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雷洋之死无真相 人人可能成雷洋

雷洋案:危机?转机?

一个孩子刚出生半个月的青年才俊在结婚3周年纪念日莫名其妙地突然丧命,还被冠以嫖娼的污名,被网民称为对这个时代中国人的绝妙嘲讽。(Google+图片)

人气: 2037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16年05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杨一帆、特约记者夏妍报导)北京市昌平居民雷洋被警方宣布“嫖娼死”后,引发各界广泛关注。警方对事件的通报和说明漏洞百出,对案情的调查安排也缺乏公信力,引起民众质疑声不断。

不愿做下一个雷洋,中古民众拉横幅声援彻查雷洋案。(推特图片)
不愿做下一个雷洋,中古民众拉横幅声援彻查雷洋案。(推特图片)

人大硕士毕业生雷洋5月7日晚去机场接机途中,被警方以“涉嫌嫖娼”为由扣押,并于当晚死亡。事后警方及官媒极力渲染雷洋涉嫖,并称他是因“心脏病猝发而死”。但在尸检时,家属发现雷洋全身伤痕,睾丸异常肿大,明显是外力伤害致死。

财新网10日引述多位目击者报导,雷洋当晚9点多跑着呼喊救命,身后有数名便装男子追赶,随后被摁倒在小区停车位上。围观者打了110,事后派出所来了2名警察。经检查便装男子出示的警官证后,雷洋被拖进面包车带走。

在网民拍摄的视频中,雷洋大喊:“帮帮忙。”“不是警察,是黑社会??”事件引起社会哗然。而根据警方提供给官方央视的监控录像显示的时间计算,前后10分钟的间隔里,雷洋也根本不具备涉嫖时间。

雷洋的家属及代理律师17日以“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滥用职权罪、帮助伪造证据罪”,向北京市检察院控告与此案相关的警察和辅警。北京市检察院日前公布消息称,已收到雷洋妻子的报案书,该案移送辖下的昌平区检察院侦办。民间对有关决定也质疑声不断。

警方抹黑穿帮铁证

网友“你西门大爷”发帖揭发警察误导又一铁证:警察说雷洋应该坐地铁到机场,可是方向却是嫖娼案发地。但真相是:北京机场大巴在回龙观东大街有停靠站点,而案发地距停靠站不远,位于车站与雷洋家之间;大巴最后一班车是8点30分。正是雷洋出门赶车的时间。雷洋家属的说法是,他要去接11点30分的飞机。

网友“忍不住想说说”发帖分析存在两种可能:1、雷洋跑步去赶最后一班机场大巴,引起警察怀疑,拦住盘查,雷洋一着急就与警察发生纠纷;2、雷洋没有赶上机场大巴,来回出现在蹲守警察的视线中,引起怀疑,被拦住盘查,雷洋则怀疑遭遇假警察而发生纠纷。由于雷洋求救,有人拨打110,让辖区警察得知邻区警察跨区执法,惹怒执法警察,泄愤于雷洋。

人死后拨出电话?

律师陈有西16日披露,雷洋的手机8日午夜0点19分曾打出电话拨通其父亲,后者称接通后无人说话。而医院记录的雷洋死亡时间是7日晚10点9分。而警方此前表示,雷洋的苹果手机丢在抓人现场,导致雷洋死亡2小时后警方才通知其家属。 而手机找回后,因指纹和数字密码无法解开。不过陈有西的微博很快被删除。

雷洋案律师团表示,北京市检察院3名技术人员21日在昌平区检察院查验、提取了雷洋的手机数据,全程录像,前后进行了3个多小时。手机由雷洋的妻子当场解码,提取的具体内容被告知不许透露。雷洋的家属此前曾透露,手机内一些位置记录被删除。

“冒死”猜测真相

题为《冒死揭秘:雷案三便衣果然不是警察》的文章称,雷洋之死已发酵成全国乃至全球热点,连亲自指挥并参与当晚抓嫖的警方头目都公开亮相并接受采访,而案发现场的3个神秘便衣却至今没有露面。如果他们是真警察,没必要这样遮遮掩掩。
在此之前,对于3名便衣的身份就猜测声不断。而这正反映出民众对中共的极度不信任,甚至有人匿名在海外有关雷洋案的报导后发表评论说:“在独裁中共统治的中国,警察就是土匪。”

警察查“警察”?

雷洋案发展至今,基本常识是调查者应是独立的第三方,昌平警方应该回避。但北京市检察院显然并不想这么做。但是,一个无形却强大的“第三方”正在雷洋事件中浮出水面,那就是借助社交媒体的公众舆论。

网民蔡慎坤说:“雷洋之死,带给我们的恐惧和愤怒是前所未有的,谁也不知道谁是下一个雷洋;或者说,每一个人都可能是下一个雷洋。这就是我们恐惧和愤怒的原因。与其说我们关注雷洋之死是出于正义和良知,倒不如说是出于恐惧和愤怒——对公权力的恐惧和愤怒。在一个没有尊严、没有人权、生命如同草芥的社会,谁也无法预知自己在嫖娼或没有嫖娼的情况下,会不会被警察塞进通往死亡的面包车。”

雷洋妻子寻求真相

雷洋的妻子接受央视访问时说:“不在意雷洋是否嫖娼,只在意执法是否存在问题。”面对镜头,她没有哭啼、怨愤,而是平静地说:“我想知道我的丈夫是怎么在一个小时之内离开人世的。”

时政评论员周晓辉认为,江泽民、周永康时期加剧的滥用执法权、普遍实施暴力延续至今,而习近平最近关于改革公安执法的讲话很可能意味着公安部门大改组,而“是否可以避免下一个雷洋的出现才至关重要,这样雷洋也不白白屈死”。

不愿做下个雷洋 拉横幅声援被抓

中国循环经济协会生态中心主任雷洋被指涉嫖抓捕期间身体不适死亡事件发生后,北京维权人士季新华和辽宁访民朱忠孝等连续多日拉横幅声援雷洋,5月20日在北京吕村住地被朱家坟派出所警察抓捕。

北京维权人士葛志慧透露,季新华在被送到北京市治安总队后曾给她打电话,并听到他被殴打和被抢手机的声音。她称中共体制把人们当作奴隶,“北京一个拆迁户去中南海找领导,结果说她‘卖淫’,被劳教了……不敢说也不敢报导的这样的事件太多了……现在在中国根本就没有法,是有权的人在违法……中国没有民选,这个政府也不是人民的政府,本身这个政府就不合法——就是说每个人都会成为雷洋”。

一同参与抗议雷洋事件的赵镇甲对《看中国》表示,中共司法的造假特别可怕,草菅人命,“目前的中国社会,全国人民都担心,都成‘嫖娼’了,都成‘雷洋’了……目前共产党的社会,公安、警察都那样腐败,说一套做一套……任由共产党的公安胡作非为的话,将来人人都会成为‘雷洋’”。

中国近年部分著名冤案

呼格吉勒图案
1996年4月9日在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发生的死刑冤案。报案人呼格吉勒图因遭公安局新城分局刑讯逼供和法院的审判不公而被认定为杀人犯,事发后62天被判死刑并立即执行。此案2014年11月再审后,法院于同年12月15日判决呼格吉勒图无罪。

佘祥林案
湖北京山县雁门口镇派出所治安巡逻员佘祥林1998年因涉嫌杀害妻子,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事后女儿辍学、其母病故、亲友上访时曾被扣押。但其“亡妻”2005年3月突然出现,他随后被无罪释放。他披露当时认罪是因为被殴打10日10夜。

赵作海案
中国河南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村民赵作海1999年被控杀害同村的赵振裳并肢解尸体后投入井中,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赵振裳11年后的2010年4月30日忽然回到赵楼村,赵作海5月8日被宣告无罪。检方承认公安机关审理期间存在刑讯逼供。

陈满案
46岁的物管人员钟作宽1992年12月25日在海南海口上坡下村109号遇害。陈满被认定为凶手,1994年11月22日被判处死缓,1999年4月15日 终审裁定维持原判。在不断申诉下,浙江省高级法院2016年2月1日宣判陈满无罪,他也是中共建政以来,已知服刑时间最长的蒙冤者,共拘押8,437天。

孙善武案
孙善武2010年因保护国家钼矿资源免遭滕尚富、罗干利益集团侵吞,被高层利益联盟迫害,以涉嫌受贿罪被判死缓。他2007年5月12日在给中央巡视组的信中提到,在处理栾川富川钼矿问题时,曾收到政治局常委贾庆林、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中纪委常务副书记何勇的批示。此案还在重审中。◇

责任编辑:朱涵儒

评论
2016-05-24 12:4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