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國亞裔法官鳳毛麟角 業界求解

全美萬名審判庭和上訴庭法官 亞裔只占2% 業界商議如何提攜後輩

加州華裔法官劉弘威統計,全美萬名審判庭和上訴庭法官中,亞裔只占2%。(Mark Wilson/Getty Images)
人氣: 487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7年06月01日訊】(大紀元記者施萍紐約報導)最近的一項研究顯示,雖然有很多亞洲美國人從事法律行業,但是在聯邦一級的法官或者檢察官中,亞裔的比例卻非常低。而且,近年來,法律學院中亞裔學生的比例也在下降。怎麼樣能增加亞裔法官、檢察官,推而廣之,增加政府公務員中亞裔的人數呢?

週二(5月30日),紐約市亞裔律師協會(AABANY)組織亞裔法律界專家,舉辦了一場研討會討論了這個話題。

美國亞裔律師協會5月31日在紐約舉辦研討會。圖為四位嘉賓(從左起)陳丹尼、孟昭文、金賢俊和Susan Shin。
亞裔律師協會5月30日在紐約舉辦研討會。圖為四位嘉賓(從左起)陳卓光、孟昭文、金賢俊和Susan Shin。(施萍/大紀元)
5月30日200位紐約法律屆人士參加了亞裔律師協會的研討會。
5月30日,200位紐約法律界人士參加了亞裔律師協會的研討會。(施萍/大紀元)

劉弘威(Goodwin Liu)是加州最高法院的法官,他最近走訪了美國600位亞裔法律人士後做出一份報告。他發現,亞裔美國人在幾乎法律行業的每一領域裡都有立足,但是比例卻非常低。現在的問題是如何提高這個比例。他報告中的數據如下:(1)全美94個聯邦檢察官中,只有3人是亞裔;2,500個選舉出來的州檢察官中,只有4人是亞裔。(2)850個聯邦法官中只有26人是亞裔;在全美各州10,300名審判庭和上訴庭的法官中,亞裔只占2%。(3)雖然在律師事務所中,亞裔是最大的少數族裔,但卻是最小比例的一個成為合夥人的群體。

另外,在美國法律學校中,亞裔學生的比例也在下降。曾幾何時,亞洲學生占據全體法律系學生的10%,現在卻下降了四成以上。

要當法官 從法庭書記員做起

造成這個局面的原因是什麼呢?第一個恐怕要歸咎於亞裔家庭把考慮哪個行業最賺錢放在第一位,並不把律師行當擺在就業清單的前面。

出生於台灣醫生家庭的劉弘威法官說,他的家庭也沒有鼓勵他學法律當法官。特別是以餐飲業為典型行業的華裔家庭,廚師父親一般沒有一個律師兒子。

「我的祖父是跑堂的,爸爸是廚師,家裡也沒有指望我從事法律行業。」聯邦第二巡迴上訴庭的華裔律師陳卓光(Denny Chin),在美國亞裔律師協會舉辦的研討會上說。「我是在普林斯頓大學讀的心理學,後來才讀法學院,在法庭實習當書記員的經歷讓我從事了法律。」

「我是在給別人競選市長時踏入公共服務領域的。」另一位嘉賓、皇后區國會議員孟昭文也是法律系畢業。她參政之前也從來沒有想過當公務員。「我當時有一個孩子3歲、一個5歲,在最後24小時內才決定參選州議員。」

當天的嘉賓中,只有一個人是受到家中公務員父親的耳濡目染,從小就立志從事服務公眾職業,他就是全美三名亞裔聯邦檢察官之一的金賢俊(Joon H Kim)。

「至少在我們韓國人的文化中,做公務員是一種榮耀。……我覺得聯邦法官和檢察官中亞裔太少不是因為我們是少數族裔,而是合格的申請人太少。」另外,他表示,州一級的司法人員的任命取決於參議院,其實有很多政治方面的因素。

與會者都同意,亞裔高級別法律人士少的原因還和亞洲人整體的文化有關。「我們受到的教育都是要謙虛,多很靦腆,誰也不願意在法庭上、大庭廣眾之下去說話。」孟昭文說。「我後來是想到,如果我不去為社區說話,還有誰去?誰能替他們發聲呢?」這樣的責任感讓她成為美東第一位華裔女性聯邦眾議員。

陳卓光法官表示,很多法官是從法庭書記員做起;而50%的聯邦檢察官以前當過助理檢察官。「但是現在法庭秘書中只有5%–6%是亞裔。如果法律系的學生中亞裔占10%,我也不知道祕書中怎麼少了5%。」所以,如果說沒有足夠多的人申請法官,那可能因為沒有足夠的人申請法庭祕書。

提高亞裔比例 從幫助後輩開始

分析了成因後,改進這個問題的答案就很明顯了。首先是教育亞裔家庭鼓勵孩子們學法律,從事法律行業。金賢俊說:「這是一個有無限的潛力和可能性,回報率極高的事業。」

陳卓光法官透露,在州府阿爾伯尼的高中裡有很多項目,他鼓勵亞裔學生們勇於參與並希望更多亞裔申請法庭書記員職務。

研討會主持人,剛剛卸任的協會主席Susan Shin建議,亞裔法律界應該為學生們做導師指導後輩們,並給亞裔社區提供更多機會。

紐約東區法官Pamela K. Chen建議,應在法律學院中多舉辦一些有趣的活動,比如:律師門診、刑事法庭,增長學生的知識,激發他們的興趣,培養自信心。◇#

責任編輯:艾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