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酷刑折磨人 四川嘉州监狱叫嚣:不死不放人

“不转化,迫害死你怎么样?整死你怎么样?弄死你怎么样?把你整伤、整残又能怎样?”嘉州监狱的狱警及犯人打手们常对法轮功学员这么说。至少有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嘉州监狱迫害致死。(网络图片)

人气: 336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05日讯】四川省乐山嘉州监狱,位于乐山市市中区全福镇,原身为五马坪监狱,该监狱是中共“改造”国民党官兵时所修。经过几十年的共产党专政,中共把这个残暴机制用来对付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

至少有15名法轮功学员被嘉州监狱迫害致死。据一名2017年从监狱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讲,在那里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接近二百人。

目前法轮功学员周国平、陈志、陈明赵乃钱在嘉州监狱惨遭吃“秒饭”、“塞口球”、绑“束缚带”、“军蹲”等酷刑迫害。

“不转化,迫害死你怎么样?整死你怎么样?弄死你怎么样?把你整伤、整残又能怎样?”嘉州监狱的狱警及犯人打手们常对法轮功学员这么说。

现任监狱党书记、监狱长祝伟,50多岁、高且胖,公开叫嚣对法轮功学员 “不死不放人”,命令全体狱警为达到 “转化”法轮功学员了,必须不择手段,要严打、镇压。祝伟指挥虐杀了至少十多名法轮功学员。

监狱内养着一群阴狠毒辣的警察,他们毫无人性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为“转化”法轮功学员监狱除了使用“秒饭”、“约束带”、“塞口球”外,还使用超出人体承受极限的残忍手段,如不准睡觉、冬冻夏晒、挨饿、限制大小便、长期关小号、吊打群殴、开批斗会、毒药谋害等等。

赵乃钱

身高1.8米,50多岁,原是四川省成都旭光电气厂员工,1995年因盗窃罪被判无期。

1997年10月,他在狱中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自己感叹:“如果要早点看到李老师的大法就不会有这种事了。我一定要好好修下去,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连监狱的警察都说他变了,他让犯人们佩服。

2016年赵乃钱从成都龙泉驿被转嘉州监狱,已经坐牢二十二年了,没减刑。

1999年7月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监狱里放诬蔑法轮功的电视,赵乃钱告诉身边的犯人:“我看过书,书上不是这样说的,这是造谣、诽谤。”

他因而遭毒打、被关禁闭。在四川德阳监狱时,他拒绝转化,警察问他还能撑多久,他说:“我的肉身承受是有限的,但你打不掉我的信仰。”

2017年12月27日,赵乃钱的妹妹在嘉州监狱会见了他,妹妹看见他手上有伤,赵乃钱说他颈椎痛、腰椎痛、尾椎痛,还说“我现在就当半个残废人”。

家属要求减刑,狱政科科长王政强说:“只要赵乃钱不转化,不减刑。”

赵乃钱被转到嘉州监狱时被分到九监区,那是入狱区,在那里他和其他法轮学员一样要遭受一种残酷的慢性酷刑——吃“秒饭”。

法轮功学员拒绝写“四书”(所谓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等),就要被弄到“严管组”里去吃“秒饭”。

饭菜给得很少,吃饭时,大组长(犯人)一声令下;“开始!”大家才能开始一起吃,大组长喊一声:“停!”大家必须得马上放下饭碗,违者就要加重处罚。

吃饭的过程一般在15至20秒之间,最多不超过25秒,时间的长短就要看组长的心情。

谁在“严管组”吃“秒饭”的时间超过五天或更长的,就明显消瘦起来。有胃病的人吃“秒饭”后,就惨不忍睹。一般人3至7天就从“严管组”出来,而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却要长期被迫吃“秒饭”。

有的人在吃“秒饭”的同时还被电棍电击,或被强迫“军蹲”。

陈明

67岁,射洪县人,被枉判4年、关押在五监区。自2016年以来,陈明嘴里没有了牙齿,当时是因为他的几颗牙不方便,或者有一点松动,监狱带他把牙全部取掉。由于他抵制迫害,狱方不给他安假牙。

2017年5月23日,陈明在操场角落炼功,有人报告给了五监区的区长张健。张健指使几个服刑人员将陈明强行拉到了“反省”区体罚,如连天累月的“军蹲”。

陈明不断地高喊“法轮大法好!”张健又叫人给他绑上“束缚带”(类似“约束衣”),并往他嘴里塞圆球,给他戴上摩托车头盔。几小时后,张健才将塞口球从陈明口里取出来。

由于天气很热,戴上头盔和塞口球后,使人马上就感到心里发慌。24日,狱警早上7点多,又把塞口球和头盔给陈明戴上,傍晚8点多才给他取下头盔。

陈明多次遭受戴上头盔和塞口球的折磨,造成他右耳失聪。

他满口没有一颗牙齿,戴上塞口球后就一直流口水。即使是有牙齿的人被套上塞口球后口水也会抑制不住地流。同时,他身上一直被绑着“束缚带”。

据称“约束衣”原本是专门用在精神病人身上的,越动越紧。此衣由细帆布制作,从前身套进在后背结带,衣袖长出手臂约25公分,衣袖上有带。

被施此刑者,双臂会残废,首先是从肩、肘、腕处筋断骨裂,用刑时间长者,背骨全断裂,甚至会被活活痛死。

中共酷刑迫害示意图:约束衣(明慧网)

周国平

和陈明同在五监区的周国平,50多岁,眉山人,2015年4月被冤判5年。

在陈明被体罚两天后,在5月25日早上7点左右,周国平和法轮功学员郑德亮、余发全,向警察徐亚铭要求解除对陈明的处罚。监区区长张健得知后,从办公室出来,叫周国平、郑德亮、余发全立即散去。

周国平不从,坚持要求解除对陈明的处罚。张健说:“难道你要帮他受处罚吗?”(大意)邹国平:“绑就绑。”(大意)

张健立即拿来束缚带,周国平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张健把周国平用束缚带绑上后,并给他戴上头盔,又拿来塞口球,亲自强行塞进周国平口中,因用力过猛,导致周国平下排两颗门牙脱落,还有一颗非常松动。

“戴上这些刑具后,就感到又热又闷心里憋得慌,一个小时后我就觉得很憋气,痰在嘴里堵着,都快把我憋死了”周国平说。

后有人发现周国平神情不对,报告警察后,将周国平头盔取下,才发现他一嘴的血,血被塞口球堵在口腔,妨碍呼吸,再慢一步,他可能就会被窒息而死。

那天,周国平晚上睡觉时也是被绑着束缚带,戴着脚链。除此之外,他的整个身体还用特制的布带绑在床上固定着,使他不能动弹。

“不知到了几点钟,我被憋得透不过气来,都快没知觉了⋯⋯”

周国平身上的“束缚带”4天后才被解除。

陈志

65岁,资阳人,被枉判5年。他在九监区入监队时被强制“军蹲”18天,同时吃“秒饭”18天。

陈志到了五监区后,2017年10月9日,他以书面形式写了《我的一点认识》(对法轮功真相的认识)向狱警劝善,被张健处罚脱产全天“反省”,即体罚,除睡觉外其它的时间里全部站军姿或军姿盘坐,姿势由狱警随意决定。

陈志被体罚了118天,至2018年1月28日才被解除。#

(资料来源:明慧网)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3-07 11: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