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守护民俗文化 白石脚栈抢孤传承

白云、玉石二村地方耆老及当地村民共同参与,将技巧经验传承下一代。(曾汉东/大纪元)

人气: 4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8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曾汉东台湾宜兰报导)传承抢孤民俗文化,礁溪乡农会协同白云、玉石两村耆老与礁溪乡公所共同于28日在礁溪乡礁溪路六段省道旁空地,举办白石脚孤栈制作传承活动。当天制作完成的孤栈也将在黄历7月最后一天(国历8月31日)载达头城抢孤会场,并在现场再次办理束绑栈肉技艺传承。现场邀请白云、玉石二村地方耆老及当地村民共同参与,由经验丰富耆老教导青壮年如何箍绑孤栈及束绑栈肉,将技巧经验传承下一代。

礁溪乡农会更推广在地米食,办理米食品尝宣传活动,鼓励民众多吃营养有益身心的在地米食。

礁溪乡社会课长林静莹表示,“头城抢孤”与兰阳平原的开发是密不可分的关系,早期汉人离乡背井渡海来台开垦兰阳,头城即是开兰的第一据点,开拓过程历经天灾、疾疫及战争致往生者魂无所归。每年的黄历7月,由头城附近8大庄的居民,集资举办普渡法会来超渡,并在黄历7月最后一天举行抢孤仪式,以表对先民及无主者的追念普渡之忱。

两村的耆老于抢孤仪式前5天,带队至境内山区砍取三年生以上的刺竹做为竹编孤栈的主支柱(称为四角头即春夏秋冬之意)。(曾汉东/大纪元)
两村的耆老于抢孤仪式前5天,带队至境内山区砍取三年生以上的刺竹做为竹编孤栈的主支柱(称为四角头即春夏秋冬之意)。(曾汉东/大纪元)
耆老林刚助(带黑色帽)专注指挥、指导制作孤栈。(曾汉东/大纪元)
耆老林刚助(带黑色帽)专注指挥、指导制作孤栈。(曾汉东/大纪元)

据白云村及玉石村的耆老(林刚助、黄朝辉、赖建彰及吕阿龙老先生)表示,“头城抢孤”最主要的棚架可分为“饭棚”和“孤棚”各一座,“孤棚”是正式比赛用,由下往上可分为三部分,其中,在“倒塌棚”的平台上,竖立十三座状如鱼篓的竹编孤栈,其中一栈即为“白石脚栈”。两村的耆老于抢孤仪式前5天,带队至境内山区砍取三年生以上的刺竹做为竹编孤栈的主支柱(称为四角头即春夏秋冬之意),再辅以桂竹,共12根,取竹片做为固定竹栈的竹箍。现代竹箍制作不易且较不好保存,多改以铁箍替代,同时,会将竹栈周边束上栈肉(腊肉),而最顶端则插上留有竹叶之尾栈做为顺风旗,即完成。

白云、玉石二村地方耆老及当地村民共同参与,将技巧经验传承下一代。(曾汉东/大纪元)
白云、玉石二村地方耆老及当地村民共同参与,将技巧经验传承下一代。(曾汉东/大纪元)

溪乡农会理事长李竹村表示抢孤仪式是以慈悲心为出发点,希望藉由活动传达对众生的慈悲;且礁溪是以农为主的传统农村,农会本应与农民站在一起,因此,今年度与白云村及玉石村协同办理活动,以具体的行动支持农村生活文化的传承。

耆老黄朝辉(中)与礁溪乡长林锡忠(右)、社会课长林静莹讨论孤栈制作事项。(曾汉东/大纪元)
耆老黄朝辉(中)与礁溪乡长林锡忠(右)、社会课长林静莹讨论孤栈制作事项。(曾汉东/大纪元)

礁溪乡白云村长陆天赐表示,抢孤仪式最主要之舞台就是孤棚,上面竖立13座庞大高度约10公尺,形似放大版的竹鱼篓,周围缀满祭物之竹编孤栈,孤栈顶端有一面“顺风旗”,参加队伍最先抢下顺风旗才算仪式完成。而13座孤栈之一的白石脚栈所属区域为礁溪乡白云村及玉石村,在日据时代,白云及玉石二村(白石脚)隶属头城管辖,后因行政区域调整划归礁溪乡,即是白石脚栈由来。

礁溪乡乡长林锡忠进一步表示,制作孤栈及束绑栈肉技艺多由村内上了年纪的耆老完成,近年工商业发达,农村人口老化,造成传承有断层现象。往年都是在头城抢孤会场完成白石脚栈的束栈工作,今年特别将束栈工作场地拉回礁溪,让更多的白云村及玉石村的村民能参与活动,更希望借助本次活动,能将富有意义的民俗文化传承给年轻人,共同守护特有的民俗文化。

责任编辑:郑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