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铮:评川普缺席白宫记者晚宴

人气 51

【大纪元2017年03月01日讯】昨天看到美国总统川普将打破百年传统,缺席白宫记者晚宴的消息,不禁想起一个多月前笔者在《观川普白宫发言人首次新闻发布会有感》(https://www.epochtimes.com/gb/17/1/23/n8735518.htm)这篇文章中的这段话:

“再反过来想想奥巴马在一年一度的白宫记者晚宴上的‘脱口秀专场’,气氛与风度真是完全不一样啊。奥巴马以各种巧妙的笑话和自黑,讨得了满场记者们的笑声和欢心。如果总统与记者之间真的成了讲笑话与被‘娱乐’的关系,这是件好事吗?”

笔者以为,总统不出席记者晚宴,比娱乐记者要强。

以前看奥巴马在白宫记者晚宴上像讲单口相声一样,一个包袱接一个包袱地抖,逗得全场记者开怀大笑时就曾想过:这奥巴马得花多少时间去准备这些“段子”啊?但当时也并没有太在意。

从本次美国大选开始,到川普上任后的一个多月内,通过对各种媒体报导,及大选中的各种现象、表现和结果的密切追踪、观察,才真正意识到了,美国的媒体、精英阶层和“建制派”,真的是出了大问题。

在《总统与媒体“干仗” 谁赢面更大?》(https://www.epochtimes.com/gb/17/1/23/n8738576.htm)这篇文章中,笔者曾写道:

“为什么笔者要批评媒体呢?因为在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由于有言论自由的保障,媒体在百年间已经积累下了很大的、无形的公权力和话语权。记者在西方被称为‘无冕之王’,从这个角度上讲,他们拥有的‘桂冠’的级别还大于‘总统’呢,至少是相当的。

“拥有了这种无形的公权力之后怎么使用?是每一个良心媒体和良心记者都应该问自己的问题。‘我是否因为这种权力而已经有了“傲慢与偏见”?’‘我能诚实的去看大局,而不是走火入魔般去揪一些不该纠缠、不值得纠缠之事吗?’‘我能识别真正的正与邪吗?路见不平我能拔刀相助吗?’”

遗憾的是,现在主流媒体、精英阶层和“建制派”中的许多人,仍然没有认识到问题出在哪里,依然不知反省在继续上演“傲慢与偏见”。

几天之前,CBS的早间新闻曾请《纽约时报》执行主编迪恩•巴奎特(Dean Baquet)到演播室接受采访。当主持人问到《纽约时报》对这次大选的误判时,巴奎特说:是,美国人很愤怒,川普抓住并利用了这种愤怒,但我们没捕捉到(We missed it)。

然后他两手一摊,说,“全世界都没捕捉到。”(The whole world missed it.)

“全世界都没捕捉到”,所以《纽约时报》没捕捉到,就可以心安理得了。当时听下来,他就是这样的思维。
几天前一位东南亚朋友在脸书上忧心忡忡地问我:“美国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川普要批评媒体,并说它们是人民的敌人?”

我跟他解释了大选中和大选后媒体的诸多不公正报导后,他又问:“但我在媒体中看到的是不一样的,到处都在反川普,美国各地的民众都恨川普。多数报导都是反川普的。”

我就跟他说:“那是你从媒体中看到的。我住在美国,我有我自己的观察。因为你问我了,我就把我的观察坦诚地告诉你,信不信、接受不接受是你的事。”

他又问:“那你觉得美国在川普的领导下正在变好吗?”

我说:“我只能说,他在非常努力地工作,在努力兑现他在大选中的承诺,股市在屡创新高。也许民众并不是那么太蠢,他们有自己的判断。”

他说:“那这些倒是好的迹象。”

我说:“走着瞧吧。也许还会出现激烈而艰苦的对抗。但川普应该是够精明、够强硬的,所以应该能做成很多事情。如果媒体能更公正的报导会更好(Let’s wait and see. The battle can be fierce and hard. But Trump is tough and smart enough to achieve many things,if the media are fairer to him)。”

他说:“我同意,川普确实很精明。但你不觉得他对媒体的态度友善一些,会让他自己的日子好过一些吗?不然媒体会把他的形像塑造得很糟。”

我说:“他的性格就是这样,不管你喜不喜欢,这就是他。我既不能改变他,也没机会向他进言,说他应该怎样对待媒体,所以我也就不管了。怎样对待媒体,是他的事,不是我的事,所以我就不替他操心了哈。”

说到这里,这位朋友终于点头称是,开始问我别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这次聊天后几天,就看到川普将缺席白宫记者晚宴的消息,看来他并没有像我那位东南亚朋友所希望的那样,要刻意去对媒体“友善”一些。

笔者以为,就像那句俗话讲得那样,“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与奥巴马的“娱乐”记者比起来,在现阶段,川普“晾”一“晾”记者不见得更坏。如果能让其中一些记者反省一下自己的角色和任务,就更是好事。

严格说来,记者需要被总统“娱乐”吗?也许真是不需要。该报导的正事,该向外界发布的消息,白宫自有各种渠道对外公布。总统的日程很紧,要干的正事很多,不去娱乐记者,也没什么了不起。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章天亮:我们如何祈祷 从川普全国祷告日说起
【纪元专栏】应对病毒流行 渥京未以加人为先引担忧
【名家专栏】是时候拒绝“封杀文化”了
“黑科技”治国激发美中科技战
最热视频
【新闻第一现场】与闫丽梦会谈 专家:中共瞒疫无疑
【珍言真语】钟剑华:港官染文革作风 打压初选
【珍言真语】典型蓝变黄 周小龙取消移民而参选
【思想领袖】司徒文:对华关系3错 美低估台湾
【拍案惊奇】江西大溃堤唐山又震!回顾1976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