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两华裔将旧房改巨屋 邻居成“夹心饼”

被两栋两层半的巨屋夹着 中间的一层连排屋可怜巴巴

法拉盛56路连排老屋被两旁巨屋夹在中间,成了夹心饼,街区传统风貌受破坏,而且老屋的外观、采光都受到影响。 (林丹/大纪元)

人气: 15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 ,

【大纪元2016年04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林丹纽约报导)法拉盛56路夹146街的连排屋被华人改建成巨屋,近几年来引发邻里不满,被批评破坏传统街区的风貌。

近日,一个单车客在骑车途径此街区时,看到一栋矮小的老房子夹在两栋改建巨屋中成“夹心饼”,为此愤愤不平,把照片发到论坛网站,直呼“难以想像这叫人怎么活?”但当他上谷歌地图搜索时,却发现这两栋巨屋居然被谷歌地图屏蔽。

56路连排老屋坐落在两改建巨屋之间的夹缝中,就像弱势群体,显得可怜巴巴,房屋外观采光都受影响。
56路连排老屋坐落在两改建巨屋之间的夹缝中,就像弱势群体,显得可怜巴巴,房屋外观采光都受影响。(林丹/大纪元)

56路夹146街靠近凯辛娜走廊公园,环境清幽。这座门牌为56路146-19号的一层高连排老房子,根据网站资料,它占地2,538平方呎,房屋面积1,653平方呎,约建于1935年。但它一左一右受到146-21号和146-15/17号两栋改建巨屋的“夹击”。

这两栋两层半的庞然大物,利用原连排老屋的前院、后院改扩建,突兀伸出人行道,大楼梯、大窗、大阳台,与传统房子显得格格不入。老屋像夹心饼龟缩,显得可怜巴巴。

这个单车客把老屋被“夹攻”的照片放到论坛上,并吐槽说:“难以想像被夹在新房子中间生活的感觉,这老房子的视线、光线几乎完全被挡!”

他的图片和评论立即引来网友纷纷跟帖——“有些人毫无分寸”、“不知道为什么规划允许这样?”“市规划局和楼宇局也要负一定的责任,没有足够的眼光来预测会变成这个样子”,还有的说:“这是近年的趋势”。

巨屋在谷歌街景上被屏蔽

改建的巨屋,主要集中坐落在56路夹146街门牌为单号的一侧马路,约有6栋。不过,不可思议的是,到谷歌地图输入这些巨屋的门牌,发现这些巨屋要不被“模糊”掉;要不被“改头换面”,完全不是现时的样子。谷歌地图居然把这些巨屋屏蔽了!

根据谷歌街景的“图像收录与隐私权政策”,谷歌可以应业主的请求对房子或车子进行整体或部分的模糊处理。可以推测,业主可能要求谷歌街图屏蔽了这些巨屋。

建筑师:主流社会注重传统街区保护

邻里居民这几年强烈抗议连排屋改建破坏街区风貌,但为何改建没有停止?对此,多次获皇后区商会“优秀建筑设计奖”的华裔建筑设计师郝传东表示,华人改建房子喜欢“最大化”,在允许的情况下“越大越好”,这样往往跟原有的街区风貌格格不入,但这种状况的存在与纽约市的政策也有关系。

根据现时法规,纽约市规划部门在审批时,只对高度、面积等进行审核,法规中并没有规定包括审核改建、加建后的房子对左邻右舍影响,所以造成了漏洞。

郝传东认为,长岛地区对街区风格的保护做得比纽约市好。长岛地区房屋的改建,必须经一个由6个人组成的“建筑审核委员会”审核外观,政府要求业主提交改建后的外观效果图,同时,还必须邀请改建地点300呎半径范围内的邻里举行公听会,听取他们的意见。

去年获“皇后区之王”奖(the king of Queens)的郝传东,也曾经改建过自己的房子,他在改建中有意地保护了房子的传统外观,他的设计获得了“优秀设计一等奖及业主奖”。他自己位于贝赛的房子,整条街都是建于1930年代的都德式建筑,他在2012年改建时,为了不影响房屋原有的外观立面风貌,他特别对周围的建筑群进行研究,把改造的重点放在了房子的后部和地下室,避免改动门面,并采用下沉式的楼梯间,给地下室提供尽可能多的采光通风,既保护了街区风格,又增加了面积、也解决了地下室的通风采光问题。他的这一设计使他名声大噪。

郝传东表示,建筑是文化的载体,体现了文化的延续,美国主流社会非常注重对街区传统风貌的保护。华人改建若破坏传统街区风貌,西人邻里会认为这是对街区传统和文化传统的伤害,必然会招致邻里甚至民代抗议,还有损华人形象,而且还可能招来楼宇局的停工令,得不偿失。◇

责任编辑:周美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