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梨花女子大学学生抗议事件的另一面

人气: 105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8月20日讯】“当地时间2016年8月10日,韩国首尔,梨花女子大学学生们聚集在本校广场上参加集会,要求校长辞职”。这是数日前大陆甚少的几家网媒配图介绍的一则新闻。有关该事件的报道,在通篇的行文中一共只有这样几句:“近日,梨花女子大学超过700名学生因为抗议学校无预警将设立短期学校、没有经过学生认可程序恐有沦为‘学店’可能性,这群学生占领行政大楼多日,震撼韩国社会”;“韩国国内的梨花女子大学校园内,爆发了学生与警察冲突”;“千多名警察大举调动至大学校园内,并封锁了大学本馆,阻止学生与教职员进内举行集会”。

从这样几句凌乱的描述中,我们或能隐约了解到,梨花女子大学的学生们之所以会举行如此大规模的集会抗议,是因为校长要“设立短期学校”,然而她们却并未表示同意。在如上的报道中有一个非常显眼、但意思却不太明晰的词汇——“学店”,从“沦为”一词的修饰上,我们不难发现,该词充满了类似“山寨”的色彩和意味。也就是说,这个短期学校与正规的大学教育相比,入学难易程度或许有所不同,但毕业的学生都可说,自己是从著名的“梨花女子大学”毕业的。

这样的揣测从一个身在韩国、并了解事情始末的朋友那儿得到了印证。据说,这类短期学校是校长为了谋利、私自决定在校外另办的,后来被学生揭发了。因为正规考入该大学的学生发现,这个短期学校最后给学生发放的文凭与他们的看似毫无差别,很容易让人误会,这两个同属一所大学的院校,它们的毕业生无论从学制、还是从学识上来说,都并无二般。那些千辛万苦、通过寒窗苦读获取入学资格的学生自然不希望有人走捷径,这不仅对受教育者不公平、也有损梨花女子大学坚守了百年的口碑和信誉。

然而事情说到这儿,还并未结束。最重要的部分、也正是中国大陆媒体未曾详加报道的后续内容,即随着抗议之声的持续高涨,那位校长终于露面了,并当众表示将会停办校外的短期学校。如此一来,很多人都以为,既然校长都已经公开道歉了,也圆满的解决了学生的诉求,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亡羊补牢”了;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梨花女子大学的抗议却仍未出现消减之势。学生们依然高举条幅,表达着内心共同的诉求:校长,您负责任的样子才是最美的!您能为梨花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辞退!

从学生们“不依不饶”的诉求中,旁观者似乎能强烈的感受到他们那颗“灵魂不容玷污”的决绝之心。他们的立场非常鲜明,就是想要告诉那些图财谋利的教育者,一旦欲望开始膨胀,就已经偏离了安贫乐道的精神和本质。这个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道歉、或立即收手,就能解决的问题。“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的名句,在这些学生看来,并不适用于那些哪怕只是一时不慎、萌生了利益之心的教育者。“教育不是用来谋利的”,这本就该是教育者们打从入行之初就深谙的道理、立下的誓约。一旦做了,就是一种背叛,而背信弃义的人是根本不配从事教育的。这就是学生们不肯原谅、也不能容忍那位校长私办学校的原因和理由。

若反观中国,就有些惨不忍睹了。从教育中谋利,这种在韩国人看来,连道歉、改过自新都无法原谅的龌龊行为,在如今中国的教育界却成了一种大家都早已司空见惯的常态。像梨花女子大学那种校外办学事件,在中国的这些从事教育的管理者看来,哪里算得上是事儿呢?只要是火爆的专业,就一定不会只有本科、硕士、博士这类正规的教育模式。哪怕出了校门,一个短训班的、一个全日制的都能算是昨日的校友。哪个学校若不能利用自己的名气和招牌搞点创收,或许就会被领导轻视、被同仁耻笑。

这就是如今中国教育界谋求商业化的穷途末路。学校忙着谋利、学生也只能拿着不值钱的文凭求职无门。既然文凭早已沦为了廉价商品,那么“野鸡大学”也就有了生存的契机。如今,中国大学的文凭可谓是廉价无底线。除了办学之外,从学校的各类设施、教材等硬体上谋利的情况也是不胜枚举。仅从毒跑道、毒校服、毒午餐、事故频出的校车等等这些质量低劣的物件中就能看出,地方教育部门伙同校方,不把学生及父母榨干,是决不会善罢甘休的。在校园恶劣事件频发的今天,我们似乎并没看到有谁敢出来承认错误、承担责任,更没发现有谁出面对其问责。抗议的声音再大,最终的结果也只能是不了了之。

这就是民主社会与专制社会在教育上所彰显出的明显差异,这种差异甚至已经明显到不能比、也比不了的地步。遇到的韩国人常常会说,韩国是一个非常重视教育的国家。如今看来,他们的重视不但体现在赋予了学生埋头苦读的机会,更重要的是,也捍卫了每个受教育者都应该埋头苦读、才会有所作为的公平原则。而能够最大程度保证这一公平付诸实践的根本,显然就是那个赋予了民众对当权者具有挑选与监督权利的民主体制。

评论
2016-08-20 11: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