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Shakespeare,Mary & Charles Lamb

莎士比亚作品《仲夏夜之梦》(1)

作者: 莎士比亚/原著 兰姆姊弟/改写
《仲夏夜之梦》──〈仙女舞蹈〉,奥布朗、提泰妮娅和帕克与跳舞的仙子,威廉.布雷克(Blake)约 1786绘制。(维基百科)

《仲夏夜之梦》──〈仙女舞蹈〉,奥布朗、提泰妮娅和帕克与跳舞的仙子,威廉.布雷克(Blake)约 1786绘制。(维基百科)

  人气: 1178
【字号】    
   标签: tags: ,

爱情是不用眼睛而用心灵看着的,因此生着翅膀的丘比特常被描成盲目。
──
海伦娜,
仲夏夜之梦》第一幕,第一场

雅典城有这么一条法律,规定市民想把女儿嫁给谁,就有权强迫女儿嫁给谁。要是女儿拒绝嫁给父亲挑选的夫婿,父亲就可以凭借这个法条,求处女儿死刑。不过,为人父者通常不会希望葬送女儿的性命,因此即使城里的年轻女孩有时不大好管教,这条可怕的法律却鲜少实施或不曾实施过,或许只是时常被为人父母者拿来吓唬女儿罢了。

不过,曾经有个案例,名叫伊吉斯的老人真的来到当时统治雅典的忒修斯公爵跟前申诉,说他命令女儿赫米亚嫁给出身贵族家庭的雅典青年狄米崔斯,女儿却拒绝听话行事,因为她的心另有所属,对象是个名叫拉山德的雅典青年。伊吉斯要求忒修斯主持审判,希望能够依据这条残酷的法律,判处女儿死刑。

赫米亚替自己辩解,说她违背父亲的旨意,是因为狄米崔斯曾经对她的闺中密友海伦娜示爱,而且海伦娜正难以自拔地爱着狄米崔斯。可是,即使赫米亚提出这个光明正大的理由,解释自己为何违抗父亲的命令,却打动不了生性严厉的忒修斯的心。

忒修斯虽然是个伟大仁慈的君主,却无权改变国家的法律,顶多只能宽限赫米亚四天时间好好考虑。四天过后,要是她依然拒绝跟狄米崔斯结为连理,就要认命接受死刑。

赫米亚从公爵面前退下之后,马上去找情人拉山德,通知他自己身陷怎样的险境,说她再过四天,要不是得弃他而去并嫁给狄米崔斯,不然就性命不保。

一听到这些不幸的消息,拉山德痛苦万分,此时想起有个姑妈就住雅典城外不远,既然这条法律的施行范围仅限于雅典城邦,赫米亚只要到那个姑妈家避避风头,就不必受到那条残酷法律的制裁。他向赫米亚提议,要她当晚悄悄离家,一起前往他姑妈家,他会在当地娶她为妻。“我会到城外几英里的树林里跟你会合,”拉山德说,“就是那座美妙的树林,我们在气候宜人的五月,常跟海伦娜一起散步的地方。”

赫米亚欣然同意这项提议,只将潜逃计划告诉她朋友海伦娜一人。

姑娘常为了爱情做出傻事──海伦娜竟然有失厚道地向狄米崔斯通风报信,虽然她泄漏朋友的秘密,除了只能自讨没趣追随不忠的爱人到树林去,自己其实没什么好处。她很清楚狄米崔斯会为了追赫米亚而到树林里去。

拉山德跟赫米亚提议要会面的树林,是叫仙子的小东西最爱流连的去处。

午夜时分,仙王奥布朗跟仙后提泰妮娅总会领着小小随从,在这座树林里纵情欢乐。

碰巧在此时,小仙王跟小仙后起了争执。朗朗月光之下,在这个宜人树林的幽暗步道之间,他俩只要碰上了面,就会唇枪舌战一番,直到那些小仙子吓得爬进橡树壳里躲起来。

这场不愉快的纷争,起因是提泰妮娅拒绝把偷换来的小男孩交给奥布朗。小男孩的生母原本是提泰妮娅的朋友,朋友一死,仙后就把那孩儿从奶妈身边偷来,在林子里抚养他长大。

就在恋人们即将在这树林里会面的当晚,提泰妮娅正跟几位侍女在这里散着步,好巧不巧竟碰上了奥布朗,一群仙宫侍臣簇拥在他身旁。

“月色正好,却不幸狭路相逢,傲慢的提泰妮娅。”仙王说。

仙后答道:“什么?善妒的奥布朗,竟然是你?仙子们,咱们尽管继续往前走,我已经发誓不跟他打交道了。”

“且慢,鲁莽的仙女,”奥布朗说,“我难道不是你的夫君吗?提泰妮娅何必跟她的奥布朗作对呢?把那个小小偷换儿交给我当侍僮吧。”

“你死了这条心吧,”仙后回答,“即使你拿整个仙国来换,我也不会把这孩子交给你。”接着她抛下火冒三丈的夫君,径自拂袖离去。

“哼,随便你,”奥布朗说,“竟然这样侮辱人,天亮以前,我要给你苦头尝尝。”

奥布朗接着召来了他钟爱的亲信帕克。

帕克(也有人叫他“好人罗宾”)是个精明狡猾的精灵,老爱到邻近的村庄耍些滑稽的恶作剧。有时溜进酪农场,撇去牛奶顶端的奶皮。有时,整个轻盈纤细的身体钻进奶油搅拌器,在里头跳起奇特的舞蹈,害得酪农姑娘怎么使劲,都没办法把牛奶搅成奶油,即使村里的小伙子出力相助也起不了作用。只要帕克溜进酿酒器里去作怪,整批麦酒注定会毁于一旦。

几个好邻居相约对酌,想舒服自在地享受几杯麦酒时,帕克就会幻化成烤酸苹果的模样,跃入酒杯;老太太喝酒的时候,他就往她的嘴唇一弹,让麦酒泼在她干瘪老皱的下巴上。然后,等老妇准备庄重地坐下,跟邻居叙说一则哀愁的故事时,帕克就会把三脚凳从她身下一把抽走,害可怜的老太太跌得四脚朝天,那些老邻居就捧着肚子嘲笑她,发誓自己从没这么快活过。

“过来,帕克,”奥布朗对他这个欢乐的小夜游者说,“替我摘朵姑娘们通常称作‘闲游之爱’的小紫花过来。趁人睡着的时候,把小紫花的汁液抹在那人的眼皮上,那人醒来的时候,会对第一眼见到的东西一见钟情。我要趁提泰妮娅睡着的时候,把那种花的汁液点在她眼皮上。她一睁眼,就会深深爱上第一个映进眼帘的东西,不管是狮子还是熊,或是爱干涉人的猴子,或是爱管闲事的人猿。我知道怎么用另一个魔法解开这个魔咒,但在替她解除眼上的魔力以前,要先逼她把那孩子交给我当侍僮。”

帕克打从心坎里就爱恶作剧,觉得主人这把戏很有意思,于是跑去寻觅那种花朵。奥布朗等待帕克回来的当儿,看到狄米崔斯跟海伦娜踏进树林,听到狄米崔斯正在斥责海伦娜为何紧追他不放,狄米崔斯还一连说了不少刻薄的话。海伦娜则是一派温柔地苦苦劝说,提醒他过去如何爱着她,还曾经对她表示会忠心不二。狄米崔斯却转眼就抛下海伦娜不管,说要把她丢给野兽、任凭它们处置,而她只能尽量加紧脚步追上去。@#(未完,待续)

──节录自《莎士比亚故事集》/漫游者文化

《莎士比亚故事集》/漫游者文化
莎士比亚故事集》/漫游者文化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匆匆人生,舍得之道总贯穿期间。舍与得不就像天与地,水和火一样吗?相互对峙下又彷如共一。(Fotolia)
    这辆宝蓝色的福特,忠心耿耿跟着妈妈,竟然也有20年光景了!时光悠忽,它除了见证我们七个的成长,伴着爸妈孙子们度过许多欢愉的孩提时光,渗透了妈妈东奔西跑为家忙的汗水,还有更多更多悲喜交织的回忆。
  • 诸葛武侯领兵作战,善以智胜,而非蛮力;攻心为上,注重心战,因而留下火烧博望、巧借东风、空城计等著名战例。在他的军事生涯中,有一场特殊的战役,数次与敌周旋,将胜券在握的战事变成为一场出生入死的硬仗。
  • 随着修炼后思想境界不断提高,智慧也越来越大,医疗技术水平不断提高,只要患者刚一开口,我就会准确的说出患者的病情,每每这时患者都非常惊讶。(Fotolia)
    随着修炼后思想境界不断提高,智慧也越来越大,医疗技术水平不断提高,只要患者刚一开口,我就会准确的说出患者的病情,每每这时患者都非常惊讶。
  • 从史籍记载中,我们常会发现负责管理一县的长官,因朝代不同而有县令、县长、县尹等不同的称呼。但到了明清时期,掌管一县政事的长官被称为知县,如明冯梦龙《警世通言‧卷十一‧苏知县罗衫再合》:“正说间,后堂又有几个闲荡的公人听得了,走来帮兴。”另清吴敬梓《儒林外史‧第十六回》:“忽听窗外锣响,许多火把簇拥一乘官轿过去,后面马蹄一片声音,自然是本县知县过。”那么,县的长官为什么称为“知县”呢?
  • 2017年5月8日晚,美国神韵世界艺术团2017年在德国柏林波茨坦广场剧院 (Theater am Potsdamer Platz)的首场演出圆满落幕。青年学子Simon Keyhani观看神韵后说:“演出非常纯净,非常具有艺术观赏性。”
  • 看到五十岁的人活得很精彩,就会期待自己的五十岁;看到六十岁的人活得很轻松,自己也会想要学习轻松过日子;看到七十岁的人能够接受人生的喜悦和悲伤,也许会觉得时间的流逝并不可怕。
  • 一八七三年四月间的某个迷雾遮天的早晨,一艘自加拿大“纽芬兰岛”康赛普逊湾启航的蒸汽动力三桅帆船“雌虎号”(Tigress),正铆足全力从分散在拉布拉多半岛外海的浮冰和冰山之间通过。
  • (大纪元岳青综合报导) 2012年4月21日,在莎士比亚故乡英国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小镇,市民和游客们举行巡游活动,纪念莎翁诞辰448周年。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是一个只有25500多人的小镇,莎士比亚在这里长大。小镇至今仍保留着他生活过的痕迹。英国人民不但每年都举行纪念活动,而且每隔一年举行一次“莎士比亚戏剧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