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就是爱上印度 台湾女孩的异国行

郑芝薇(右)与Supraja Kareti一起分享印度的人文与景色。(鸡笼卡米诺提供)

人气: 7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10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懿胜台北报导)有去过印度吗?大多数人谈到印度,多数印象是“人口众多、破旧脏乱、种姓制度、性别歧视”,媒体镜头下的印度,这个文化古国似乎充斥着负面元素,“女生去印度安全吗?”、“骗子会不会很多?”也成为许多前往印度旅游的人,在网路上搜索最多次的问题。

如果有机会跟去过印度的人聊天,大概会得到两个回应,一种是再去多少次印度都没问题,另一个则是一辈子再也不会踏入这个麻烦的国度,究竟印度是个什么样子的国家?“鸡笼卡米诺”邀请曾在印度工作2年的郑芝薇,分享印度经验与接触的文化。

萌芽的印度爱情

“为什么会去印度?这要从澳洲打工旅游说起。”郑芝薇回忆说到,那时在澳洲待了1年,与大学女性友人走访了一趟纽西兰北岛,但在首都奥克兰被一位印度人搭讪,就出现了奥克兰咖喱的外号;其次离开澳洲回台湾的半年间,大概是个性使然,一直没有决定自己的未来方向,再加上读书时候就有想要去印度的念头,因此毅然决定与一位女性旅伴踏上印度之旅。

“很多人知道奥克兰咖喱的外号,便开玩笑的对我说,这是一趟‘真爱’之旅,不过,倒也真的实现了。”在旅途中,意外遇到一位印度男子,恋情就此冒出新芽,两人也开始交往,远赴印度工作的生活也就此展开。

在印度旅行、工作的这段时间,沟通是最重要的一环,怎么“讲话”在印度确实是一个很麻烦的议题,印度现在官方语言是印地语(Hindi),英文则是非官方的第二语言,不过,印度据说有几百种语言,宪法认定的则有22种语言。郑芝薇说,在北印,讲印地语是一件很普遍的事情,但来到南印,就容易出现“沟通不良”的问题,比如在泰米尔邦,众人都说泰米尔语,用印地语就无法沟通,会出现鸡同鸭讲的窘态,所以只要跨省分,印度人就会用英文沟通。

除了语言之外,南北印的饮食也有很大的差异。南印,以米为主食,偏爱辣且多汁的料理;北印则以饼类为主食,且多以鹰嘴豆粉制成食物,也注重香料,食物的辣味较低且口感较为温和,并有添加奶油或凝乳类的乳制品。

“我的男朋友是北印人,他们的口味比较清淡、温和,也偏好烤饼面食,当初他来南印找我的时候,南印的东西对他来说口味又重又辣,吃起来很不习惯,不过有趣的是,南印的同事很爱跑去北印料理店吃饭,因为对他们来说,这是很特别的食物;同样的,我在北印旅游的时候,也看到很多南印小吃店,这感觉就像在基隆会看到花莲扁食一样,大家都想要吃不一样的食物。”

印度男人的热情

回想起在印度生活,“人”的相处是郑芝薇印象最深刻的部分,“也许是干部吧!公司的印度人都对我很好,但撇开身份不谈,印度人真的很好客”,有一次她到公司员工家作客,本来以为来接待的只有员工的家属,结果一看,真的是“家属”,全部亲戚都到场欢迎,在当下真的很讶异也很开心。

谈到印度人的热情,身为女性的郑芝薇更是感受特别深刻,走在印度的街上,她就曾被印度男人搭讪,这种感受在台湾是绝对无法体验到的,“毕竟以我自己的外貌,在台湾真的没这么吃香。”不过,郑芝薇也被这“过分”的热情惊吓到。

“印度的火车非常拥挤,那时跟朋友搭火车自助旅行的时候,没有位置,这时候出现一位印度车掌邀请我们一起去他的包厢,我们当然是欣然接受。一开始双方很正常的聊天,没想到聊了一阵子,印度男就开始靠近我,并把手放到我的肩膀,当下只能用傻眼来形容,当然我还是拒绝了他。”

不能否认的,印度男人的热情确实会让人招架不住,郑芝薇说,在印度,女人要学会“拒绝”,他们乐于分享,或靠近与人接触,这是因为出自于好奇,可能想要攀谈或是合照,并没有恶意,但是要注意一点,“不舒服的时候就要拒绝,说NO!”

如果说热情是印度男人的语言,那么胡子绝对是印度男人的象征,郑芝薇笑着说,印度男人很爱留胡子,走在街上绝对有超过一半以上的男人都会留胡子,而且是各式各样、五花八门,只要想像得到的胡子造型,印度绝对找得到,所以在街上常常可以看到理容院,不过说是“刮胡店”还比较贴切,更不用说还有直接在街上摆摊的露天理容院,或许对印度男人来说,以完美的胡子来迎接每一天,是每天必备的“例行公事”。

对于时尚的追求,印度男人跟女人有得比。在台湾,女性的服饰店一向比男性的多,也相对的大,但是在印度可能差不多规模,甚至男性的还高于女性,“印度男人不论高矮胖瘦、富贵贫穷,每天都会梳着一头‘完美的’油头出来亮相,他们超级重视自己的外表;穿着部分,衬衫可以说是印度男人的必备‘装备’,色彩也非常的鲜艳,无论是什么场合,一件衬衫就可以通通搞定。”

种姓制度与婚姻大事

关于印度“人”的事情,就不得不谈一谈种姓制度与媒妁之言,郑芝薇的前同事、成为基隆媳妇的卡蒂(Supraja Kareti)说,“种姓制度确实仍然在印度流传着,虽然目前生下来就被规定从事某种职业的时代已经远去,工作可以一个人的能力跟效率来任职,但是种姓仍然是印度人重要的身份标签。”

种姓制度深刻影响到一个印度人的家庭环境、人脉资源、经济资源,甚至与结婚对象有密切关联,郑芝薇说,有一个女同事某天突然不来上班,一问之下,才知道她跟男朋友私奔,“理由是,女生家是高种姓,不同意她跟低种姓的男朋友结婚,所以两个人就逃跑了!”

卡蒂感慨地说,即使现在法律“消灭”了种姓制度,但在升学、工作就业、升职还是有所谓的“配额”存在,更不用说结婚,高种姓跟低种姓要结婚是一件难事,门当户对的问题依旧是存在于印度,“在印度,不论男女、工作或是学历,都逃不了传统大家族的束缚,结婚的对象绝对由父母亲安排对象相亲、结婚,甚至指腹为婚,这是两大家族的大事。”

在台湾,结婚男方大多会准备“聘金”给女方,但是在印度,结婚则是男方掌握主导权,如果女生嫁过来没有准备好附嫁妆,或是嫁妆不能让人满意,这个“媳妇”就会很难过,郑芝薇无奈的说,她有一个朋友,因为女生是私奔到男方家,“没有附嫁妆”,不仅她工作的薪水被“索讨一空”,还常常遭到家暴,这个女生却没有地方可以逃,因为她是私奔,没有娘家了。

印度婚姻就如同一桩买卖,女生似乎看起来被当作“赔钱货”,郑芝薇说,除了嫁妆之外,婚礼的费用也是由女方出,更夸张的是,如果女生漂亮一点就不会吃亏,会觉得自己女儿比较委屈,这样子女方就可以少付一点嫁妆,“这在台湾是绝对无法想像的一件事情!”

受到传统习俗与社会结构的影响,女性在印度确实受到现今所认知的“不平等待遇”,但郑芝薇说,有一次她受邀到公司员工家里参加生日庆生,祝福的对象是员工的刚满1岁女儿,而且光是那一场庆祝活动就花了员工差不多半个月的薪水(约5,000卢比,约新台币2,300元),也找来了所有的亲戚一同为女儿庆生,所以说,印度人还是对女儿很好,只是风俗民情有所不同,才会产生现在的结果。◇

郑芝薇画的Rangoli,1只少一1腿的大象。(郑芝薇提供)
郑芝薇画的Rangoli,1只少一1腿的大象。(郑芝薇提供)
喀什米尔位处喜马拉雅山脉,拥有许多壮丽美景,旅客可在当地骑乘马匹一览风景。(郑芝薇提供)
喀什米尔位处喜马拉雅山脉,拥有许多壮丽美景,旅客可在当地骑乘马匹一览风景。(郑芝薇提供)
拉达克为藏传佛教文化区,景色和文化都与西藏十分相近。(郑芝薇提供)
拉达克为藏传佛教文化区,景色和文化都与西藏十分相近。(郑芝薇提供)
喀什米尔达尔湖的传统船屋,每艘船就是一户船上人家。(郑芝薇提供)
喀什米尔达尔湖的传统船屋,每艘船就是一户船上人家。(郑芝薇提供)
Rangoli是印度传统习俗,常见于家门口作为欢迎之意,节庆时则会画上更加繁复美丽的版本。(郑芝薇提供)
Rangoli是印度传统习俗,常见于家门口作为欢迎之意,节庆时则会画上更加繁复美丽的版本。(郑芝薇提供)
喀什米尔位处喜马拉雅山脉,许多山头长年积雪,景色壮丽。(郑芝薇提供)
喀什米尔位处喜马拉雅山脉,许多山头长年积雪,景色壮丽。(郑芝薇提供)
具有南印风格的拱门,是郑芝薇工作地点邻近小镇上的地标。(郑芝薇提供)
具有南印风格的拱门,是郑芝薇工作地点邻近小镇上的地标。(郑芝薇提供)
象牙塔为南印度传统印度教庙宇的特殊造型。(郑芝薇提供)
象牙塔为南印度传统印度教庙宇的特殊造型。(郑芝薇提供)
斋沙默尔(Jaisalmer)的骆驼之旅绝对让人想要再次体验。(郑芝薇提供)
斋沙默尔(Jaisalmer)的骆驼之旅绝对让人想要再次体验。(郑芝薇提供)

责任编辑:芸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