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華人為何屢遭侵害? 專家探討安全之道

華人愛隨身帶現金 遇事不報警 嫌麻煩不願配合警方調查出庭作證

(左起)聯成公所議員黃雪莉、退役警察鄧燦業、吳建宏、Mayerling Rivera、中華公所主席蕭貴源、紐約同源會「犯罪防治與安全委員會」主席李振平律師等。右二和右三分別是華裔偵探詹德猷、助理檢察官黃成文。 (蔡溶/大紀元)

人氣: 32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7年06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蔡溶紐約報導)相比以往,紐約市的安全指標更高了,但是這裡的亞裔、尤其是外賣郎卻沒有同感。華人互助聯盟的盧德泉說,外賣郎常遇到打劫。入室盜竊案中,華人住家也常成為受害者。

6月6日,紐約同源會在中華公所主辦的「被遺忘的受害者」論壇上,不少受害人現身說遭遇,與來自不同背景的檢察官、偵探、退役警員、律師等專業人士,共同探討如何制止犯罪。
6月6日,紐約同源會在中華公所主辦的「被遺忘的受害者」論壇上,不少受害人現身說遭遇,與來自不同背景的檢察官、偵探、退役警員、律師等專業人士,共同探討如何制止犯罪。 (蔡溶/大紀元)

一名華人婦女說,她在華埠亞倫街(Allen Street)曾遭遇劫匪,一群非洲裔光天化日下在公園旁搶她的手機,搶走手機後,還取笑她;她的一位家人被一名非洲裔騎自行車搶走項鏈,因家人忙著上班,加上不會英文,所以沒有報案;她的一名朋友在收購廢銅的收購站上班時,被一名非洲裔拿槍頂著他的頭,搶了錢不算,他還被打;她樓下的快餐店主遇到一名南美裔,常到店裡討食物吃,討得次數多了,一次華人店主拒絕給他食物,卻把他惹惱,被打了一頓。

6月6日,紐約同源會在中華公所主辦的「被遺忘的受害者」論壇上,不少受害人現身說遭遇,與來自不同背景的檢察官、偵探、退役警員、律師等專業人士,共同探討如何制止犯罪。
6月6日,紐約同源會在中華公所主辦的「被遺忘的受害者」論壇上,不少受害人現身說遭遇,與來自不同背景的檢察官、偵探、退役警員、律師等專業人士,共同探討如何制止犯罪。 (蔡溶/大紀元)

華人為何一而再的成為搶劫目標,華人在美國的安全之道究竟有何解?6月6日,紐約同源會在中華公所主辦的「被遺忘的受害者」論壇上,不少受害人現身說遭遇,來自不同背景的檢察官、偵探、退役警員、律師等專業人士,共同探討如何制止犯罪。

到場專家有布碌崙地檢紅色審訊區主管(Bureau Chief of the Red Zone Trial Bureau)吳建宏(Kin W. Ng),曼哈頓地檢「特別受害者和移民事務」法律外展主任里維拉(Mayerling Rivera),布朗士地檢前助理檢察官黃成文(Monica Huang),紐約市警察局社區事務局預防犯罪科華裔偵探詹德猷(John Chiam),曾領導紐約市幫派犯罪調查組亞洲幫派犯罪案的退役警察、紐約市亞裔警務人員協會「亞裔玉石協會」前主席兼共同創辦人鄧燦業(Thomas Ong)。

五名專家統統都是與各類型罪犯常打交道者,對於為何華人在海外總是成為被害主體,他們從自身經驗,總結出幾方面,值得華人思考:

第一,歹徒都知道,華人習慣隨身攜帶大量現金,而且有事不報警,也不聲張,歹徒自然認為華人好欺負。

第二,為什麼證人都消失了?助理檢察官黃成文說,她在布朗士常向遭遇打劫外賣郎了解情況,發現一大問題,華人總是以為打完911之後就「完事大吉」,沒想到還要到警署備案,到檢察官辦公室配合調查、做證等,很多案子不能一時半會就結案,整個法律過程可能要拖一、兩年,當他們知道報警後會引發這一系列的後果時,很多當事人就改口說「算了」,往往反悔而不想起訴,也不願出庭作證。這件案子就被撤了,罪犯也不能被繩之以法。

當然,檢察官辦公室也理解受害人需要工作,養家餬口。布碌崙地檢官吳建宏說,其實檢察官辦公室會儘量配合受害人的時間,不會總是要求早九晚五,工作人員有時會在下班時間以外,接待受害人,總之,共同的目標是把罪犯繩之以法,大家都需要互相配合。

第三,為什麼華人社區罪案率低?華裔偵探詹德猷說,他特意查閱今年1月至今的報案數據,發現全市共有13,657家華人餐館,華人外賣郎上萬人,可是今年上半年僅有21人報案,而其中只有6位是華人外賣郎,其他15名是中東和印度裔外賣郎報案。在外賣郎群體中,華人報案率不到30%。

詹德猷說,任何犯罪都有三個原因:某人有犯罪的念頭、他有犯罪的工具(很壯、有槍有刀)、他有犯罪機會。沒有這三樣,他不能成功,如何預防犯罪?你不能阻止他的犯案欲望和工具時,就要減少他犯罪的機會。希望華人積極配合警方,儘快報案並留下資料,將更多罪犯繩之以法,這樣才能讓外賣餐館的安全問題不再惡化。◇

責任編輯:艾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