T.声称,他的小船只是被盗了。

后来T.表示,邦哈得知道他的船在哪里,且此人恋童,很可能将谋杀案向T.身上推。但对邦哈得的调查后来不了了之。

图林根州警方现在将重启此案审理。

调查人员对NSU团伙位于利希滕贝格的一间小屋也产生极大兴趣,这间小屋为Enrico T.所有,邦哈得曾经到过这里,而小屋位置距离佩吉失踪地点和遗体发现地点都很近。

2001年佩吉失踪后,两个邻居想起曾在一处草地上见过她——一个黑头发的年轻女子拉着她的手。也许那正是邦哈得的帮凶。#

责任编辑:苏漾

相关新闻
反川普致仇恨犯罪骤增 郡政府吁民众团结
壮观殊胜 台湾6300人排成巨大法轮图形
大卫·乔高专访:纽西兰需要各界推动立法禁止器官移植旅游
《安妮日记》作者手写诗歌  14万欧元拍卖成交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中南海内斗激烈 习近平连让三步
【拍案惊奇】习拼连任 一天换下5省“一把手”
【新闻看点】财新被踢出白名单 胡舒立麻烦了?
【新闻大家谈】全球食品价格大涨 北京遇挑战
【财商天下】全球物价大涨 中国面临滞胀危机
【秦鹏直播】中共演绎真实“鱿鱼游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