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元:大水災是清算江澤民的又一契機

人氣 370

【大紀元2016年07月18日訊】大陸媒體報導,截至6月末,全國已有26省(區、市)1192縣遭受洪澇災害,農作物受災面積2942千公頃,受災人口3282萬人,緊急轉移148萬人,因災死亡186人、失蹤45人,倒塌房屋5.6萬間,直接經濟損失約506億元。

水災氾濫,越來越多的人受災、死亡之際,「三峽工程」再次成為人們探討的焦點。長江三峽工程被號稱為當今世界上最大的水利樞紐工程。它不僅投資巨大,而且它所引發的百萬大移民、生態環境的破壞、地質災害等等問題以及爭論一直以來沒有停止過。誰是這項所謂「世紀工程」的最大責任人?誰在禍國殃民,誰是那麼多國人受難、枉死的元兇?

江澤民通過「三峽工程」破壞中國的生態大環境

中國傳統文化相信萬物有靈,天地人三才息息相通。一條河流就好比一個人體,當被攔腰截斷後它就會死去,只不過具有億萬年生命的河流,其死亡過程也是漫長的。當大壩攔腰斬斷長江時,中華騰飛的龍脈就被斬斷。

「三峽工程」已經帶來的惡果有:下游幹堤嚴重崩岸,已危及堤外的民眾生命財產安全;三峽大壩阻擋淤泥不能正常流通,導致上游淤泥積存而影響通航,而清水下洩(即下洩江水泥沙含量下降導致挾沙能力增強)導致下游河段河床嚴重侵蝕;長江流域出現罕見的枯水,洞庭湖和鄱陽湖萎縮成溝,川東遭遇百年不遇的大旱,重慶地區八百萬人飲水困難;還有,血吸蟲病進入四川地區;長江魚類資源瀕臨崩潰;山體斷裂,有監測結果顯示,三峽水庫蓄水後整個三峽地區微震活動明顯增加,在汶川地震及雅安地震後,有良心地質專家論述「水庫引發地震」。

三峽大壩對地理人文造成的損失同樣不可彌補。三峽大壩全面蓄水後,水位175米以下將淹沒39處旅遊景點,考古學家曾指出,三峽文物的價值在於六十多處舊石器時代、八十多處新石器時代遺址,還有百餘處古代巴人遺蹟,以及四百七十餘處漢至六朝遺址、三百多處明清建築物和大量棧道等古代航運遺蹟。在三峽水位上升至135米後,被稱為「世界第一古代水文站」的涪陵白鶴梁題詞枯水石魚、小三峽叢山之中的千年古鎮大昌,都已沒入江中;傳說中劉備入蜀的重要通道三峽古棧道、原本被船員視為鬼門關的忠州三彎航道、號稱三峽庫區「第一回水沱」的西沱駭人漩渦,都已永遠消失。專家稱無法估算真實的損失。

當年,中國著名水利專家黃萬里教授曾多次上書時任中共黨魁的江澤民,從地質、環境、生態、軍事諸方面痛陳三峽工程不可上馬之緣由。他預言,三峽水庫蓄水後卵石淤塞重慶、四川水患、浩大的工程開銷和必將釀成禍患的移民安置,並預言三峽高壩若修建,終將被迫炸掉。除最後一項炸掉三峽這一預言外,他的其它預言都已一一實現。而旅德工程專家王維洛表示,越早炸掉三峽大壩越好。

「三峽工程」在當年是被江澤民強行上馬

早前多方媒體報導,三峽工程在上馬前就受到多名水利專家的質疑、反對。1989年,剛剛踏著「八九六四」愛國學生鮮血上台的江澤民,急於樹立權威,親自出馬力推三峽工程議案在中共人大得以通過,三峽工程在一片爭論聲中強行拍板上馬。

在三峽工程上馬前,中共人大遭遇了有史以來最多的反對票和棄權票,贊成票以微弱優勢獲得通過。據維基百科記載,1992年中共國務院向全國人大提交三峽工程建設議案的舉動,被廣泛質疑是江澤民刻意要把三峽工程辦成「鐵案」。

1994年12月14日三峽工程正式開工。在開工之前,江澤民於10月14日至19日乘巴山輪由重慶,經涪陵、萬縣、秭歸到宜昌,進行視察、聽匯報。

1997年11月8日,長江三峽工程大江截流儀式,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講話。曾慶紅、羅干等出席大江截流儀式。

中共官媒《人民日報》2013年2月刊出一篇根據中共前總理李鵬會議錄整理,帶有替李鵬撇清三峽大壩決策責任的文章,文章引述李鵬披露三峽工程決策內幕——三峽大壩工程是由鄧小平拍板的。李鵬當時任國務院副總理、三峽工程籌備領導小組組長。江澤民任中共總書記後,第一次出京考察的地方就是三峽壩址。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主持制定的。

「三峽工程」處處體現著江澤民的「貪腐治國」、「悶聲發財」

有媒體估算,從1992年至今,全國人民交給三峽工程的錢超過5,000億元。三峽工程的總造價從571億元增加到5,000億元,這些錢都流入了誰家的口袋?

2013年6月,中共審計署公佈,經過審計調查,長江三峽大壩工程共被查出76起違法和經濟犯罪案件,涉案人數達113人,違規金額達人民幣34.45億元。

不僅如此,三峽淪為私人定製的牟利機器才叫人痛心疾首。根據巡視組和審計署的報告,三峽集團內部人員多年來利用各種方式侵佔國家資產、壟斷公共資源、貪腐浪費、輸送利益,幾乎到達失控的地步。

旅德水利工程專家王維洛的文章披露,1992年三峽工程的總造價為571億元人民幣。到了2008年底,三峽工程的總造價已經突破2,000億元人民幣,而且升船機工程還沒有建造完畢。三峽工程資金的一半以上是老百姓在電費中支付的三峽基金,這是中共國務院特別為三峽工程開徵的特種稅,不用還本也不用支付利息。

一名多次參與三峽工程招標的人士向記者說,「三峽集團每年招標的工程總規模至少在100個億以上。2014年以前,絕大部分都沒有經過正規招標,說暗箱操作是客氣了,實際上全是『明箱操作』。」

三峽集團一名內部人士向記者感嘆道,「在三峽內部,領導及相關親屬染指工程招標、輸送利益的事不計其數,已是公開的秘密。領導,分門別派,甚至個別退休的老領導,也繼續插手其中。目前集團上下人心惶惶,隨時牽一髮而動全身,拔出蘿蔔帶出泥。」

今天,早先許多良心水利專家有關三峽工程危害的預言正在一一兌現,現實似乎比專家的預言還要慘烈!這些都是三峽大壩工程無窮的遺禍,江澤民正是給中國、給中國人帶來無盡災難的最大元兇。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習釋追責三峽工程信號 三峽辦副主任被免職
中共智庫承認蘇共垮臺原因是特權腐敗
陸媒報導間接公開揭露江澤民貪腐治國
「國人皆曰可殺」江何以成遭人痛恨的國賊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司法部查亨特說明3點 五中釋信號
車評:雙色多變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聞看點】備戰動員?五中公報洩習心頭大患
【拍案驚奇】美大選「神算」開口 中共甩鍋新招
【珍言真語】金鐘談紅二代羅宇 中共體製造悲劇
【重播】最後衝刺 川普及夫人訪賓州五地演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