脏与净的相对论 & 我是如何做到百毒不侵的?

作者:曾铮

清洁水和水在蓝色泡影(fotolia)

font print 人气: 695
【字号】    
   标签: tags: , ,

前些天我分享了一个小故事,名为“好歹邻居一场”(http://zhengzeng97.blogspot.com/2017/04/how-does-one-sentence-of-my-daughter.html,里面谈到我12岁的女儿阻止我打蟑螂,理由是大家“好歹邻居一场”。

一个朋友看后留言说:“但是我还是会觉得这个邻居有点脏呀。”我当时就答应,要写篇文章来论一论这个“脏”的问题。所以今天算是兑现诺言。

当然,在现实的世界里,觉得蟑螂脏,并想办法除掉它,都再正常不过了。不过呢,对于我这个思想常常跑到现实世界之外的“书呆子”,对于脏与净的相对论,忍不住做了一点“哲学思考”。

首先呢,如果我们把一个蟑螂放到新生婴儿面前,他(她)会做何反应?他(她)可能什么想法都没有,而只会好奇地盯着蟑螂看。

也就是说,从我们开始“学习”并认识这个世界开始,我们就在慢慢的形成各种观念。观念越积越多,慢慢地就埋没了我们的本性和先天的智慧。到最后,观念变得过分强盛时,许多人事实上是被后天观念支配着在活,而真正的自己,可能并没有活。只是不仔细去想的话,人们可能意识不到这点,而会把观念当作自己。

所以呢,当你觉得蟑螂脏的时候,你当然很难把它当“邻居”;可反过来,如果你能转变观念,先把它看作“邻居”,也许就不会觉得它脏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说,我女儿的一句话,永远地改变了我的看法。

其实,脏与净,是个相对的概念。世界上许多民族都流传着上帝用泥土造人的故事(中国人是讲女娲用泥土造人)。那么在上帝眼里,人就生活在泥土的世界里,我们也可将之理解为介于星球与分子之间的这层空间。对于生活在更高境界、更微观、因而也就更“干净”的世界里的生命来说,人的空间当中,一切都是脏的,哪儿都是脏的。

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在这个泥土组成的肮脏世界中,再去比谁比谁干净一点还有什么意义呢,对吧?真嫌脏的话,其实应该想办法离开这里。这是另一个大话题了,这里先不谈。

第三层意思呢,就是说,我们人怕脏,有时其实不是怕脏的本身,而是觉得脏东西会让我们生病。如果我们不怕生病,也许就不怕脏了。

以下就是我的真实经历和故事(赤裸裸的现实,不再是“不着边际”的“哲学思考”而已)。

我是1997年在北京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很快就百病全消。更重要的是,我懂得了人为什么生病、为什么会在生活中遭遇不幸的深层原因,以及怎样摆脱这些的方法。而这一切的“副产品”就是,我不再怕脏了。

比如,北京的自来水是不能直接喝的,那时候人们也还没开始喝瓶装水,也没有什么饮水机。所以大家都是烧开了水再装在暖水壶里。

对我来说,夏天喝开水太热,放凉再喝又太慢,所以怎样弄到够凉的开水喝一直是个问题。

修炼法轮功后,我开始想:既然现在根本不会生病,我为什么还要怕细菌?就喝自来水又能如何?

于是,从1997年夏天开始,我就直接喝自来水了(老人们叫它“生水”,意即没被烧开过的水),感觉很好,终于不用等热水变凉了。我也从来没因此遇到任何问题。

2001年,在中共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中,我也被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除了其他种种非人酷刑之外,吃饭本身也是一种折磨,菜总是又烫又咸,吃饭时间又短到根本不容你有时间去等菜凉下来再吃。

有一天我因拒绝接受“转化”,被罚去运垃圾。在臭气熏天的小山般的垃圾堆中,我发现了一个小矿泉水瓶子,赶紧如获至宝的捡起来,偷偷塞到衣兜里。

在劳教所,一切都是严密管控的,包括上厕所的次数和时间。一天只能在规定的、有限的时间内上厕所,而且大家得排着队一起去,名曰“放茅”,“放茅”完全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的,没有任何隐私可言。

所以每天集体“放茅”后,我便用捡来的小矿泉水瓶装一瓶自来水,放到兜里存着。

到了吃饭时间,饭菜发到碗里、吃饭口令下达后,我会飞快地将一整瓶水倒入碗中,再飞快的用勺子搅拌,这样马上能让饭菜凉下来,且能让菜不再咸得难以下咽。

有一天,一个警察无意间看见我的动作,惊呼道:“天哪,曾铮!你这么吃!不拉肚子啊?”

我对她笑笑,平静地说:“不会。”

当然,如果我没修炼过法轮功,没从法轮功的著作中获得对疾病产生根源的深层理解,我是绝对不敢那样吃的,因为不知道会拉多少次肚子了。

所以结论是,修炼法轮功,真的让我获得了大自在。我不仅不再生病,也不再固守包括吃了脏东西会生病等许许多多在人中形成的观念。很多时候,我内心平和幸福,深深感恩自己在“十恶毒世”中,却能做到“百毒不侵”。

最后必须指出的是,以上我所有的观点和理解,都直接或间接来源于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而不是我自己平白无故想出来的(我还没那么聪明)。法轮功所有书籍、李洪志大师教功录像和功法音乐都可从以下网站免费下载:http://falundafa.org

──转自作者博客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小时候最爱的就是童话,一本《安徒生童话》,一本《格林童话》,不知道被我翻过几百遍了。这个爱好一直延续到大学里。尽管大学生看童话被人笑,我还是只管看。也许,在所有的读物中,童话所展示的,真的就是最美好的世界和境界,以至于以后每见到美好的风景,我都会想:这是童话里才会有的!
  • 我们生下来时一句话都不会说,怎么学会中文的?如果真的想让自己的英文跟中文(母语)一样好,是不是得采用跟学母语一样的方法呢?
  • 今天看《外交家》上“中国的器官移植问题”这篇文章时,里面有这么一句话:“面对如此前后不一的器官捐献数字显示,不能(中共)官方说什么就信什么。”看到这里我不禁连连点头,想起北京女子劳教所里一个“真材实料”的造假故事。
  • 语言,我想,是神给人的最有威力的东西之一。往大了说,觉者圣贤传法讲道度人,授业解惑,要靠语言;往小了说,在人的层面,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或事业及人生前途。
  • 湖边
    “风啊,你猛烈的吹走烟子吧!”渐渐的,渐渐的,在四处门洞窗户大开的状态下,终于回复了平静。在一阵狂欢似的狼狈中,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木头炉子开始有了火苗......。
  • 谈到惜食,同时想到了惜福。惜福是珍惜在人生道路上的一切机遇,无论贫困富足、病弱体健,都缘于上天的恩赐,让人能够粹炼得更加纯净无私。
  • 自从照顾老伴后,友人的生活圏几乎限缩于自家公寓、医院、菜市场,偶而推老伴去公园晒太阳。由于精神体力不济,对于亲友的探望,她总是尽可能回绝。
  • 草莓有护肤、控血糖和血脂等功效,怎样处理能保留更多营养?(Shutterstock)
    在当今资讯爆炸、商品充斥的时代,其实还是可以自我定位,简单过活,自我满足。在各种讯息左右下,迷失于种种较量中,徒然让宝贵的时间分分秒秒流逝,而生命的质地却未见提升,这才是最不值得、最冤枉的。
  • 缘分真的很奇妙!结识了一位很特殊的朋友,看似孤伶伶的,有一天突然感受到其所爆发的影响力。
  • 生病不是罪,死亡不是罪,藉由生病,才会知道人类的渺小,藉由生病才会珍惜每一天平安的日子是多么需要众人的帮忙,需要风调雨顺。死亡只是考验结束的过程之一,不是及格、不及格,也不是奖励与惩罚。死亡只是乐章的结束,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