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到底谁是高油价罪魁 政府施压能有效吗?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本周一,总理嘉欣达·阿丹(Jacinda Ardern)在媒体节目中,公开指责燃料公司以牺牲消费者为代价来牟取暴利,同时表示政府已经采取具体措施,减轻持续上窜的燃油价格对政府声望造成的损失。各方解读这应该是政府对近期持续创纪录的油价问题做出的正式回应。

将正式调查燃油公司反竞争行为

阿丹表示,政府将优先考虑出台“商业法修正案”,这个修正案将允许商务委员会或部长提名一个部门,进行反竞争行为的市场调查,使商务委员会的权力与澳大利亚的ACCC等海外类似机构一样强大。

这项立法预计可以在10月下旬在国会通过。该法案在今年3月份推出,并于5月份通过一读,国会特别委员会的报告将于11月2日发布。

如果商业法修正案在10月份通过,商务委员会将会开展市场调查,直到明年年初才会有报告出台。阿丹表示,她预计燃油市场将是商务委员会调查的第一个对象,政府将优先考虑对燃油市场的问题进行回应。之后,这个委员会还会对食品价格等其它重要问题进行调查。

商务委员会可能的监管选项包括:以某种方式形成燃油批发市场,允许Gull和Waitomo等独立燃油公司可以通过惠灵顿港口和基督城的利特尔顿(Lyttelton)港口购买燃油,希望能够借此降低惠灵顿和整个南岛的燃油价格。

在南岛的提马鲁(Timaru),一个投资3000万元的独立燃油运输码头,预计在未来两年中建成,这将会更有利于打破其它几家大燃油公司对南岛燃油市场的垄断。

根据官方统计数字,新西兰各个地区的汽油价格差别很大,即使不考虑一些边远地区高的离谱的油价,新西兰南、北两大岛间油价的差别,最高也可以达到每公升30分。油价较低的北岛,只有惠灵顿例外,其汽油价格几乎与南岛大部分地区持平。

多个专家都分析,主要原因是因为一向走低价路线的Gull燃油公司,无法通过南岛基督城的港口和惠灵顿的港口进口燃油,造成这些地区的油价没有竞争力。而相反在北岛有Gull的地区,其它燃油公司为了提高竞争力,油价不得不参照Gull相应降低。

从2013年到2017年,燃油公司在不同地区获得的利润。上面的浅蓝色和紫色分别代表惠灵顿地区和南岛各地区;底下的绿色为北岛各地区。 (商业、创新和就业部)

汽油零售商牟利了吗?

阿丹在解释她为什么认为是燃油公司提升了燃油价格、并从中“掠夺”了消费者时说,去年,燃油价格比前一年每公升大涨了39分,其中燃油公司的利润增加为每公升9.8分;每公升上涨的6.8分来自燃油税;而由于国际原油价格上涨和新西兰元走低,上涨的22分来自上涨的燃油批发价格。

按照阿丹的数据,燃油公司利润增加,占总燃油价格增长的25%,确实占比重很大;而燃油税造成的燃油价格上涨,只占了17%,相比确实比例不大。但这个数据只是说明了在过去的一年里,燃油公司利润的增长幅度,比政府附加燃油税的幅度要大。

单从这个数据,很难判断燃油公司就是单一的“掠夺”消费者的罪魁。不少评论都说,单单压低燃油公司的利润,似乎无法解决目前不断创纪录的高油价问题。

另外,根据商业、创新和就业部的最新数据,把总体的燃油价格分解开来。按照目前的普通汽油价格每公升2.459元计算,我们消费者购买的每公升汽油中,有1.177元是燃油税、ACC事故赔偿税、物服税GST以及碳排放交易计划税;另外94.3分是实际燃油生产批发成本;剩下的33.9分,才是燃油公司出售每公升汽油所得的利润。

根据去年3月份Stuff新闻网引述机动车协会AA的数据,按照当时每公升2.07元的油价,其中有65.7分是燃油税,全球碳排放计划税只占了2.6分,运输费4.1分、燃油实际成本60分,而这些全部加起来,包括燃油税在内,还要再加上15%的GST。数据显示,燃油公司的利润也高达每公升47.6分。

这样计算的结果显示,消费者每购买一公升汽油,要支付的燃油税比燃油的实际成本还高。商业、创新和就业部对于汽油花费的分解分析,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

下面的13年的统计数据,都显示燃油税加上GST,是构成燃油零售价格的主要部分。不过政府的这个统计数据,给出的燃油公司的利润,只有34.2分,没有AA数据那么高。

从2004年4月到2017年2月,每公升汽油花费分解图。从下往上,深蓝:燃油进口成本;浅蓝:燃油税;黄:碳排放税;红:物服税GST;绿:燃料零售商的利润。(商业、创新和就业部)

政府拒绝取消燃油税

鉴于多种统计数据和分析都发现,政府的燃油税占汽油花费绝大部分,不少专家和媒体都建议政府,放宽燃油税以降低燃油价格。

对此,总理阿丹不认为这会有帮助,表示这也不是政府正在考虑的选项。她同时还指责燃油公司利润太高,在2008年至2017年期间燃料公司的利润率翻了一番,并造成去年每公升燃油价格大涨了39分。

她说,“从10月1日起,燃油税增加了每公升3.5分;如果明天取消这3.5分燃油税,我也不能保证(油价降低的好处)会传递给消费者。”

但就业与制造商协会(EMA)的首席执行官基姆·坎贝尔(Kim Campbell)表示,虽然政府无法控制原油价格和纽币价格,但它可以控制征收多少燃油税,这样可以立即帮助控制油价的涨幅。他表示,“政府需要有一定的灵活性。政府现在可以做的一件事,就是调整燃油税。”

坎贝尔说,高油价正在侵蚀政府通过家庭套餐计划为低收入者提供的福利。“他们的[工作],就是照顾低收入人群——如果你想这样做,就不要对他们征税。”

与此同时,燃油公司则坚持他们的价格是公平的。BP新西兰董事总经理勃发(Debi Boffa)说,“我们每天都审查我们的价格,以最大限度确保它们具有竞争力。”Z Energy和Mobil公司也都表示,新西兰的燃油市场具有竞争力。

燃油价格大涨 两大公司影响大

对于新西兰燃油价格涨落的背后因素,Newsroom新闻网商业记者黑基(Bernard Hickey)认为,Z Energy和Gull两家燃油公司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黑基认为,燃油公司的利润率在过去10年中翻了一番,与2010年成立的Z Energy燃油公司关系密切。

Z Energy在成立之后,收购了壳牌(Shell)和Caltax,结束了与其它公司的价格战,以提高利润率的策略激励股东,投资基础设施维护,以保持可持续发展。

MBIE的统计数据显示,在2013年至2017年间,新西兰燃油公司的零售利润率,每公升上升了13分钱。

同时MBIE的调查还发现,Gull燃油公司的低价格策略,对整个燃油市场的冲击很大。惠灵顿和南岛的燃油利润率,比北岛上升得更快,因为在那里的港口,Gull和其它独立燃油公司无法使用其燃料终端进口燃油,所以那个地区的油价,主要受其它大公司的控制。

有证据显示,三大巨头Z Energy,英国石油公司(BP)和美孚公司(Mobil),一直都在交叉补贴与Gull竞争的地区,所以在这些地区(北岛大部分地区)油价都相对较低,但在惠灵顿和南岛的油价就相对较高。

从今年7月1日起奥克兰的11.5分地区燃油税,应该也增加了这3家公司的交叉补贴压力。

责任编辑:易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