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港碳九泄漏 渔民述全过程 质疑官方通报

人气 3494

【大纪元2018年1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采访报导)福建泉州市泉港区碳九泄漏事件已过去一周,由于当地政府不作为,导致事件至今未妥善解决,村民怨声载道。受灾渔民向大纪元记者透露,全过程几乎靠自救,对于官方公布的泄漏6.97吨碳九数值表示质疑。

渔民发现泄漏 几乎是自救 徒手打捞污物

官方发布最初消息是在11月4日凌晨,位于肖厝村的东港石油化工实业有限公司进行油品装卸作业时发生泄漏,5日更正为6.97吨碳九泄漏。

据了解,肖厝村人口达8000多人,100余户都是以鱼排养殖为生的渔民,此次泄漏事故让他们遭遇灭顶之灾。肖女士向大纪元记者讲述了事发当时的经过。

11月4日凌晨3时许,住在鱼排上的渔民(肖女士的父母也住在上面)被刺鼻的臭味呛醒,他们起来后发现鱼排全部下沉,泡沫腐蚀,渔民们通过查看发现石化公司在海水里的输油管爆裂。

11月4日发生在福建泉州市泉港区码头的碳九泄漏事故,导致村民损失惨重。(受访者提供)
11月4日发生在福建泉州市泉港区码头的碳九泄漏事故,导致村民损失惨重。(受访者提供)
11月4日发生在福建泉州市泉港区码头的碳九泄漏事故,导致村民损失惨重。(受访者提供)

渔民们立即给环保局和相关部门打电话,都没有人回应,四五时许,化工公司的人发现泄漏,肖女士表示,他们没有及时采取措施。

渔民们等到早上9时许,有关人员到现场进行勘察,环保局抽取海水去化验,也有村民找人自行化验海水。相关人员到现场后仍然告诉渔民是油品泄漏。

“4日,政府只是说可能这个是油品,然后都让村民自行去处理鱼排,我们没戴口罩,也没戴手套,都是靠手拿着水勺、脸盆,把水面上的油质捞起来,都是用手捞起来的。”肖女士说。

一直到4日傍晚,政府给渔民们发放了吸油毯,肖女士表示,他们家由于鱼排面积大,取了数十捆吸油毯。

肖女士还表示,渔民们通过自行化验于4日晚上得知泄漏物质是碳九,官方5日才通告出来,承认是碳九。

从4日至6 日,政府仅调动了数十名邻村村民(并非专业人士),每天二三百元报酬,到肖厝村帮忙。

“渔民得知碳九有毒物质之后,有人说这是致癌物,你们(政府)也没有给百姓撤离,采取任何安全措施,还让百姓自己去处理这些,这等于是害百姓第二次吸毒,所以政府在6日下午才调了官兵过来。”肖女士说。

她还透露, 6日下午,七八十名官兵到达现场,他们穿好衣服、水鞋后,不知是拍照还是做什么,最后只留下四五十人,清理吸油毯。

肖女士说:“因为鱼排上面吸油毯都是我们自己放下去的,稍微吸一点油出来,这个要有人收拾,官兵就用长长的竹竿和钩子,把吸油毯钩到桶里面。”

前来支援的官兵仅仅戴手套、口罩,并没有专业的防护措施,7日,有数名官兵身体出现不适,被送入泉港医院。

此事之后,政府给部分官兵配备了防毒面具。但是,村民没有获得任何防护设备,也未请专家到现场告诉村民碳九的危害性以及防范措施。

11月4日发生在福建泉州市泉港区码头的碳九泄漏事故,导致村民损失惨重。(受访者提供)

“当天很严重,大家看着心都碎了,只会想着自己鱼排的安危,哪里会想着有毒没毒,只想着家产不要受损,赶快拼力,后面慢慢知道这个严重性的时候,已经很多人住院了。”肖女士说。

渔民质疑官方泄漏吨数值

由于渔民自行打捞污物,发现泄漏的碳九并非是官方的6.97吨,纷纷表示质疑。

“官方说是近七吨,我们这边都是靠海的,有村民做收拾油的工作,人家大概算,可能会流出二三十吨。”肖女士说。

另一位村民肖先生向记者表示,“我们村民自己估计将近有100吨,一分钟流量流二到三吨,发现泄漏时间很晚。”

不过,肖先生的100吨说法有村民认为夸张,但是许多村民向记者证实,绝对不是官方通告的数字,要比那个数字多得多。

政府不作为 渔民遭灭顶之灾 欲哭无泪

此次事故给当地的养殖业以及环境污染带来的危害已无法估量,当地村民最气愤的是政府在此次事件不作为,互相推卸责任,封锁消息,至今未给村民任何一个说法,令村民感到无助。

肖女士一家在该村算是养殖大户,父母鱼排养殖已三四十年,养殖品种繁多,今年养殖的鲍鱼成活率达到90%,结果让碳九毁之殆尽。

11月4日发生在福建泉州市泉港区码头的碳九泄漏事故,导致村民损失惨重。(受访者提供)
11月4日发生在福建泉州市泉港区码头的碳九泄漏事故,导致村民损失惨重。(受访者提供)
11月4日发生在福建泉州市泉港区码头的碳九泄漏事故,导致村民损失惨重。(受访者提供)

“我家损失预计达到500万元,我们的鱼料是买那种小鱼和杂鱼,一个月花费就有三四十万元。”肖女士说。

另一位肖小姐表示,她的父母自事发之日起,一直与鱼排共存亡,母亲身体出现不适都不肯去医院,鱼排是他们一生的心血,遭遇这样的灾难让他们无法承受。

肖小姐在采访时一提起她的父母就哭了起来,“我们都是年初进的鱼苗,然后经过我爸妈辛辛苦苦劳作,每天都去喂鱼,眼看都快年底了,快有收成了,现在出了这个事情。”

“现在连贷款包括借的钱我们都不知道利息要怎么还,本金更难说了。买米都成困难,说多都是泪,这件事肯定会闹得我们全村人很恐慌。”

肖女士更加气愤地说:“我们利用互联网呐喊整整5天,微博、抖音都被和谐,当时感觉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如同蚂蚁无处可求。”

目前,官方未给村民任何一个解决方案,石化公司仅仅发表了一份模棱两可的承诺书。渔民们表示,他们目前最需要的是赔偿以及后续生存方面的安置。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兰州化学厂磺酸泄至河道  黄河遭严重污染
兰州化学厂磺酸泄至河道 威胁黄河水质
南京市郊建设PX项目 民众关切健康遭威胁
组图:吉林七千化工桶污染松花江 市民抢购瓶装水
最热视频
【微视频】川普记者会正名 拜登社会主义改造?
【新闻大家谈】川普4线捷报 密谈遭恶意泄露
【财商天下】传马云被边控 旗下蛋壳公寓出事
【薇羽看世间】一场大重构和大觉醒的战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