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玉山画世界

画意诗情赏析:林玉山“葫芦乾坤”版画

作者:梅溪子

林玉山版画 《葫芦乾坤》, 1978年(台北市立美术馆典藏提供/梅溪子合成)

  人气: 214
【字号】    
   标签: tags: , ,

编按:台北市美术馆典藏一代宗师林玉山的画作,其中有一幅罕见的版画题名为《葫芦乾坤》,绘制年代登录为“不详”。作者追踪考证此版画的年代,并且赏析画家的诗情画意,和版画中别有洞天的逍遥乐。

罕见画家林玉山版画

上网查询玉山伯留存在台北市美术馆的画作,看到一幅版画题名为《葫芦乾坤》,但很出乎意外地绘制年代登录为“年代?不详”。在赏析画作,就像理工科技一样都要讲究“5 W”:What什么题目题材、Who谁画的、When哪一年、Why为何、 How如何?然后中西结合,应用自古传统美术欣赏六法--气韵、用笔、象形、赋彩、经营、传移来更进一步细看图画内涵。

要鉴定绘作于哪一年,有时是真不容易,除非作品上有落款。但草书题字或会过于难认,笔者曾看过某家拍卖公司登录玉山伯的画作落款将“容膝堂”误认为“宝膝堂”,那也系学养的关系。顺便一提,“容膝斋”是元朝山水大画家倪瓒的署号。古人自谦“室小仅堪”,但“心高可以摘星”,精神上“安贫乐道”也就不必追求物质上住豪宅也。

林玉山与国宝作品《莲池》(梅溪子合成/大纪元)

《葫芦乾坤》版画因缘

至于本图《葫芦乾坤》版画也有因缘。笔者记得十年前看到一本有关玉山伯的传记书册,文内提到玉山伯从教授职位退休后,身为太师父的他因好奇曾去参观过他徒子徒孙的版画工作室。那时他童心大发,就用连环画的手笔绘制了“葫芦乾坤”的版画。据笔者对文史的了解,其背景乃系出于“神仙故事”:俗语说“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同时一般人对“悬壶济世”成语颇为熟悉。

若又问“葫芦里卖什么药”,由来呢?这有个典故,《神仙传》说:从前有位管理市场的小官员、名叫“费长房”的,他看到一个从远方来的人,入市卖药,大家都不晓得他的姓名、他的来历。此人卖的药不二价,而且治百病都好使。当赚了好多好多钱后,这卖药人随即布施与市场贫困饥冻者,所留甚少。

卖药人常悬一空壶葫芦(“葫”通“壶”)于座位上方,太阳下山后,人们就找不到他。 费长房无意间从楼上看到,原来这人一入夜就跳入壶中。 费长房知道了此壶公并非常人,就天天帮他扫地,并且恭敬供养日常生活食物,壶公受而不谢,如此过了很久,长房日日如一,也不敢有所求。壶公看他真诚,一天叫他晚上深夜来见。见面时对他说:“你就跟着我跳入壶中,自当得门而入”。费长房毫不迟疑真的举足而跳,不觉间已在壶中。

葫芦 (王嘉益 / 大纪元)

既入之后,费长房看到壶内别有洞天,但见另外一个世界,在那里仙酒怎喝都喝不完。壶公一番话,说了他自己和费长房的缘分:“我是仙人,因为当勤偷懒而贬落人间。你是可教之才,所以才能见到我。”……(“吾仙人也,因供事不勤而谪贬人间。汝可教,故得见我”云云。)费长房就此拜师学仙术修道,历经重重考验,那是后话。

做为一代宗师,此图可能是画家以古喻今,谦虚表示在自己小小的“笔墨”与“胶彩”艺术领域里,“诗情画意”别有天地而能自得其乐,一生“逍遥自在”。玉山伯此种心境,更可以佐证此版画应该绘制于他刚退休(1977年)后,心境比较闲暇,约在1978年(民国67年)吧。试玩版画也是“活到老、学到老”,一种积极达观的表现。正是:

笔下乾坤大,容膝日月长;
室小比草堂,志高超沧桑;
美术新洞天,绘界真温床;
安贫乐道朗,春风化雨忙;
诗情早酝酿,画意即显张;
静观皆自得,写生聚相当;
经史素养广,台林画风扬。

后记:
谨谢版画大师“廖修平”教授电话口头证实此版画约在1970年代后期制作。还有笔者酝酿画作赏析时,承蒙师大艺术研究所“曾晒淑”教授(玉山伯外孙女)电子邮件笔谈指教,特此一并致谢。@*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就艺术赏析而言﹐首图略带民俗画法﹐一个17岁少年绘画此作算不简单﹔而二、三年后再画之虎﹐已显大将之风
  • 《未啸已风生─林玉山的绘画艺术》展,梅溪子将画作“移师”到大纪元纸上美术长廊,以所摄影画作为主佐以诗文,陪伴读者来顾赏“林玉山的绘画艺术”系列。此第一篇:《彩墨挥洒藏百兽》。台湾前辈画家林玉山“水墨胶彩融合界,观物写意功伟厥”,传物传神。
  • 玉山画伯在《爱雀吟》诗句里,曾夫子自道:平生最爱雀,黄雀如挚友。营巢屋檐下,朝朝常聚首。秋深噪霜庭,春来跳新柳。相看两不厌,闲来忘坐久。作者观画有感而发,即画赋诗,组合画与诗,与读者一起顾赏林玉山精彩画雀……
  • 玉山伯以一生之力静观花鸟,更及写生珍禽异兽。有人赞誉玉山伯“墨泼起鸟声”;说他画虎“未啸已风生”,见他画雀更是“一绝”,鸟语花香的画作动人心弦、发人幽情。随著作者的诗情画意一起来顾赏。
  • 和作者一起顾赏画家林玉山寄情乡土留画迹的作品。台湾前辈画家林玉山“书法、题诗、作画”三绝,“读万卷书”更加以“行千里路”旅行写生。在绘画技法上,他以“胶彩”与“水墨”融合;到了晚年的山水画更试求中西线描与光影并用,同时仍然秉承“我心正见、故我画”的原则以作画。
  • 俗语说“定能生慧、静能通神”,玉山伯提倡的是“专注”观察万物,“知天、知地、知物”,静下心来“写生、写神、写意”。除了美术的技法,文学、文史、民俗风情的历练修为,即是“大师”有别于“画匠”之关键。一起顾赏林玉山“静思人物画民俗”之画。
  • 在许多识货的艺术爱好者或专业人士眼中,《最后的审判》毋庸置疑是当时最伟大的艺术创举。
  • 古希腊的著名悲剧《伊底帕斯王》就从一场瘟疫揭开序幕。底比斯国王伊底帕斯面对肆虐全国的瘟疫束手无策,因而派人前往德尔菲的阿波罗神殿求神谕,经过一番曲折和调查,得到的答案却是最为不堪的:正是他自己犯下弑父娶母的逆天罪恶引发了这场灾难!
  • shutterstock
    位在意大利佛罗伦斯的卡尔米圣母大殿(Santa Maria Carmine)内,这里保存了文艺复兴早期最重要的壁画系列之一。它的重要性并不在于题材,而是马萨乔 (Masaccio,原名Tommaso di Ser Giovanni di Simone)使用了创新的壁画技巧描绘圣彼得的故事。
  • 纳西瑟斯, Narcissism, 希腊神话
    我在社群网站上分享作品,同时渴望获得别人按“赞”鼓励。诚实说来,发文获得越多赞数,我对自己的满意程度就越高。但这些赞数和我对它的渴望实际意味着什么呢?
评论