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国亚裔法官凤毛麟角 业界求解

全美万名审判庭和上诉庭法官 亚裔只占2% 业界商议如何提携后辈

加州华裔法官刘弘威统计,全美万名审判庭和上诉庭法官中,亚裔只占2%。(Mark Wilson/Getty Images)
人气: 48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6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虽然有很多亚洲美国人从事法律行业,但是在联邦一级的法官或者检察官中,亚裔的比例却非常低。而且,近年来,法律学院中亚裔学生的比例也在下降。怎么样能增加亚裔法官、检察官,推而广之,增加政府公务员中亚裔的人数呢?

周二(5月30日),纽约市亚裔律师协会(AABANY)组织亚裔法律界专家,举办了一场研讨会讨论了这个话题。

美国亚裔律师协会5月31日在纽约举办研讨会。图为四位嘉宾(从左起)陈丹尼、孟昭文、金贤俊和Susan Shin。
亚裔律师协会5月30日在纽约举办研讨会。图为四位嘉宾(从左起)陈卓光、孟昭文、金贤俊和Susan Shin。(施萍/大纪元)
5月30日200位纽约法律届人士参加了亚裔律师协会的研讨会。
5月30日,200位纽约法律界人士参加了亚裔律师协会的研讨会。(施萍/大纪元)

刘弘威(Goodwin Liu)是加州最高法院的法官,他最近走访了美国600位亚裔法律人士后做出一份报告。他发现,亚裔美国人在几乎法律行业的每一领域里都有立足,但是比例却非常低。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提高这个比例。他报告中的数据如下:(1)全美94个联邦检察官中,只有3人是亚裔;2,500个选举出来的州检察官中,只有4人是亚裔。(2)850个联邦法官中只有26人是亚裔;在全美各州10,300名审判庭和上诉庭的法官中,亚裔只占2%。(3)虽然在律师事务所中,亚裔是最大的少数族裔,但却是最小比例的一个成为合伙人的群体。

另外,在美国法律学校中,亚裔学生的比例也在下降。曾几何时,亚洲学生占据全体法律系学生的10%,现在却下降了四成以上。

要当法官 从法庭书记员做起

造成这个局面的原因是什么呢?第一个恐怕要归咎于亚裔家庭把考虑哪个行业最赚钱放在第一位,并不把律师行当摆在就业清单的前面。

出生于台湾医生家庭的刘弘威法官说,他的家庭也没有鼓励他学法律当法官。特别是以餐饮业为典型行业的华裔家庭,厨师父亲一般没有一个律师儿子。

“我的祖父是跑堂的,爸爸是厨师,家里也没有指望我从事法律行业。”联邦第二巡回上诉庭的华裔律师陈卓光(Denny Chin),在美国亚裔律师协会举办的研讨会上说。“我是在普林斯顿大学读的心理学,后来才读法学院,在法庭实习当书记员的经历让我从事了法律。”

“我是在给别人竞选市长时踏入公共服务领域的。”另一位嘉宾、皇后区国会议员孟昭文也是法律系毕业。她参政之前也从来没有想过当公务员。“我当时有一个孩子3岁、一个5岁,在最后24小时内才决定参选州议员。”

当天的嘉宾中,只有一个人是受到家中公务员父亲的耳濡目染,从小就立志从事服务公众职业,他就是全美三名亚裔联邦检察官之一的金贤俊(Joon H Kim)。

“至少在我们韩国人的文化中,做公务员是一种荣耀。……我觉得联邦法官和检察官中亚裔太少不是因为我们是少数族裔,而是合格的申请人太少。”另外,他表示,州一级的司法人员的任命取决于参议院,其实有很多政治方面的因素。

与会者都同意,亚裔高级别法律人士少的原因还和亚洲人整体的文化有关。“我们受到的教育都是要谦虚,多很腼腆,谁也不愿意在法庭上、大庭广众之下去说话。”孟昭文说。“我后来是想到,如果我不去为社区说话,还有谁去?谁能替他们发声呢?”这样的责任感让她成为美东第一位华裔女性联邦众议员。

陈卓光法官表示,很多法官是从法庭书记员做起;而50%的联邦检察官以前当过助理检察官。“但是现在法庭秘书中只有5%–6%是亚裔。如果法律系的学生中亚裔占10%,我也不知道秘书中怎么少了5%。”所以,如果说没有足够多的人申请法官,那可能因为没有足够的人申请法庭秘书。

提高亚裔比例 从帮助后辈开始

分析了成因后,改进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很明显了。首先是教育亚裔家庭鼓励孩子们学法律,从事法律行业。金贤俊说:“这是一个有无限的潜力和可能性,回报率极高的事业。”

陈卓光法官透露,在州府阿尔伯尼的高中里有很多项目,他鼓励亚裔学生们勇于参与并希望更多亚裔申请法庭书记员职务。

研讨会主持人,刚刚卸任的协会主席Susan Shin建议,亚裔法律界应该为学生们做导师指导后辈们,并给亚裔社区提供更多机会。

纽约东区法官Pamela K. Chen建议,应在法律学院中多举办一些有趣的活动,比如:律师门诊、刑事法庭,增长学生的知识,激发他们的兴趣,培养自信心。◇#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