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俗文化 庆贺新年珍玩

过个富贵风雅年 赏红楼螃蟹诗宴年画庆新春

作者:郑行之

大观园的烟水楼阁映衬着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人气: 2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编按】:过年了,新年到!市井庶民们放鞭炮迎新年,文人们画画迎新年,过富贵风雅年!庆贺新年有专门的画吗?除了人们熟悉的“年年有余”、“招财进宝”,还有……在中国古代绘画中,文人画家的“岁朝图”就是专为庆贺新年而作的画;在现代,“岁朝图”又成了探索古代年俗的文献库。

从宋代开始,历朝历代留下许多精品《岁朝图》--“民俗岁朝图”、“岁朝清供图”。本文《赏〈岁朝图〉  过个富贵风雅年》将作系列的导览,带给读者喜气,也过个富贵风雅年!

富贵年画--红楼梦大观园《藕香榭吃螃蟹》

富贵风雅的年画也是过年迎新的一种过节艺术小品,可以美化家屋,也带着延祥纳吉的寓意,内容大多属于“吉祥、喜庆”之类的,形式上单纯明快,色彩鲜艳华丽,而题材则涵盖一切喜庆习俗,常见从传统戏曲小说、民间故事取材。清代章回小说名著《红楼梦》中的“藕香榭吃螃蟹”的诗情画境,就被作为年画的题材。

“藕香榭吃螃蟹”的图片搜寻结果
晚清 杨柳青 年画《藕香榭吃螃蟹》(公有领域)

晚清的年画《藕香榭吃螃蟹》,以名著《红楼梦》故事舞台--贾府大观园的“藕香榭吃螃蟹”为主题,洒落富贵风雅的气息,并与迎新年的愿景相和。藕香榭建在水中,四面有窗环绕,左右有回廊,后面则有曲桥。远眺可见两株开得正盛的桂花树,近处则是碧绿清澈的河水映照着芙蓉清姿。“芙蓉影破归蓝桨,菱藕香深泻竹桥”藕香榭上这副对联,道尽了藕香榭如诗如画的境界。年画中芙蓉、桂花象征着“荣华福贵”,宛然是一幅丽景祝颂富贵荣华的风雅“岁朝图”。

红楼梦《藕香榭吃螃蟹》的风雅诗篇

在这个螃蟹宴上,若是有宴无酒,不可称为尽兴;而有酒无诗,更算不上风雅。最让人流连忘返的,或许是一篇篇满蕴灵性的锦绣诗章吧!

宝玉‧七律 

席间,宝玉雅兴正盛,有心一骋诗才,笑道:“今日持螯赏桂,亦不可无诗,我已吟成,谁还敢作?”说罢,离席洗手,提笔写道:

持螯更喜桂阴凉,泼醋擂姜兴欲狂。
饕餮王孙应有酒,横行公子竟无肠!
脐间积冷馋忘忌,指上沾腥洗尚香。
原为世人美口腹,坡仙曾笑一生忙。

黛玉‧七律

黛玉看见宝玉一挥而就,大有竞技之意,说“一时要一百首也有”,略一仰首微吟,提笔作一七律:

铁甲长戈死未忘,堆盘色相喜先尝。
螯封嫩玉双双满,壳凸红脂块块香。
多肉更怜卿八足,助情谁劝我千觞?
对兹佳品酬佳节,桂拂清风菊带霜。

宝钗‧咏蟹

宝钗见状,也笑言自己“勉强”作了一首,愿写出来给大家“取笑儿”。宝姐姐的作品怎会勉强,谁又有资格取笑:

桂霭桐阴坐举觞,长安涎口盼重阳。
眼前道路无经纬,皮里春秋空黑黄。
酒未涤腥还用菊,性防积冷定须姜。
于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余禾黍香。

三首螃蟹咏,二玉心意相通,宝钗独树一帜,倒让人想起那句判词:“空对着,山间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

有了富贵宅府藕香榭的喜庆年画,配上仙子玉人的风雅诗篇,相得益彰,富贵风雅的年味更浓了。@*(本系列完)

点阅【过个富贵风雅年】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么我期待的是什么呢?我远方的船上载着什么呢?对我而言,我希望我们能够耕耘对彼此的信赖,对万物的慈爱,包括那些可能伤害我们的人。我希望在艰难的时刻仍能保有耐心。尽管我们面对的是黑暗,我仍然希望所有人都能遇见奇迹。
  • 呼吸着圣洁而又灿烂的光芒,在神圣的赞叹声中,巴洛克的时代步入艺术的殿堂……
  • 历史上著名的《清明上河图》是北宋张择端所画,以长卷形式来描绘当时的汴梁(今河南开封)承平时期,京都街市与汴河漕运的繁盛景象。“清明”这绘画主题有什么特殊意义?“上河”的内涵是什么?展开画轴,从城郊沿汴河到虹桥再进到城区,河道两岸的自然与人文风光,以及市井生活、水陆交通经济发展,种种描写细致而生动…
  • 在许多识货的艺术爱好者或专业人士眼中,《最后的审判》毋庸置疑是当时最伟大的艺术创举。
  • 古希腊的著名悲剧《伊底帕斯王》就从一场瘟疫揭开序幕。底比斯国王伊底帕斯面对肆虐全国的瘟疫束手无策,因而派人前往德尔菲的阿波罗神殿求神谕,经过一番曲折和调查,得到的答案却是最为不堪的:正是他自己犯下弑父娶母的逆天罪恶引发了这场灾难!
  • shutterstock
    位在意大利佛罗伦斯的卡尔米圣母大殿(Santa Maria Carmine)内,这里保存了文艺复兴早期最重要的壁画系列之一。它的重要性并不在于题材,而是马萨乔 (Masaccio,原名Tommaso di Ser Giovanni di Simone)使用了创新的壁画技巧描绘圣彼得的故事。
  • 纳西瑟斯, Narcissism, 希腊神话
    我在社群网站上分享作品,同时渴望获得别人按“赞”鼓励。诚实说来,发文获得越多赞数,我对自己的满意程度就越高。但这些赞数和我对它的渴望实际意味着什么呢?
  • 尼古拉•普桑, Nicolas Poussin
    “我没有遗漏任何东西”,17世纪法国古典主义画家尼古拉·普桑曾如此自信地说。诚然,普桑作品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有理由的,理由即为他笔下每一幅画作背后的根本依据。
  • 在罗马的恢复与重建当中,教宗克里门七世决定继续装饰西斯汀礼拜堂,为自己任内留下艺术巨作。或许有感于人类的罪孽,他选择的题材是《最后的审判》,而最理想的艺术家人选,自然非米开朗基罗莫属了。
  • 米开朗基罗为整个图书馆营造的,是一种进入知识圣殿的情境。人要迈向学习之门时必须先沉淀自我,收起骄慢与浮躁。好比进入了第一道门,却发现还没有真正登堂入室。在玄关转换了心境,再以恭敬严肃的态度向着高处的圣殿拾级而上,如逆水行舟一般付出努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