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建奎不小心泄露机密 背后推手是谁?

人气 24468

【大纪元2018年11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特约记者林澜采访报导)因“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诞生”而处在舆论风暴中的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承认其资金来源来自南科大,并称自己“不小心泄露了机密”。

近日,贺建奎违反人类道德及伦理的行为,遭到学术界和公众的驳斥、谴责。

基因编辑婴儿的后果,非常严重、太可怕了。”中国问题专家横河说。前上海大学教授表示,“基因编辑婴儿”实验是中共推动的项目。

横河:基因编辑婴儿的后果太可怕了

11月26日,“一对基因编辑婴儿于2018年11月在中国诞生”的消息,震惊全球,引发巨大争议。这是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瀚海基因董事长贺建奎的“研究成果”。

横河对大纪元记者表示,这是人类第一次在胚胎、实际上是在受精卵的水平上改变了人类的基因。之前也进行过所谓的基因治疗,但它的基因编辑是在成人或在儿童身上,所以它不会遗传。但现在贺建奎的人工改造基因,可以遗传给后代。

“这不是实验,而是直接用在人的身上了,那么它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一旦遗传以后,也就是说这个人造的基因,就有可能进入人类的基因池。”横河说。

对于它的后果,横河分析认为,第一个问题就是在技术上有太多的未知数,人类的基因改造了以后,对人会有什么影响,基本上是不知道的,有太多人类根本无法控制的因素。

第二个问题是在伦理道德上,就是现在人类可以“订制”自己了,人类就可以决定什么人可以出生,什么人不能出生,能够改造出什么样子,这样的事情太可怕了。

“这本来是上帝、神决定的事情,现在人把神的事情改变了,所以这个事的后果就非常严重。”横河说。

贺建奎敢这样做的背后原因

那贺建奎为什么敢这样做呢?横河分析背后原因。

横河表示,中共统治中国以后,强制性的推行无神论,对神没有敬畏之心。中共彻底的唯物主义论,它不会把人当成是神造的,同样它对人也没有丝毫的尊重,也没有中国传统文化中,人是万物之灵的这个概念。

横河认为,西方的医学伦理,认为人是神造的。而中共所有的教育,从来就没有这个概念。事实上中共的医学教育根本就没有伦理教育,它只有党性教育。

“在实践中,中共实行了几十年的计划生育,及近十几年对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人的活摘器官,而发展出来的移植行业,这些都是大规模屠杀本国人民的同时,也摧毁了中国医学界与伦理道德。”横河说。

此外,中共在所有的领域率先不守法,凌驾于法律之上,所以使得各行个业都钻法律的空子,对法律视而不见。“只要你跟随中共,有没有法律都所谓了。”横河认为。

“在这个案例当中,这是全世界第一例,它已突破了国内外所有的伦理道德和国际的协定。它只是由一个低级别的、国际上没有知名度的──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就可以了,这太随便了。”

“这就是在中共的统治下,所有的约束条件都没有了,对人做出这样的事情,做出违反伦理道德的实验。”横河表示,因此,第一例违反人类伦理的基因编辑婴儿出生在中国,也就不奇怪了。

前上海教授:基因编辑婴儿是中共推动项目

11月28日,贺建奎在风波后首度现身,在香港出席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

当天,贺建奎在发表演讲时称,基因编辑婴儿露露娜娜已经健康出生,而这个结果是不小心公布的,“由于实验的保密性不强,所以数据被泄露了”。他指,南科大对该项研究并不知情。

当被业内人士问及项目资金来源,他又称来自南科大,以及自己个人支付了一部分费用,但强调个人公司没有参与。

陆媒报导,11月27日,在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研究室官网发现了针对参与试验志愿者的知情同意书。据知情同意书披露,项目经费来自南科大。项目组承担每对夫妇的试验费用28万元。

此外,贺建奎名下共有8家公司,其至少是7家公司的股东,这7家公司的总注册资本为1.51亿元人民币,其中注册资本最高的是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公司,南科大旗下深圳市南科大资产经营管理公司持该公司24.5%股份。

今年4月,瀚海科技宣布完成2.18亿元A轮融资。目前,贺建奎持有瀚海科技27.42%股份,并通过珠海瀚海创梦科技管理合伙企业间接持股9.23%,总计持股比例达33.25%,为最大股东。

现在台湾生活的前上海某大学理学教授草祭在推特上表示,“基因编辑婴儿”实验,是由中共上层推动, 南科大负责实施,贺建奎具体执行的一项秘密计划。

为何说“基因编辑婴儿”是中共推动的研究项目?

草祭表示,一、上亿以上经费,不是一个副教授能争取到的,背后必有科技部支持;

二、贺作为“千人计划”引进南科大,能长期留职停薪做相关研究和经营活动,没上层支持不可能办到;

三、科技部有专项经费可支持这类不能公开的研究项目;

四、这么多人被试验,没有国家力量办不到。

草祭还认为,贺建奎没有医师资格,根本没资格进行“基因编辑婴儿”的人体试验。如果贺是私自筹集经费进行研究,那应该被南科大开除、应该被中共以司法制裁、还应被试验对象起诉求偿巨额赔款,但目前根本看不到这方面处罚迹象,这说明背后是政府在撑腰。

草祭说,贺的问题是“不小心泄露了国家机密”,这才是他要面对的,也是他“最大的麻烦”。#

责任编辑:高静

出席港峰会 贺建奎曝还有基改胚胎“可能已受孕”
2018年11月28日,香港,闹出“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双胞胎”风波的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出席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宋碧龙/大纪元)
出席港峰会 贺建奎曝还有基改胚胎“可能已受孕”
2018年11月28日,香港,闹出“世界首例基因编辑双胞胎”风波的中国科学家贺建奎出席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宋碧龙/大纪元)
出席港峰会 贺建奎曝还有基改胚胎“可能已受孕”
2018年11月28日,香港,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院名誉高级研究员邱仁宗表示,“基因编辑”婴儿在现阶段不应该被推广,不确定性太大。(宋碧龙/大纪元)
出席港峰会 贺建奎曝还有基改胚胎“可能已受孕”
2018年11月28日,香港,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筹委会成员之一Robin-Lovell-Badge在会后表示,不认同是次研究是一个突破。(宋碧龙/大纪元)
相关新闻
中国基因编辑婴儿幕后谜团重重
【新闻看点】基因编辑婴儿引海啸 曝更多内幕
基因编辑婴儿制造者贺建奎 曾获2亿多投资
贺建奎终现身港大 承认资金来自南科大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起源于狂热探险家  Fjallraven Kanken亚马逊有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