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人为何屡遭侵害? 专家探讨安全之道

华人爱随身带现金 遇事不报警 嫌麻烦不愿配合警方调查出庭作证

(左起)联成公所议员黄雪莉、退役警察邓灿业、吴建宏、Mayerling Rivera、中华公所主席萧贵源、纽约同源会“犯罪防治与安全委员会”主席李振平律师等。右二和右三分别是华裔侦探詹德猷、助理检察官黄成文。 (蔡溶/大纪元)

人气: 3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6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相比以往,纽约市的安全指标更高了,但是这里的亚裔、尤其是外卖郎却没有同感。华人互助联盟的卢德泉说,外卖郎常遇到打劫。入室盗窃案中,华人住家也常成为受害者。

6月6日,纽约同源会在中华公所主办的“被遗忘的受害者”论坛上,不少受害人现身说遭遇,与来自不同背景的检察官、侦探、退役警员、律师等专业人士,共同探讨如何制止犯罪。
6月6日,纽约同源会在中华公所主办的“被遗忘的受害者”论坛上,不少受害人现身说遭遇,与来自不同背景的检察官、侦探、退役警员、律师等专业人士,共同探讨如何制止犯罪。 (蔡溶/大纪元)

一名华人妇女说,她在华埠亚伦街(Allen Street)曾遭遇劫匪,一群非洲裔光天化日下在公园旁抢她的手机,抢走手机后,还取笑她;她的一位家人被一名非洲裔骑自行车抢走项链,因家人忙着上班,加上不会英文,所以没有报案;她的一名朋友在收购废铜的收购站上班时,被一名非洲裔拿枪顶着他的头,抢了钱不算,他还被打;她楼下的快餐店主遇到一名南美裔,常到店里讨食物吃,讨得次数多了,一次华人店主拒绝给他食物,却把他惹恼,被打了一顿。

6月6日,纽约同源会在中华公所主办的“被遗忘的受害者”论坛上,不少受害人现身说遭遇,与来自不同背景的检察官、侦探、退役警员、律师等专业人士,共同探讨如何制止犯罪。
6月6日,纽约同源会在中华公所主办的“被遗忘的受害者”论坛上,不少受害人现身说遭遇,与来自不同背景的检察官、侦探、退役警员、律师等专业人士,共同探讨如何制止犯罪。 (蔡溶/大纪元)

华人为何一而再的成为抢劫目标,华人在美国的安全之道究竟有何解?6月6日,纽约同源会在中华公所主办的“被遗忘的受害者”论坛上,不少受害人现身说遭遇,来自不同背景的检察官、侦探、退役警员、律师等专业人士,共同探讨如何制止犯罪。

到场专家有布碌崙地检红色审讯区主管(Bureau Chief of the Red Zone Trial Bureau)吴建宏(Kin W. Ng),曼哈顿地检“特别受害者和移民事务”法律外展主任里维拉(Mayerling Rivera),布朗士地检前助理检察官黄成文(Monica Huang),纽约市警察局社区事务局预防犯罪科华裔侦探詹德猷(John Chiam),曾领导纽约市帮派犯罪调查组亚洲帮派犯罪案的退役警察、纽约市亚裔警务人员协会“亚裔玉石协会”前主席兼共同创办人邓灿业(Thomas Ong)。

五名专家统统都是与各类型罪犯常打交道者,对于为何华人在海外总是成为被害主体,他们从自身经验,总结出几方面,值得华人思考:

第一,歹徒都知道,华人习惯随身携带大量现金,而且有事不报警,也不声张,歹徒自然认为华人好欺负。

第二,为什么证人都消失了?助理检察官黄成文说,她在布朗士常向遭遇打劫外卖郎了解情况,发现一大问题,华人总是以为打完911之后就“完事大吉”,没想到还要到警署备案,到检察官办公室配合调查、做证等,很多案子不能一时半会就结案,整个法律过程可能要拖一、两年,当他们知道报警后会引发这一系列的后果时,很多当事人就改口说“算了”,往往反悔而不想起诉,也不愿出庭作证。这件案子就被撤了,罪犯也不能被绳之以法。

当然,检察官办公室也理解受害人需要工作,养家糊口。布碌崙地检官吴建宏说,其实检察官办公室会尽量配合受害人的时间,不会总是要求早九晚五,工作人员有时会在下班时间以外,接待受害人,总之,共同的目标是把罪犯绳之以法,大家都需要互相配合。

第三,为什么华人社区罪案率低?华裔侦探詹德猷说,他特意查阅今年1月至今的报案数据,发现全市共有13,657家华人餐馆,华人外卖郎上万人,可是今年上半年仅有21人报案,而其中只有6位是华人外卖郎,其他15名是中东和印度裔外卖郎报案。在外卖郎群体中,华人报案率不到30%。

詹德猷说,任何犯罪都有三个原因:某人有犯罪的念头、他有犯罪的工具(很壮、有枪有刀)、他有犯罪机会。没有这三样,他不能成功,如何预防犯罪?你不能阻止他的犯案欲望和工具时,就要减少他犯罪的机会。希望华人积极配合警方,尽快报案并留下资料,将更多罪犯绳之以法,这样才能让外卖餐馆的安全问题不再恶化。◇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