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元:大水灾是清算江泽民的又一契机

人气 370

【大纪元2016年07月18日讯】大陆媒体报导,截至6月末,全国已有26省(区、市)1192县遭受洪涝灾害,农作物受灾面积2942千公顷,受灾人口3282万人,紧急转移148万人,因灾死亡186人、失踪45人,倒塌房屋5.6万间,直接经济损失约506亿元。

水灾泛滥,越来越多的人受灾、死亡之际,“三峡工程”再次成为人们探讨的焦点。长江三峡工程被号称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它不仅投资巨大,而且它所引发的百万大移民、生态环境的破坏、地质灾害等等问题以及争论一直以来没有停止过。谁是这项所谓“世纪工程”的最大责任人?谁在祸国殃民,谁是那么多国人受难、枉死的元凶?

江泽民通过“三峡工程”破坏中国的生态大环境

中国传统文化相信万物有灵,天地人三才息息相通。一条河流就好比一个人体,当被拦腰截断后它就会死去,只不过具有亿万年生命的河流,其死亡过程也是漫长的。当大坝拦腰斩断长江时,中华腾飞的龙脉就被斩断。

“三峡工程”已经带来的恶果有:下游干堤严重崩岸,已危及堤外的民众生命财产安全;三峡大坝阻挡淤泥不能正常流通,导致上游淤泥积存而影响通航,而清水下泄(即下泄江水泥沙含量下降导致挟沙能力增强)导致下游河段河床严重侵蚀;长江流域出现罕见的枯水,洞庭湖和鄱阳湖萎缩成沟,川东遭遇百年不遇的大旱,重庆地区八百万人饮水困难;还有,血吸虫病进入四川地区;长江鱼类资源濒临崩溃;山体断裂,有监测结果显示,三峡水库蓄水后整个三峡地区微震活动明显增加,在汶川地震及雅安地震后,有良心地质专家论述“水库引发地震”。

三峡大坝对地理人文造成的损失同样不可弥补。三峡大坝全面蓄水后,水位175米以下将淹没39处旅游景点,考古学家曾指出,三峡文物的价值在于六十多处旧石器时代、八十多处新石器时代遗址,还有百余处古代巴人遗迹,以及四百七十余处汉至六朝遗址、三百多处明清建筑物和大量栈道等古代航运遗迹。在三峡水位上升至135米后,被称为“世界第一古代水文站”的涪陵白鹤梁题词枯水石鱼、小三峡丛山之中的千年古镇大昌,都已没入江中;传说中刘备入蜀的重要通道三峡古栈道、原本被船员视为鬼门关的忠州三弯航道、号称三峡库区“第一回水沱”的西沱骇人漩涡,都已永远消失。专家称无法估算真实的损失。

当年,中国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教授曾多次上书时任中共党魁的江泽民,从地质、环境、生态、军事诸方面痛陈三峡工程不可上马之缘由。他预言,三峡水库蓄水后卵石淤塞重庆、四川水患、浩大的工程开销和必将酿成祸患的移民安置,并预言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除最后一项炸掉三峡这一预言外,他的其它预言都已一一实现。而旅德工程专家王维洛表示,越早炸掉三峡大坝越好。

“三峡工程”在当年是被江泽民强行上马

早前多方媒体报导,三峡工程在上马前就受到多名水利专家的质疑、反对。1989年,刚刚踏着“八九六四”爱国学生鲜血上台的江泽民,急于树立权威,亲自出马力推三峡工程议案在中共人大得以通过,三峡工程在一片争论声中强行拍板上马。

在三峡工程上马前,中共人大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多的反对票和弃权票,赞成票以微弱优势获得通过。据维基百科记载,1992年中共国务院向全国人大提交三峡工程建设议案的举动,被广泛质疑是江泽民刻意要把三峡工程办成“铁案”。

1994年12月14日三峡工程正式开工。在开工之前,江泽民于10月14日至19日乘巴山轮由重庆,经涪陵、万县、秭归到宜昌,进行视察、听汇报。

1997年11月8日,长江三峡工程大江截流仪式,时任中共总书记江泽民讲话。曾庆红、罗干等出席大江截流仪式。

中共官媒《人民日报》2013年2月刊出一篇根据中共前总理李鹏会议录整理,带有替李鹏撇清三峡大坝决策责任的文章,文章引述李鹏披露三峡工程决策内幕——三峡大坝工程是由邓小平拍板的。李鹏当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三峡工程筹备领导小组组长。江泽民任中共总书记后,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峡坝址。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主持制定的。

“三峡工程”处处体现着江泽民的“贪腐治国”、“闷声发财”

有媒体估算,从1992年至今,全国人民交给三峡工程的钱超过5,000亿元。三峡工程的总造价从571亿元增加到5,000亿元,这些钱都流入了谁家的口袋?

2013年6月,中共审计署公布,经过审计调查,长江三峡大坝工程共被查出76起违法和经济犯罪案件,涉案人数达113人,违规金额达人民币34.45亿元。

不仅如此,三峡沦为私人定制的牟利机器才叫人痛心疾首。根据巡视组和审计署的报告,三峡集团内部人员多年来利用各种方式侵占国家资产、垄断公共资源、贪腐浪费、输送利益,几乎到达失控的地步。

旅德水利工程专家王维洛的文章披露,1992年三峡工程的总造价为571亿元人民币。到了2008年底,三峡工程的总造价已经突破2,000亿元人民币,而且升船机工程还没有建造完毕。三峡工程资金的一半以上是老百姓在电费中支付的三峡基金,这是中共国务院特别为三峡工程开征的特种税,不用还本也不用支付利息。

一名多次参与三峡工程招标的人士向记者说,“三峡集团每年招标的工程总规模至少在100个亿以上。2014年以前,绝大部分都没有经过正规招标,说暗箱操作是客气了,实际上全是‘明箱操作’。”

三峡集团一名内部人士向记者感叹道,“在三峡内部,领导及相关亲属染指工程招标、输送利益的事不计其数,已是公开的秘密。领导,分门别派,甚至个别退休的老领导,也继续插手其中。目前集团上下人心惶惶,随时牵一发而动全身,拔出萝卜带出泥。”

今天,早先许多良心水利专家有关三峡工程危害的预言正在一一兑现,现实似乎比专家的预言还要惨烈!这些都是三峡大坝工程无穷的遗祸,江泽民正是给中国、给中国人带来无尽灾难的最大元凶。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习释追责三峡工程信号 三峡办副主任被免职
中共智库承认苏共垮台原因是特权腐败
陆媒报导间接公开揭露江泽民贪腐治国
“国人皆曰可杀”江何以成遭人痛恨的国贼
最热视频
【横河直播】宾州案上诉最高法 林鲍联手战乔州
【重播】朱利安尼参加密歇根众院听证会
【思想领袖】斯伯丁:中共如何颠覆美国
【新闻看点】美戒严?司法部发声 习危机感超强
【拍案惊奇】中共爆华尔街叛国 周庭生日遭判监
【远见快评】左媒露陷 巴尔想说什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