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Shakespeare,Mary & Charles Lamb

莎士比亚作品《仲夏夜之梦》(3)

作者: 莎士比亚/原著 兰姆姊弟/改写
威廉.莎士比亚是西方文艺史上最杰出的作家之一,《仲夏夜之梦》是威廉.莎士比亚在约1590年-1596年间创作的浪漫喜剧。(Pixabay )

威廉.莎士比亚是西方文艺史上最杰出的作家之一,《仲夏夜之梦》是威廉.莎士比亚在约1590年-1596年间创作的浪漫喜剧。(Pixabay )

  人气: 201
【字号】    
   标签: tags: ,

两位姑娘向来是最亲密的朋友,现在却开始恶言相向。

“赫米亚你真残忍,”海伦娜说,“竟然叫拉山德用那些虚假的赞美来气我,你的另一个情人狄米崔斯,他以前恨不得一脚把我踢开,难道不是你要他叫我女神、仙女、绝世美人、心肝宝贝、仙姿玉色的吗?他明明讨厌我,要不是因为你唆使他来捉弄我,他才不会这样对我说话。残忍的赫米亚,竟然跟着男人一起讥笑你可怜的朋友,难道你忘了我们的同窗情谊?赫米亚,难道你忘了我们常常坐在同一张椅垫上,高唱同一首歌,仿照同一个绣花样本,用针细细绣出同一种花朵吗?难道你忘了,我们两人有如并蒂的樱桃一起成长,几乎形影不离?赫米亚,你跟着男人一起嘲笑你可怜的朋友,不仅不顾朋友的道义,更不合大家闺秀的身份。”

“你的气话让我听了很吃惊,”赫米亚说,“我没嘲笑你,反倒是你在嘲笑我吧。”

“欸,就是有,”海伦娜回话,“继续嘛,继续装成一本正经的样子啊,等我一转身就对我扮鬼脸,然后跟对方挤眉弄眼,再继续捉弄我下去。要是你们有任何同情心,要是你们有点修养跟礼数,就不会这样欺负我了。”

正当海伦娜跟赫米亚气呼呼地你来我往,狄米崔斯跟拉山德为了抢夺海伦娜的爱,离开现场,准备到树林里决斗。

她们一发现男士离开了,也跟着离去,再次疲惫地在树林里游荡,四下寻觅爱人。

仙王跟小帕克一直在听他们争吵,等大家一离开,仙王就跟帕克说:“都是你的疏忽,帕克,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幽影之王,相信我,”帕克说,“这是个失误,你不是告诉我,从雅典式穿着就可以认出那个男人吗?不过,发生这种事,我倒是不觉得遗憾,因为我觉得他们的争吵,听起来挺有趣的。”

“你刚刚也听到了,”奥布朗说,“狄米崔斯跟拉山德要去找个合适的地点决斗。我命令你用浓雾笼罩夜色,趁黑让这些争吵不休的情人迷路,让他们谁也找不到对方。装出对方说话的嗓音,用尖酸刺耳的话来调侃对方,激他们跟着你走。让他们以为自己听到的是敌手的声音。你就这样做吧,直到他们累得再也走不动为止。等你发现他们都睡着了,就把另一朵花的汁液点进拉山德的眼睛;等他醒来,就会忘记刚刚对海伦娜萌生的爱意,恢复原本对赫米亚的热情。然后这两个窈窕佳人就可以各自跟心爱的男人快快乐乐在一起,他们会以为这一切都是场恼人的梦。快把这件事处理妥当,帕克,我要去看看提泰妮娅找到了什么甜蜜的爱。”

提泰妮娅还在睡梦中,奥布朗看到她附近有个乡巴佬在林子里迷了路,目前他正呼呼大睡着呢。“这家伙啊,”他说,“就要成为我提泰妮娅的真爱了。”他把驴子的脑袋罩在乡巴佬的头上,契合得很,简直像是直接从肩膀长出来的。虽然奥布朗套上驴头的动作轻柔,却还是把乡巴佬吵醒了。乡巴佬站起身,没意识到奥布朗对他做了什么,径自往仙室走去,仙后正在那里睡着。

“啊!眼前这是什么样的天使?”提泰妮娅说。她一睁眼,小紫花的汁液就开始生效。“你的智慧跟你的美貌不相上下吗?”

“欸,小姐,”愚蠢的乡巴佬说,“要是我聪明到可以走出这片林子,那种程度的智慧就够我用的了。”

“别离开这片林子啊,”意乱情迷的仙后说,“我可不是普通的精灵,我爱你。跟我来吧,我会叫仙子来伺候你。”

接着她召来了手下的四个仙子,名字分别是豌豆花、蛛网、飞蛾跟芥菜籽。

“好好服侍这位迷人的男士,”仙后说,“在他的周围蹦蹦跳跳,在他的眼前欢乐舞蹈;喂他吃葡萄跟杏桃,替他从蜜蜂那儿把蜜囊偷来。来,陪我坐坐,”她对乡巴佬说,“让我逗逗你讨人喜欢的毛毛脸,我美丽的驴儿!让我吻吻你漂亮的大耳朵,我温柔的宝贝!”

“豌豆花呢?”驴头乡巴佬说,不怎么留意仙后的示爱,对于自己有了新侍从这点,倒是洋洋得意。

“在这儿呢,老爷。”豌豆花说。

“搔搔我的脑袋,”乡巴佬说,“蛛网呢?”

“在这儿呢,老爷。”蛛网说。

“好蛛网先生,”愚蠢的乡巴佬说,“替我把蓟草顶端的红熊蜂给杀了。然后啊,好蛛网先生,替我把蜜囊拿来。出任务的时候不要慌张,蛛网先生,小心别把蜜囊弄破了。要是到时把蜜洒得自己满身是,我会很遗憾的。芥菜籽呢?”

“在这儿呢,老爷,”芥菜籽说,“您有什么吩咐?”

“没事,”乡巴佬说,“好芥菜籽先生,就帮豌豆花先生一起替我抓痒吧。我得去找理发师了,芥菜籽先生,我觉得脸上长了好多毛啊。”

“我甜美的爱人,”仙后说,“你想吃些什么呢?我有不畏艰险的仙子会去找松鼠的存粮,替你拿点新鲜坚果回来。”

“我倒想来把干豌豆,”乡巴佬说,顶着驴头,让他有了驴子似的胃口,“可是,拜托,别让你的手下打搅我,我想好好补个眠。”

“那就好好睡吧,”仙后说,“我会把你搂在臂弯里,噢,我好爱你!你把我迷得晕头转向!”

仙王看到乡巴佬睡在他王后的怀里,于是走进了她的视线之内,痛斥她竟然宠溺一头驴子。

这点她否认不了,因为乡巴佬正睡在她的臂弯里,驴头还顶着她编织的花冠。

奥布朗调侃她一阵子之后,再次索讨那个偷换儿。她因为被夫君发现自己跟新欢在一起,羞愧之下不敢拒绝。

奥布朗一偿宿愿,得到了可以当侍僮的小男孩,这会儿反倒同情起提泰妮娅,都是他的滑稽诡计害得她颜面尽失,于是把另一朵花儿的汁液洒进她眼里。仙后立即恢复理智,对于自己先前竟会迷恋这种对象直呼离谱,说她现在一见那个畸形怪物就满心厌恶。

奥布朗也把驴头从乡巴佬身上摘下,任由他那颗蠢人脑袋垂靠着肩,继续呼呼沉睡。

奥布朗跟他的提泰妮娅现在言归于好,他向她说起那些恋人的故事,还有他们夜半的争吵。她同意跟他一起去瞧瞧他们这场奇遇的结局。

仙王跟仙后找到了那些恋人跟他们的佳人,他们正睡在一片草地上,距离彼此都不远。帕克为了补偿先前的失误,费尽心思将他们带到了同样的地点,但他们彼此并不知情。帕克用仙王给他的解药,小心翼翼解除了拉山德眼上的魔咒。

最早醒来的是赫米亚,她发现自己失去的拉山德就睡在近处,她瞅着他,为他怪异的反复无常感到惊讶。拉山德一睁眼,见到他亲爱的赫米亚,恢复了被仙咒蒙蔽以前的神智。随着理智恢复,对赫米亚的爱也跟着回来。他俩谈起夜里的奇遇,怀疑这些事情是否真正发生过,还是他们都做了同样一场令人费解的梦。@(节录完)

──节录自《莎士比亚故事集》/漫游者文化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仲夏夜之梦》──〈仙女舞蹈〉,奥布朗、提泰妮娅和帕克与跳舞的仙子,威廉.布雷克(Blake)约 1786绘制。(维基百科)
    我要趁提泰妮娅睡着的时候,把那种花的汁液点在她眼皮上。她一睁眼,就会深深爱上第一个映进眼帘的东西,不管是狮子还是熊,或是爱干涉人的猴子。
  • 作为大法修炼者的我,是一个为学生负责的老师,为工作尽责的员工。因为法轮大法的修炼,最低要求就是在常人社会中做一个符合真、善、忍标准的好人。
  • 近一个世纪以来,柏林就是国际知名的影视艺术中心,这里荟萃了德国影视制作产业的众多片场、企业和艺术家。市中心的波茨坦广场更是柏林影视业的黄金地带,影院鳞次节比,每年以这里为主战场的柏林电影节吸引全世界无数电影艺术家和爱好者。5月8日晚,神韵世界艺术团在波茨坦广场剧院的今年首演,给影视业人士带来灵感和启发,德国电视剧导演Mattes Reischel就是其中之一。
  • 她,一生坎坷,屡遭魔难;她,喜欢求神问卦,一直想搞明白自己的命运,又不甘被命运束缚。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一本书,刹那间,一直迷惑不解的人生问题都得到了解答。从此,一条新的人生之路在她面前开启。是怎样一本书,让她的生命再造呢?
  • 谁也不曾想到,这蛤蟆屁如放连珠鞭炮一样滚出一串,又重又臭,其臭带有恶心的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足以让人头晕呼吸紧张,甚至连站在门口倒水的服务员都站到了门外。
  • 有数据表明,长春的居民人口由围困前的50万锐减到围城后的17万人。每年的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朋友圈都在高调转发着对日本人的愤慨,但几乎没有一个人,敢公开去质疑这场战争:到底有多少人,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中共党史、战史里?
  • 莎士比亚一生创作了10部历史剧,主要描写了距他当时约400年内的七位英国国王。剧中人物丰富细腻,有的狂暴,有的温情,再现了中世纪英国王室的风雨人生。
  • 历史难有真相,如今发现的许多历史,不过都是根据目前已知历史遗迹或出土文物所做的种种推测。而如果明天有了某种新的文物被发现,就极有可能推翻之前的所有推测和观念。正比如,“克里斯托弗•马洛”的生平传奇。
  • 这块石板是光秃秃的,凿石的人只想到这是筑墓石所需,除了使它够长够宽能盖住一个人之外,就没有考虑过其他方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