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前夕 网民热议中共曾勾结侵华日军卖国

人气 6887

【大纪元2016年10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报导)就在官方高调宣传中共“十一”周年纪念日的前夕,大陆网民广泛热议中共在抗日战争期间曾暗中勾结侵华日军的通敌卖国罪证。

大陆民众批中共是卖国贼

中共“十一”周年纪念日前夕,大陆网络上一则关于1947年7月24日《时事公报》二版揭露中共在抗日战争期间暗中勾结侵华日军的罪证,引发大陆网民广泛转载。

该报披露:“毛于抗战期间通敌卖国罪证发现,与冈村宁次订有密约……民国三十年八月七日,……双方订立如下密约:一、八路军与日军携手共同打击中央军;二、日方赠共军小兵工厂十座;三、共方将中央作战计划告诉日方。”

公开资料显示,《时事公报》是在“五四”运动影响下,由宁波“救国十人团”团长金臻庠筹集资金,在宁波销行最广的一份民营地方报纸。该报纸敢于涉及重大政治新闻,特别在日军侵华时期,常常在传播新闻中集结民气,引领宁波民众同仇敌忾。

“十一”前夕,大陆网民热议中共在抗日战争期间暗中勾结侵华日军的罪证。(网络图片)
“十一”前夕,大陆网民热议中共在抗日战争期间暗中勾结侵华日军的罪证。(网络图片)

上述关于中共暗中勾结侵华日军的报导,近日引发大陆网民热议。

不少网民表示,“凿凿有据,铁证如山!谁才是汉奸、卖国贼?谁才能里通国外?”

“怪不得长征溃逃到陕北只有几千人,马上就要往苏联老大哥处跑,日本来了,它得救了。”

“在根据地种鸦片,在背后炸国军的军火库,你匪(暗指中共)不就是靠干这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起家的嘛。”

“当年陈毅受伤,是由日本宪兵护送到上海治病。难怪陈云说:我们的后代要掌权,不然我们会被挖了祖坟。”

“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中日建交后,毛说:感谢日本皇君,怀念那段烽火友谊。 此贼是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都能做出来的畜牲!”

中共暗中勾结侵华日军 缔结秘密协议

根据现有资料显示,中共与日军相互勾结始于1941年。当时,中国抗日战争正处于关键时刻,苏联和日本签订了中立协定,声明互相尊重、互不侵犯。

同时,斯大林命令中共和日本侵华军总司令冈村宁次、汪精卫南京伪国民政府联系签约,商谈夹击蒋介石国民政府及其军事力量的具体步骤和措施。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仅仅2个月,中共就在同年11月建立伪“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分裂中国,发行伪货币。中共红军还在山上刻卖国标语:“武装保卫苏联”。(网络图片)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仅仅2个月,中共就在同年11月建立伪“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分裂中国,发行伪货币。中共红军还在山上刻卖国标语:“武装保卫苏联”。(网络图片)

中共保卫部长李克农派专人到苏北新四军驻地传达中共中央指示,命令新四军政委饶漱石、情报部长杨帆和中共中央宣传部长兼长江局情报部长潘汉年具体执行。同时,中共中央电令直接到达。潘汉年返回延安当面请示毛泽东之后,于1943年返回,着手和冈村宁次以及在南京的汪伪政权谈判缔约。

汪精卫却拒绝与中共谈判,他说共产党这个葫芦里卖的药何其剧毒,无论如何不能上其贼船。他表示:“共产党无论走到哪里,就把饥荒、内战、烧杀、愚昧、落后带到哪里。”

中共代表被汪精卫拒绝后,直接与日军侵华部队总司令冈村宁次接触。经多次谈判后,饶漱石和杨帆返回苏北驻地,留下以潘汉年为首的工作组,继续完成和日军谈判缔约的工作。

莫斯科驻延安的特派员彼得‧弗拉基米洛夫的《延安日记》也证实了中共这一勾结日军的事实。

他在日记中披露,在无意之中,他看到一份新四军总部电报,清楚表明中共领导与日本派遣军最高司令部之间保持着长期的联系,日军方面是把报告定期送到延安来的,而这属于中共绝密,中共高层只有几个人知道此事。

他写道:“毛的一个代理人,可以说一直隶属于南京的冈村宁次大将总部的,什么时候需要,他都可以在日本反间谍机构的严密保护下,畅通无阻地往返于南京与新四军总部之间。”

另外,据中国大陆出版的《南京志史》披露,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陷于战线过长的困境。中国战场上,国军顽强抵抗。为了挽救这种被动局面,冈村宁次向新四军军部发出了议和资讯。

于是,1945年6月,中共新四军联络部长杨帆出现在南京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受到殷勤接待。

原来,经过延安方面的批准,杨帆赶赴南京,与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副参谋长今井武夫正式谈判,提出“局部和平文本草案”,协议双方停止军事行动,日方让出八个县城,新四军可以保持中立,也可以和日方合作,共同对付蒋介石的国军和美、英方面,并最终协商好保持秘密接触的级别、方式、地点、时间,为进一步谈判做好了准备工作。

中共官方文件自曝:毛泽东感谢日军侵华

中共不抗日的历史佐证,在中共外交部和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合作编辑、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外交文选》里也可见,文选多处记载毛泽东感谢日本人侵略中国的类似言论。

1961年1月24日,毛泽东会见日本社会党议员黑田寿男等人时说:“日本皇军过去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中国人民接受了教育。如果没有日本的侵略,我们现在还在山里,就不能到北京看京剧了。正是因为日本皇军占领了大半个中国,让我们建立了许多抗日根据地,为以后的解放战争创造了胜利的条件。日本垄断资本和军阀给我们做了件‘好事’,如果需要感谢的话,我倒想感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

1956年,毛泽东在与访华的日本前陆军中将远藤三郎谈话时说:“你们也是我们的先生,我们要感谢你们。正是你们打了这一仗,教育了中国人民,把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打得团结起来了。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你们。”同年,在接见日本日中输出入组合理事长南乡三郎时,也说了类似的话。

根据《毛泽东外交文选》记载,毛泽东对日本人多次说“感谢日本侵略”之类的话。(网络图片)
根据《毛泽东外交文选》记载,毛泽东对日本人多次说“感谢日本侵略”之类的话。(网络图片)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滞留在东北的日军被编入中共第四野战军。据中共官方媒体称当时日籍官兵约有3万人。1956年,周恩来在接见日本代表团时,褒奖了编入中共军队的日籍士兵。

2010年7月,时任中共国防部长梁光烈在会见来访的日本籍老战士代表团一行。(图片来源:中共国防部网站)
2010年7月,时任中共国防部长梁光烈在会见来访的日本籍老战士代表团一行。(图片来源:中共国防部网站)

借刀杀人 中共趁日军侵华窃国

《解体党文化》一书记载,越来越多的史料证明:“领导抗战”既不是中共的主观愿望,也不是客观的事实。在大敌当前的危急时刻,中共真正关心的是如何借机发展壮大自己,最终夺取政权。中共在名义上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用舆论收买人心,暗地里“一分抗日、两分应付国民党、七分发展壮大自己”,甚至与侵华日军暗通款曲,倒卖鸦片。

中国大陆出版的《刘少奇年谱》显示,作为中共在江南地区的最高领导人,刘的全部军令、报告,竟无一涉及抗日,而全部集中于如何打击或分化国军。中共参与的大型会战只有“平型关战役”和“百团大战”。就“平型关战役”而言,中共根本不是“指挥和参加这一场战斗的领导和主力”,不过是伏击了敌人的补给部队而已。这次战役被中共称为其抗战开始后取得的第一次大胜利,但在中共的历史记载中,从来不提第二次、第三次胜利,因为这是中共参与的仅有的两次较大战役之一。“百团大战”在中共内部却被认为是违背了党中央的战略方针,成为彭德怀的“罪状”之一。1972年,毛泽东还对到访的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表示:“你们不用道歉,如果没有你们的到来(侵略),就没有我们共产党政权。”中共到底是积极抗日,还是积极支持日本侵略中国,从毛的话中,答案一目了然。

在共产主义理想已经失去任何蛊惑人心的能力的今天,中共频频祭起民族主义大旗,自封为中华民族的正统代表,因此决不会放弃对“抗战中流砥柱”这一顶桂冠的占有。可是事实真相是,在最需要全国人民精诚合作、抗击来犯之敌的时候,中共却可耻地背叛了祖国和人民。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日本侵华投降日 回顾历史揭中共欺世谎言
【史海】抗战时期 毛泽东与侵华日军称兄道弟
【史海】国军抗战不朽经典回顾 揭中共卖国
【历史今日】双十国庆 日军北平投降 中共发动内战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周伟雄:港人莫放弃 将来再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